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818章 旧州神迹
    秦立屹立虚空。

    手中剑器,震惊六合修士。

    太初剑胎威力强悍的离谱,消耗也是恐怖。

    “一剑就损耗十分之一的罡气,要不是我的丹田扩大了,这一剑就能吸干我!”秦立暗暗咋舌,赶紧吞服几颗宝丹,补充罡气。

    拜火教主气得咬牙切齿,一世英名,尽数沦为秦立的垫脚石,这如何能忍:“平暑正神,杀!”

    咻!

    神光袭来。

    平暑正神飞驰而来。

    法相二重的修为冠绝全场,一身神力更是澎湃。

    一拳轰击而出,就是几十万人凝聚的香火之力,光正堂皇,有一种众生所愿、但行无忌的意志,誓要抹杀秦立的魂魄。

    “诛邪势!”

    秦立无喜无悲,再出一剑。

    原本这一剑,如日东升,金光万丈,照耀乾坤。

    结果太初剑胎上的泪珠一颤,扭曲剑罡,化作九色神光,横扫八荒,诸神黄昏。

    平暑正神被光华一照,好比下了油锅,惊恐尖叫。

    原本杀之不死的神体,宛如烈日薄雪,开始融化,只留下最纯粹的香火之力,神性物质,还有一节水晶指骨。

    “原来九色泪珠是这般用法,专克神祗,这招以后就改名,诛神势。”秦立剑光一荡,神性物质收入泪珠中,令内部空间的水位,微微拔高。

    “我的神之化身。”

    拜火教主高声疾呼,脸色难看。

    像是死了孩子,怒咬钢牙,双目都是恶狠狠的光芒。

    酝酿多年,好不容易诞生一座神祗,结果被秦立一剑收割,肺都要气炸:“今日我与你不共戴天……”

    “我也差不多!”

    秦立冷酷逼近,剑出凶横。

    太初剑胎威力无穷,爆发天地杀机,瞬息洞穿拜火教主的眉心,粉碎的他神魂。

    “死了!”黎山老母吓得抖若筛糠,名震鑫州的拜火教主,就这么死了,极其的干脆。

    对于她这等法相一重而言,感同身受,最是骇然。

    咻的一声。

    二话不说,驾驭遁光就跑。

    “你已经没有机会逃走了!”独孤老魔拦在路前。

    “给我滚开,黎山法相!”黎山老母倾泻法相之力,化作八千丈的山峰法相,半虚半实,缭绕黄光。

    “对同阶展露虚相,可是一种愚蠢行为。”独孤老魔轻蔑一笑,手中龙骸血魔刀迸发璀璨血光,化作万丈血色刀罡,怒劈黎山,碾碎黎山老母。

    法相,本质上是神念之力,映照自我的产物。

    刚刚诞生的时候,虚幻不真实,被称为虚相,还很脆弱,虚弱九重蜕变,才能坚不可摧。

    因此法相前期,都不会动用法相。

    也就碾压的后辈的时候,比如龟总管,展露一下威严,欺负人。

    “黎山老母也死了!”

    “炎神山一带,是要变天了!”

    “快逃,剑神星杀心太重,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上千修士目睹一切,脸色煞白,拼命催动遁光,要逃离这片地带。

    火葵儿最为恐惧,俏容没有半分血色,看着父亲跌落的尸体,发了疯的逃遁,头也不回。

    秦立没有追击。

    他不滥杀,也没有必要。

    火葵儿这等末尾地骄,完全无法威胁他。

    拜火教算是灭了,几十万门徒溃败四散,他们没有太过悲伤,反而有些高兴。每天大半时间憋在神庙中,不断念经,是个人都受不了。

    独孤老魔笑道:“这群人四散开来,你小子就彻底出名了,以后追杀你的,都是大能。”

    “哎!没有一天安生日子。”秦立白发返黑。

    太初剑胎收敛光华。

    化作一把古朴剑器,灰扑扑的,看不出任何神异。

    “老公,我们现在去哪里?”莫妖在山河镯中,看见了外面的一切。

    “旧州,古神遗迹,听说那里有第八相涅槃法!”

    秦立展开鲲鹏羽翼,缠绕雷霆。

    咻的一声,消失天边。

    ……

    一个月后。

    秦立靠近旧州地界。

    距离实在太远了,需要穿过千山万水,无穷风景。

    当然,秦立也没有着急赶路,而是一副踏青心态,多陪陪家人朋友。

    现在他可是乾元公敌,那些深山老怪,法相大能,都觉得他是一块肥肉,咬一口机缘无限。

    秦立没有慌张,心态越发平和,毕竟一路走来,见过了太过风浪。

    “老公,你在研究什么呢?”莫妖凑了过来,倾国容颜浮现月牙微笑,一套黑色纱裙不过膝盖,流出了藕白玉臂,还有玉雕一般的小腿,透着健康的粉红色。

    上个月,莫妖就晋升涅槃三重,后来钻研自律魔道,触类旁通,再加上独孤老魔的单独辅导,还有秦立海量丹药供给,最后依托《琉璃长生骨》涅槃四重,具有了两大异象,还有一种是黑暗魔宗的《黑暗纱罩衣》。

    “研究剑器!”

    秦立手持太初剑胎,笑道:

    “得益于剑胎的滋润,剑道符文更加完善。我心中有一种感应,多种灵感,能够融合诛神势,杀生势。”

    莫妖搂着秦立,思念道:“可惜我不懂剑道,如果云妹妹在这里,一点能帮你。当初她读完了你遗留下的剑道手札,晋升天人,掌握先天剑道神通。”

    “什么!”

    秦立浑身一颤,惊道:

    “云诗雨顿悟了先天剑道神通,出乎我的意料。”

    苏晴雪也走了过来,肌肤如雪,一双美眸眨着长长睫毛,鹅蛋脸更加的温婉贤惠,配上一身素白长裙,越看越有贤妻良母的气质。

    “我们这群姐妹之中,云诗雨的资质最高,作为云阙宫主的女儿,见识眼界都是超绝,而且器剑双修,都有大成就。自从你假死后,她痛定思痛,舍弃器道,枯坐山中三年,终于贯通天地,顿悟先天剑道神通。”

    秦立想起那个身穿劲装,约束马尾的姑娘,心中一阵的思念:“话说诗雨在哪里啊?如今我恶名传乾元,只要有些身份,都能知晓我的存在,她应该在找我。”

    “对了,我将来山河镯重炼制,你觉得如何?”苏晴雪递出山河镯,原本青玉色泽,如今黑白两色,足以是因为阴阳火龙的煅烧。

    “我刚来乾元,就碰上它出世,虽然只是下品法宝,但是天生地养,本质超绝,如今经过你的锻炼,已然是绝品法宝,实在是辛苦你了。”

    秦立越看越是欣喜,为了晋升山河镯,他拿出了三件灵宝的材料,内部空间扩大了十几倍,都能填埋下几条山脉。可要想酝酿出器窍,还是要长时间的温养。

    “老大,我们进入旧州了!”

    小龙叫了一声。

    他显化青龙之躯,驮着着秦立等人。

    “哦!这里就是神州吗?”独孤老魔饶有兴致。

    旧州,原名神州,乃是神选之地,香火净土,群英之所,物华天宝,冠绝乾元。

    相传,在很早以前,一个只属于神的纪元,旧州大地鼎盛万分,烈火烹油。

    可谓是一里一神殿,十里一圣堂,遍地神灵,空前绝后。

    “可惜随着太阳神宫的坠落,神道覆灭,神州不复从前风采,成为旧州。”秦立眺望远方,佳木成林,山河秀气,灵气浓度适中。

    这里没有瑞州的祥云瑞彩,也没有鑫州的矿脉宝金,更没有胜州的繁荣人口,无论哪个方面来说,旧州都太普通了,据说是因为诸神黄昏,打碎了旧州的根基。

    但是,这里的冒险者非常的多,乾元三十一州的修士都会来此撞机缘。

    因为那一场毁灭,让很多神庙宝库沉沦在地下,如果运气好,能得到残破神器,或者是神道经文,更有甚者,挖出一块神金,轰动旧州。

    “旧州西方,就是太阳神宫的坠落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