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902章 重逢魔君
    待了一会儿。

    二人基本了解乾元情况。首发 .. ..

    所以秦立和独孤老魔趁着热闹气氛,偷偷离场。

    神牢也就在百里之外,对于他们而言,不算是什么遥远距离,很快到达。

    “待会儿千万小心。”独孤老魔告诫道:“若是触动阵法机关,就会引发警报声,全城修士都会注意过来,那时候我们就成了瓮中鳖。”

    秦立点点头,随即催动至尊术,化作无形,靠近外围的阵法,决定小心翼翼开个口。

    咻!

    突然之间。

    一道黑影瞬息出现。

    他的速度太快了,犹如黑夜流星,横空而过。

    神牢周围的阵法,刺啦一声就被撕裂,当场爆发出剧烈警报声,震耳欲聋。

    “来者何人?私闯神牢,弥天大罪,罪该万死。”

    两个法相魔修大喝一声。

    秦立也是气愤。

    谁啊?

    这也太过分了!

    本想偷偷摸摸进入,结果你倒好,弄出大动静。

    “死!”黑袍人神秘至极,背后展开黑暗羽翼,如同死神镰刀,收割而过,两大法相当场死亡。

    “法相九重!”

    独孤老魔微微一惊。

    秦立看见黑袍人冲入神牢。

    “可恶,我们也进去,救出魔君,顺便看看这个搅屎的家伙,倒是何方神圣!”

    二人艺高人胆大。

    另外也是得了老天师的遗物,有了底气。

    百里之外。

    乘风楼之上。

    众魔听到了警报。

    “有魔闯入了神牢!”

    “哼,不把我血腥城放在眼里。”

    魔灭绝说道:“六哥,牢中似乎关押了永夜魔侯。”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魔灾劫轻蔑一笑:“也好,我们正好过去看看这个傲慢家伙,顺便宰了入侵者,权当出发之前的血祭仪式。”

    几百个法相魔修浩浩荡荡地杀了过去。

    此时!

    神牢之中。

    秦立二人冲了进来。

    四下一望,这里牢房开阔,赤金灿灿。

    墙壁上雕刻繁复神纹,虽然被岁月磨损许多,但还是保留了主体构架,还有许多神灵浮雕壁画,透着一股赤色神威,仿佛活过来一般,压迫感极强。

    “禁法领域吗?”

    秦立发现体内剑元蛰伏。

    虽然能使用神通,但是威力被削弱许多。

    “神牢一共七层,魔君就在最底层。”独孤老魔化作一道血影,冲在前头。

    越是往下,神威越是剧烈,对神通压制越大。

    而且一路所过,看到了许多牢房,栅栏都是赤金铸造,雕刻细小的神纹。

    由此可以推断,很早以前,这里就是一处牢房,专门关押穷凶极恶之徒。

    没多久。

    到达第七层牢房。

    这里神威凛凛,压迫极强。

    竟然和寂静平原产生一样效果,只能肉搏。

    而且古怪的是,其余六层都是诸神浮雕,而第七层只有一道门户浮雕,门缝都没有。

    “会不会有第八层?”

    秦立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猜想。

    独孤老魔摇摇头:“血腥城臭名昭著,生活的多是血修,我也很少来,所以不太清楚。”

    铿锵!

    金铁交鸣声。

    秦立二人循声望去。

    就看见一座璀璨的赤金牢房。

    里头的端坐的正是魔君,独臂飘飘,神情自若。

    而牢门之前,就是那个黑袍人,手持黑刃,劈砍赤金栅栏,迸发道道火光。

    “你是谁?”

    秦立非常诧异。

    黑袍人也侧目看过来。

    他没有回答,直接动手,极为干脆利落。

    咻的一声,黑刃划破长空,激荡神威,如同闪电,直指秦立胸口。

    “即使你贵为法相九重,但与我比拼肉身,还是不够看!”秦立抽出太初剑胎,就是一套波涛剑法,眨眼千百剑,攻势绵密如潮水。

    黑袍人也是毫不逊色,他肉身不凡,刀招更是霸道,竖劈穹苍,横断五岳,大开大合间,是超然霸气,以及气吞万里的胸襟,与秦立斗得旗鼓相当。

    “霸刀!”

    独孤老魔一惊:

    “秦小子,这可是霸绝魔帝的招数。”

    “他绝对获得了魔帝的小部分传承,战力恐怖,要我出手帮忙降伏吗?”

    “不用!”秦立态度坚决:“我肉身略有优势,如果奕剑输给对方,这么多年的剑法修炼,算是喂狗了。”

    “一剑纯刚!”

    铿!

    太初颤动。

    精气神凝聚一剑之上。

    劲力压缩,极刚生震,贯彻剑修的勇气决心。

    铛!

    刀剑交接。

    对方吃了个暗亏。

    虎口撕裂,刀器差点脱手。

    不过黑刃是一件宝物,居然没有半分的损坏。

    “就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秦立抓住机会,顺势一挑,划破了对方黑袍。

    刺啦一声。

    黑袍人展露出真容。

    面若刀削,鼻似斧凿,英俊威武至极,却染岁月沧桑之色,宛若冰境帝王,勘破红尘万般事。

    他一头黑发披散在肩,随风舞动,天生霸气。

    特别是那一双眸子,倒影寂静夜色,漫天群星,透着无尽神秘,只要与他对视一眼,似乎要被勾走魂儿。

    “魔君!”

    秦立错愕万分。

    黑袍人赫然就是魔君。

    侧目望去,明明神牢之中,还关押着另一个魔君。

    显然黑袍人更加正派,不仅法相九重的修为,而且气度更加沉稳神秘,如同夜色一般。

    “你们是谁,为什么知晓我的名号?”

    魔君目露警惕。

    顿时。

    秦立回过味来。

    他用千幻披风改了面容。

    赶紧和独孤老魔一催,变回了原来模样。

    “秦立,独孤道友。”这下轮到魔君吃惊了,无法保持一贯的沉稳冰冷。

    死了将近四十年的人物,突然在异国他乡相遇,梦幻的不真实,莫非是遇到了幻象,或者是有心人,模仿出亡者的面容。

    “魔君前辈,我们复活了,还周游乾元,遇到了叶幻灵她们,如今遨游诸天,恰好遇到你。至于详细情况,如今无法详说。”秦立长话短说。

    魔君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接受事实,压下心中的怀疑:“我来救我的身外化身,只是这处神牢,有些难打开。”

    身外化身?

    神牢里面关着的,竟然是魔君的身外化身!

    秦立和独孤老魔很是吃惊!

    “我来吧!”

    秦立高举太初剑胎。

    九色泪珠绽放出一道神威。

    剑锋劈下,赤金栅栏被割裂,其上神纹熄灭。

    “你终于来了。”牢中魔君说了一声,就化作一条手臂,接在魔君的身上。

    至此。

    魔君完整。

    实力更上一层楼。

    “还有这种化身法门!”

    秦立啧啧称奇,感叹世间法门的奇妙。

    踏踏踏踏。

    这时。

    脚步声袭来。

    魔灾劫带人冲了过来。

    几百法相魔修,展露出惊人气势。

    魔灭绝双目一瞪:“秦立,你怎么还没死啊!”

    心中火气上涌,都要气吐血,耗费了这么大代价,秦立依旧活蹦乱跳,完全忍不了。

    “六哥,就是这厮,你一定要助我杀了他。”

    魔灾劫看着魔君:

    “想不到你能够脱身。”

    魔君淡淡说道:“原始魔元呢?该还给我了。”

    “你若是有本事,那就来拿啊!”魔灾劫取出一块晶石,封印一滴魔元,带着挑衅味道。

    “好!”

    魔君出手。

    一把黑刃,划出夜色。

    “永夜魔侯,你的对手是我们。”

    八大魔侯出手,他们都是百万里魔旅的胜利者。

    他们心中都有些不爽,凭什么一个法相七重拔得头筹,如今逮到机会,一拥而上。

    可他们那里知道,拔得头筹的,不过是魔君一条手臂!

    如今肉身完整、法相九重的魔君,远不是他们能比较的。

    咻!咻!

    手起刀落就是两刀。

    飞楼魔侯,乌棱魔侯,当场撕裂,神魂湮灭。

    “不能用神通,法相九重也不过如此!”秦立展露出圣体之威,一把太初剑胎更是凶残。

    “可恶,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魔灾劫大怒,手中浮现一把黑金长枪,带着一批人,围攻魔君,要置他于死地。

    秦立有目标,那就是无常公子。

    他是当今五狱魔王的徒弟,也是独孤老魔的仇人,必须除去!

    顺便,也能弄清楚那个逆徒是什么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