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937章 法相五重
    “该晋升了!”

    秦立不想拖沓时间。

    如今乾元有累卵之危,他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天之血不少,大家都饮上一杯,增长魂力,对法相有大好处,也增加几分底蕴。”

    秦立取出太岁玉坛。

    再翻出几个玉髓杯,一人斟上一杯。

    这可是圣药,补魂至宝,服用之后,能有大造化。

    “好东西!”独孤老魔当仁不让,喝下一杯,顿时感受到雄浑药力,直冲神魂。

    自从渡劫失败以后,他神魂受损严重,即使服用了几种补魂古药,也是杯水车薪。

    不过这一杯天之血,药力远超古药,滋润神魂。

    夫子魔君喝上一杯,浑身气息圆融,如同宝石圆满,泛出莹莹圣光。

    他们早该渡劫成王,只是一直压制境界,欲要成就天王体,而天之血加快成道速度。

    血姬小白服用天之血,浑身毛孔喷薄仙华,双目爆射圣光,根本无法彻底消化,只能将药力灌入法相,愣是增长几千丈,实力越发恐怖。

    晋升法相之后,法相只会越发真实,而不增高,这注定了一个修士的资质上限,只有圣药之威,才能提升人体潜能,因此格外珍贵。

    “得抓紧时间。”

    秦立盘膝坐下,服用天之血。

    圣药入口,苍天精气席卷全身,滋润每一寸血肉。

    清气上浮,一路直上,灌入神庭空间,滋润十万丈众妙之门,越发稳固。

    他的法相太大了,到达了世间极致,无法再增长,而且仅仅一杯天之血,无法晋升法相五重。

    连饮五杯。

    雄浑药力如同洪流。

    眉心天眼璀璨如太阳,绽放亿万毫光。

    众妙之门凝固不动,壮阔如峰,雄浑如渊,好似一块无暇水晶雕琢而成。

    然而。

    秦立还是没有晋升。

    寻常修士,抿一小口天之血,足以突破。

    但是秦立情况特殊,因为他有两种法相,其一是众妙之门,其二就在门后的未知之相。

    他走的路子,注定千难万险,远超同阶修士。

    再饮七杯!

    秦立这才完美。

    浑身绽放绚烂圣光。

    整个人如同神祗,岿然不动,神圣巍峨。

    魂力暴涨,感知越发敏锐,众妙之门生长道痕,甚至带有太古仙文的印记。

    他正忙着突破。

    此时。

    秦逆天急速远遁。

    魔灭绝不爽道:“我们这就跑了吗?”

    “咱们不是他的对手,想必射风总兵已经遇害。”秦逆天异常冷静,能屈能伸。

    啪!

    一块令牌碎裂。

    魔灭绝脸色瞬间煞白:

    “这是射风总兵的调动符牌,人死牌碎。”

    他之前还看不起秦逆天的怂包行为,如今一改态度,感激救命之恩,要是再死一次,那他就彻底完了。

    “麻烦!”

    秦逆天停下脚步。

    魔灭绝看向前方,更是惊恐。

    一座宏伟至极的仙山,横空而来,碾压一切。

    “是北辰玲珑的天外仙山,实在是小气,不就是杀了他们十万道兵吗?至于将这尊圣物启动。”

    秦逆天双目一眯:“他们要去诗酒殿,看来要去讨伐我们,恰好和秦立撞在一起,也算是祸水东移。”

    说罢!

    他催动至尊术。

    带着魔灭绝,彻底消失。

    许久之后,他们回到了浮屠魔岛。

    “三姐,我回来了,败了你一万弓军,还有一位渡劫三重的总兵。”魔灭绝赶紧跪下认错。

    秦逆天平静至极,取出一个军用储物袋,等同于秦立的乾坤镯:“我们碰上一群妖孽存在,折了人马,不过在此之前灭了十万道兵,还夺了九座飞仙宝楼,以及海量物资,应该能将功抵罪。”

    主帅位上。

    莫妖娆轻倚扶手。

    黑宝石眸子倒影堂下二魔。

    一双修长雪白玉腿,踩着水晶鞋,悠闲翘着二郎腿。

    “射风总兵能培育特种魔军,死了实在可惜,但是九座飞仙宝楼价值更甚,改造之后,能成为运兵魔楼。”

    “一番合计下来,你们略微有些一些军功。”

    魔灭绝松了一口气。

    奇怪,三姐脾气爆裂,如今竟没大发雷霆?

    “秦逆天,你好像定做一支梅花剑鞘,工部已经送过来了,正好匹配你的无畏魔剑。”莫妖娆弹指一挥。

    咻!

    魔光射来。

    秦逆天抬手一接。

    手中多了一把玄黑剑鞘。

    万年乌沉木为主料,融入了玄重魔钢锻造而成。

    这是一件三窍魔器,器窍位置恰好绽放三朵梅花,鲜红如血,傲骨不屈。

    “原来你喜欢花。”

    莫妖娆眸中流出一丝玩味。

    “万花太庸俗,唯梅傲世俗,也正好纪念一个人!”

    秦逆天收剑入鞘,黑发黑瞳,一身玄黑,透着深邃神秘的气质,唯有三朵血梅,增添几分颜色。

    他和秦立记忆差不多,自然知道梅花居士,深刻明白被命运捉弄的无力感,同时还有一种孤寂感,就像是被世界遗弃,无人理会。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情,我明明有许多美好记忆,真实无比,但是妻子不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女儿不是我的,什么都不是我的,我什么都不是。

    “梅花是我的意志!”

    “即使我的世界寒冷彻骨,苍白无颜色。”

    “我也要傲世绽放,自我芳香。我就是我,无须他人的欣赏,更无须别人的承认。”

    莫妖娆美眸一眯,表露出一丝异样的欣赏目光。

    ……

    与此同时。

    诗酒主殿寂静无声。

    众人盘坐在地,吸收天之血药力。

    秦立终于突破极限,更上一层楼,达到法相五重。

    轰!

    脑子一嗡。

    众妙之门光华无量。

    他打破认知迷障,眼中的世界不一样起来。

    即使不睁开眼睛,他也能清晰感知万物,原本有形的物质,变得虚幻起来,其中交织道道轨迹。

    这是道痕。

    世间万物皆有轨迹。

    河流波痕,山石裂纹,风息轨迹……

    莫种意义上,秦立开了心眼,能够突破表象,理解万物内外的变化。

    只要进入这个境界,能更加理解器纹,丹纹,阵纹,这都是效法天地的产物,也是大道规则的集中体现。

    同时想超越大宗师,成为三道名宿,心眼是必须条件。

    “呼——”

    秦立吐了口浊气。

    双目缓缓睁开,扫视全场。

    突然。

    他脸色剧变。

    因为远处站着一陌生人。

    是一位白衫公子哥,手持折扇,头系青丝绦。

    此人肤如白玉,五官完美如画,眉宇间透着一股超凡脱俗的仙气,游历世俗之外。

    虽然穿着是男装,但是秦立一眼认出她是女子,胸口微微隆起,玉颈光洁无暇,没有喉结。

    眼眸之中,流淌九色华光,倒影仙界景色。

    “你是谁?”

    秦立怒喝一声。

    舌绽春雷,振聋发聩。

    原本入定修炼的众人,纷纷被惊醒。

    “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人。”夫子魔君脸色一变。

    独孤老魔脸色更加难看:“不应该啊!人都走到面前了,我为什么毫无感应?”

    他是半圣灵觉,秦立刚开心眼,感知极为敏锐,但都没有发现这个家伙。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请问是乾元自然道宗,大日剑神秦先生吗?”

    英姿女子拱拱手,礼貌询问。

    众人脸色剧变。

    “不是!”

    秦立矢口否认:

    “你认错人了,我们走!”

    居然被知晓乾元名号,绝对出了大问题。

    秦立不想就留,阔步走出主殿,整个人愣在原地。

    天空。

    黑压压一片。

    一座天外仙山浮空。

    体型太过庞大,根本就是一颗宝玉星辰。

    其上华光万千,高楼林立,那都是飞仙宝楼,能够驻军上万。

    还有十几艘巨型船舶,等同于庞鲸巨舶,上千万道兵往来,勾连成阵,互相操练。

    “你到底是谁?”秦立脸色极为凝重。

    英姿女子笑道:“在下北辰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