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621章 撕破脸皮
    “独孤小儿!”

    云虹子怒意勃发,匆匆杀到。

    冰冷云雾席卷铜殿,灼热空气,有结冰的趋势。

    她太气愤了,去了一趟清明峰,结果一无所获。后来感觉秦立剑道强横,又去了天剑峰寻找,还是无果。

    无奈之下,只能去自然道宫,花费贡献点,请玉尘子调取秦立位置。每个弟子都有一块弟子令牌,道宫能清晰感应位置,免得被人杀了,抛尸荒野找不回来。

    最终!

    云虹子来到夏器峰。

    还未入门,就感应到秦立炼器。

    “很悠闲啊!还有工夫炼器。”云虹子杀意冲天。

    “云师妹,别冲动,这事情可能有误会。”云尘子赶紧阻拦道。

    “是啊!秦立是道宗瑰宝,怎么可能干出杀人抢人的事情呢?”南剑子也是一脸不相信。

    他们都是被顺路带过来的。

    “怎么回事?”

    玄炼子等人一脸困惑。

    云虹子就将秦立所作所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什么,独孤师兄杀了人!”

    “杀了一位天人九重的老强者,闯下大祸!”

    “同门相残,这可是重罪,就算他是天骄,刑罚殿也不会放过他。”

    一众夏器弟子听说缘由,惊讶的看着秦立。

    “孽徒,还不滚过来!”

    云虹子怒喝一声。

    顿时。

    白茹云成为全场焦点。

    一众涅槃巨头齐齐侧目,给与了极大压力。

    “师父,我丈夫他不是故意的,还请你饶恕他的失手!”白茹云跪倒在地,苦苦祈求。

    云虹子冷哼道:“孽徒,你还不醒悟,陈婆婆是我最忠心的老仆人,同时也是云雾峰大管家,头都被独孤无敌打爆,我又怎能原谅他。”

    轰!

    一副棺材落下。

    其中是黑衣老妪的无头身体。

    死相狰狞,令一众弟子惊呼,涅槃巨头也是皱眉。

    白茹云俏容僵硬,不知如何辩解,只能咬牙道:“我丈夫他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你倒是说啊!”

    云虹子冷冷质问。

    “这……”

    白茹云顿时哑口无言。

    总不能说自己体内含有长生物质,被人觊觎。

    她这方表现,落在众人眼中,无异于心虚,更加坐实了秦立的残忍行为,原本为秦立说话的玉尘子,南剑子也沉默了。

    气氛越发凝重。

    良久!

    云虹子主动道:

    “我也不想与你们多做计较。”

    “只要你对着众人发誓,永远不与独孤无敌来往,从此身居云峰,一心修道,我就放过独孤无敌一马,不计较陈婆婆的死。”

    这一番做派,倒显得云虹子大度,实际上她是心虚,生怕这件事情闹大,抖出白茹云体质特殊的事情,以后想要夺舍就不可能了。

    玉尘子附和一句:“白师侄,你就听你师父的劝告,与独孤无敌暂时断绝关系,毕竟这种杀人血仇,能化解最好不过。”

    南剑子苦口婆心道:“实不相瞒,云师妹时日无多,你就在云雾峰闭关十几年吧!”

    他们已经很放低态度。

    “我绝不回去。”

    白茹云毅然决然的拒绝。

    云雾峰就是虎穴,回去之后,怕是无法活着出来。

    一众涅槃巨头皱眉,觉得白茹云不识好歹,大家拉下脸劝解一个晚辈,你也太不识趣。

    “好,孽徒,既然你不停劝告,休怪我无情!”云虹子怒火涛涛,涅槃威压混合云雾,倾轧而下,看似轻柔无物,实则宛若山崩。

    “云幻三千剑!”

    白茹云拔剑,被逼出手。

    剑罡蓬勃而出,化作密集云剑,要托起涅槃威压。

    然而,境界差距太大,一个呼吸的功夫,三千云剑悉数粉碎,白茹云被吞没,硬生生就要被拖走。

    关键时刻!

    轰!

    玉鼎掀开。

    炽热火光席卷全场。

    一尊星光巨人冲杀而出,实力万钧,璀璨神华。

    原本的魔气被秦立洗去,转化为堂皇大气的仙家罡气,以至于星光化作剑光,撕裂云雾,捞出白茹云。

    “老公,你成功了!”

    白茹云又惊又喜,没想到秦立重压之下,仍能成功。

    “还差一点点!”秦立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药液,猛地浇灌而下。

    星光巨人吸收药液精华,洗去燥热,内敛宝光,最后化作一枚水晶圆镜,内部闪烁复杂灵纹,涌动星芒,还有两道剑痕,那是两大剑意的影子。

    “这件中品法宝,就取名‘星剑护心镜’,以后就送给你作为防御手段。”秦立将宝镜送个白茹云。

    赵天喻手中有一块蓝元浑光镜,恰好也是中品法宝。

    “老公!”白茹云收下宝镜,心里别提多美了。

    夫妻你侬我侬。

    一旁。

    云虹子已经气炸了:

    “独孤小儿,你存心寻死吗?”

    她彻底怒了,不再顾忌什么,欲要祭出神通。

    之前不过是威压,现在才是动手,破坏力直线飙升,能轻易拍死天人九重的修士。

    秦立异常淡定,说道:

    “我乃是夏器峰长老,谁敢在此伤我!”

    玄炼子头皮发麻,感情秦立来此炼器,都是算计好的啊!无论如何,这个炼器妖孽,必须保下来。

    “云师妹,咱们有话好商量!”

    玄炼子出手阻挡。

    至此!

    一群涅槃搅合进了旋涡。

    云虹子暴怒:“师兄,你也要偏袒这个小辈吗?”

    玄炼子尴尬一笑,解释道:“师妹,刚才他炼制出中品法宝,已经成为夏器长老,与你我平起平坐,算不得小辈。”

    闻言!

    众人反应过来。

    即使涅槃巨头也倒吸凉气。

    “独孤无敌真的成功了,太不可思议了!”

    “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成就,简直是一个奇迹。”

    “兼修剑道与器道,双双取得惊人成就,他不仅是剑道天骄,更是器道天骄。”

    一众夏器长老脸色极为精彩,似乎看到了一个冉冉升起的器道新星,也明白秦立会安然无恙,双天骄的身份,宗门绝对不会伤害他。

    云虹子更是惊愕,心底是无限的嫉妒,还有浓郁恐惧,要是让这种人成长起来,那还了得,眼下之计,只能死磕:“他是长老又能如何,强闯云雾峰,屠戮无辜,难道就这么算了?”

    “她真的无辜吗?”

    秦立反问一句。

    咻!

    剑光一闪而过。

    黑衣老妪的肚子被破开。

    胃里流淌出猩红血液,带着白茹云的气息。

    这下子!

    气氛有些诡异。

    吸食鲜血,妥妥魔道行径。

    众涅槃巨头面面相觑,明显感觉事情不对劲。

    云虹子脸色一白,没料到老仆也学她吸血延寿,要是深究下去,要出大麻烦。

    “这个老家伙,残害我的妻子,吸食鲜血,为何不能杀!”秦立义正言辞,瞬间占据道德高地,不容辩驳。

    云虹子哑口无言,一张老脸憋得通红,恼怒道:“很好,杀人一事,我懒得和你追究。但是白茹云是我唯一的弟子,我带走她又有何不妥?”

    “她是我的妻子,一个长老的妻子,还轮不到你颐指气使!”秦立目光发冷,针锋相对。

    “我不会回去的。”白茹云态度极为坚决。

    两方人互不相让。

    空气中充满剑拔弩张的味道。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南剑子调和道:“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必要搞得这么僵硬,都熄火吧!”

    玄炼子点点头:“云师妹,不是我说你,教徒弟不是关禁闭,你就退几步。”

    玉尘子也是附和道:“人家小夫妻的事情,咱们老一辈就别插手了。”

    云虹子脸色难看,现在这个架势,自己还想带走白茹云,千难万险,但就这么放弃,实在太不甘心。

    酝酿一会儿,她心中浮现一条毒计,笑道:“看来是我的不对,其实我也是关心过了头,生怕茹云被骗。所谓师者如父,既然她有了丈夫,我也该把把关。”

    “你想说什么?”秦立双目一眯。

    云虹子淡淡道:“如果你能接我一招,从此之后我不干扰你与白茹云的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