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903章 神牢八层
    一场大战开始。

    秦立这边虽然只有三人。

    但是质量吓人,来头一个比一个恐怖。

    对面几百法相,人数占据优势,可惜乱哄哄一片,没有结成阵势。

    “杀!”

    秦立骤然爆发。

    十一次涅槃的肉身,远超任何法相躯壳。

    太初仙剑更是恐怖,若是没有雷劫淬炼的王器,寻常灵宝一碰就断。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无常公子震惊,难以想象想象那个被追杀的小人物,肉身无敌,连忙挥舞黑白折扇,作为抵挡。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秦立急速靠近,一剑刺出,连人带扇一起贯穿。

    “不好!”无常公子刺痛,吓得急速倒退,避开剑锋,还丢出两个魔修同伙,作为挡箭牌。

    “跑了!”

    秦立微微皱眉。

    这家伙还真是能屈能伸。

    不远处,魔君与魔灾劫大战,斗得劲风炸裂。

    “悲苦八枪!”魔灾劫手中大枪抖动,犹如一条入水黑龙,来去穿梭,贯穿八方,又如同跗骨之蛆,贴着魔君衣袍,要震碎他的头颅。

    “这就是你的本事吗?真的很一般!”

    “左道天倾!”

    咻!

    一刀斩下。

    狂霸无双,力能劈天。

    左道,即是偏执王霸,负有决然之气。

    魔君这一刀,威震六合,撕裂乾坤,别说是魔灾劫,就算是附近魔修,当场震死几个。

    “霸绝魔帝的传承。”

    魔灾劫受创,惊愕之下,急速后退。

    其余法相魔修一看,主心骨都走了,也不再留下。

    一行魔来时黑压压,去时乌泱泱,只留下十几具法相尸体,仓皇逃窜。

    “我们也出去!”

    秦立发现神牢就一个出口。

    若是被堵在其中,那当真是瓮中捉鳖了。

    “不好,血腥城主已经来了!”魔君感应到一道噬人杀机,心中一沉。首发 .. ..

    血腥城主乃是渡劫二重的存在,成就法则之躯,嗜血魔体,寻常修士与之触碰,就能瞬间被吸成干尸,极其的可怕。

    若是被堵住,三人联手恐怕都不是对手。

    “莫慌!”

    独孤老魔取出一块圣石。

    “我手中有一角圣阵,应该能助我们逃过一劫。”

    这是老天师的珍藏之一,虽然斗不过积粮魔王这等渡劫九重的存在,但还是能和血腥城主较量一番。

    “等一下!”

    秦立突然叫了一声。

    他看着第七层的门状浮雕。

    手中太初剑胎上,九色泪珠微微闪烁光华。

    “我们或许还有其他选择。”

    此时!

    神牢门口。

    血腥城主已经到场。

    魔灾劫等人冲了出来,慌道:

    “城主,下面有三个凶人,我等降伏不了。”

    血腥城主冷哼一声:“竟敢在我地盘放肆,还冲撞了两位帝子,找死!”

    他展露法则之躯。

    整个人化作一块血色水晶。

    甚至能看到其中的血管经脉,五脏六腑,以及血玉骨骼。

    血腥城主速度奇快,一步一层,七步过后,就带着一众魔修,杀了回来。

    然而。

    第七层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他们人呢?”

    魔灭绝愣住了,又没斩杀秦立,恨得钢牙紧咬。

    魔灾劫注意到了墙上的门状浮雕,诧异道:“这道门应该能打开吧?”

    “不能!”

    血腥城主摇摇头道:

    “这只是浮雕,第八层只是臆想而已。”

    魔灾劫非常惊讶:“城主,这座神牢来历不小,渡劫王者都能压制,实在罕见。”

    血腥城主解释道:“上古时代,这里就存在百万里血腥峡谷,当时不朽神朝特地修建了神牢,与峡谷配套,也不知道什么用途。”

    絮絮叨叨一堆,没有半点有用信息。

    “可恶!”

    魔灭绝愤恨道:

    “秦立手中有一门隐匿术,诡异至极,法相九重都看不破。如今他们绝对趁机逃出神牢。”

    血腥城主说道:“我现在就封锁全城,瓮中捉鳖!”

    随后又是一阵忙活。

    而秦立等人。

    就在浮雕门户之后。

    “想不到真的有第八层。”

    “幸亏九色泪珠神奇,拥有极大的神朝权限。”

    秦立看着太初剑胎,刚才他以剑叩门,结果浮雕门户果真洞开,让他们进来。

    “这里是哪里?”

    魔君好奇的打量四周环境。

    他们好像处于一条宽阔的甬道之中。

    四周一片银白色,透着圣洁纯净气息,太干净了,一粒灰尘都没有。

    “圣银白!”

    独孤老魔说出一个名词。

    这种银白色泽,原本白银还要光洁。

    秦立貌似见过几次圣银白,那就是极道银章。

    “秦立,你是如何复活的,快和我仔细说说,又如何跑到了魔界?”脱离危机,魔君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疑惑,惊喜询问道。

    秦立笑了笑,又一次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对于魔君,实在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他讲述了仙帝、天帝、神帝的算计,以及自己的麻烦。

    听罢!

    魔君心中浮现忧色:

    “你实在是命途多舛,奇遇与杀机并存。”

    “仙国是天帝的老巢,我们与她有不解之缘,终有一天要面对她的。”

    秦立笑了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无须担忧,倒是魔君前辈,你到底遇到了什么,竟有如今成就,修为远远把我甩了出去。”

    “要是被你追上,我岂不是很丢脸。”魔君笑道:

    “我在刚正界,获得了黑天魔皇的全套传承,加上十万年的心性打磨,来到乾元之后,修为突飞猛进。而后获得一些机缘,决心闯荡魔界。”

    “后来,我花五年时间,乘坐行商游舟,来到了神魔大世界,一路成长,还找到了霸绝魔帝的部分传承,顺便得了一把九劫王器,霸王刃。之后参加魔旅,听说了乾元消息,所以急着赶回去,不然我的小孙女要被欺负了。”

    说的很简略。

    但足可见其中波澜壮阔。

    独孤老魔说道:“找到徐夫子,我们就一起回去。”

    魔君笑道:“夫子去了圣儒大世界,还把小白带了过去,应该也有大机缘。”

    秦立激动不已。

    基本上全员都有准确消息。

    就血姬和楚紫檀,死活收不到半分消息,急死人了。

    “我们先看看这第八层,有何玄机!”独孤老魔看着甬道尽头,一片银光绚烂。

    这里的神威压制极强,远超第七层,神念法力统统失去作用,肉身也被限制,腾飞都做不到。

    三人穿过甬道。

    很快就遇到一方洁净水池。

    而且恰好堵住了甬道,飞不过去,也跳不过去。

    “趟过去!”

    三人相继下水。

    水池很浅,只有膝盖高度。

    可三人下水瞬间,池底闪烁神痕,激荡水液。

    半个呼吸的功夫,三人就被水液包裹,来回冲刷,毫无伤害:“这是什么玩意?”

    还是独孤老魔见多识广。

    “落尘池!”

    “就是落尘除晦的水池。”

    “一般出现在大型仪式上,诸如及祭天大典,开宗大典,配合斋戒焚香,表示尊敬。”

    趟过落尘池。

    三人变得干干净净。

    身上一粒灰尘都没有,心里好似被洗涤,宁静许多。

    继续行走在银白甬道中。

    很快。

    就到了终点。

    前方就是一道水晶门户。

    神痕璀璨,晶灿闪闪,还笼罩银白神威,圣洁无比。

    门户两侧,左右二尊银白雕塑,高达三丈,算是两个小巨人,身穿白银铠甲,左持刀,右举剑,忠心耿耿的守护门户,仿佛活人。

    “门上有字!”

    魔君细细打量门户。

    秦立看见几个神文,瞬间明白其中的含义。

    造化不工神亦工!

    “神工师!”

    秦立心中猛地一跳。

    天地造化无法做到的事情,神灵却能做到。

    独孤老魔啧啧称奇:“我听说神工师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想必和不朽神朝有紧密联系。”

    说话间。

    两尊雕像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