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618章 退走器峰
    “头好晕!”

    白茹云悠悠苏醒过来。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在观云阁沉睡吗?”

    白茹云一惊,四下扫视一圈,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山洞中,秦立就在旁边,正在一旁用青芸炉炼丹。

    咻!

    炉盖打开。

    一座青色丹云腾起。

    其中浮现一颗青玉丹药,荧光泽泽,药香收敛。

    “你中了毒,这是我根据万解丹,改良之后的宝丹,专门针对你的情况。”秦立抬手一挥。

    白茹云非常听话,服下丹药,顿觉一股清风袭来,扫荡四肢百骸,拨开阴霾邪雾,整个人精神了很多:“我什么时候中毒的,我怎么没有发现?”

    “是云虹子下的毒,她寿元将尽,所以抽取你的鲜血强行续命,幸好我及时发觉,不然会是一场悲剧。”秦立眼中闪烁杀机。

    白茹云瞳孔一缩,小嘴微张,脸色不敢相信:“居然是师父,怪不得她困了我十年,原来把我当做圈养血畜。仔细想想,我被抽了上百次鲜血,难怪老是血亏体虚。”

    “衣冠禽兽,我迟早宰了她,为你报仇。”秦立心中怒火越烧越旺盛,害我家人,如何能忍?

    白茹云却劝告道:“老公,你别冲动,云虹子终究是涅槃修士,我们不是对手。私下单挑不是正途,为今之计是禀报宗门,公布她的恶行。”

    “绝对不行!”

    秦立脸色凝重,摇摇头道;

    “若是公布这事,你鲜血延寿的秘密,将会暴露。”

    “如果他们发现你体内含有长生物质,绝对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云虹子,杀之不绝。”

    随着眼界的增长,秦立越发明白长生物质的宝贵,任何延寿丹药,都有修为的限制。若是肉身修士延寿几十年,天人修士顶多延寿几个月,但是长生物质却能打破这个极限,因此尤为珍贵。

    由此可见,能源源不断生产长生物质的仙国青莲,是多么妖孽,一点都不讲道理。

    “那我们该怎么办?”白茹云神色纠结,询问道。

    秦立思量一会儿,缓缓说道:

    “我们去夏器峰!”

    咻!

    二人腾空而去。

    借助风轨,废了一番功夫,他们来到夏器峰。

    这里是自然道宗的炼器宝地,还未靠近,就感觉道炽热的气温,草木渐渐稀疏。

    极目四望,黑色山体高耸连绵,蒸腾热气,迸发火光,空气中是浓郁硫磺味道,地缝之中,是不是喷发地火,灼热恐怖,还有靡靡岩浆流淌而出,很快冷凝成黑色的火焰岩。

    这里是巨大的火山群落,主峰是一座五千丈的巨峰,矮墩宽阔,就如同一位卧倒的黑岩巨人,背负炽烈的岩浆大泽,爆发出的赤色火光,冲天而起三万丈,撕裂云霄,宛若天柱,极为的壮观。

    “好热啊!”

    白茹云衣袂飘飘,眸光清冷。

    秦立解释道:“夏器峰有一座超巨型阵法,能够汲取十万丈之下的地心之火,纯粹高温,凶猛焚金,是炼制法宝必备的火焰。”

    两人一边飞遁,一边畅聊,很快到达夏器主峰。

    峰顶。

    岩浆大泽中。

    漂浮者许多钢铁建筑。

    厚重宽阔的宫殿,如剑宝塔,似刀拱桥,还有形形色色的建筑物,环绕火光,极为绚丽。这都是炼器殿,能在其中炼制法宝。

    “我们过去吧!”

    白茹云腾空,就要过去。

    “等一下,我好像看见一个熟人。”秦立突然说道。

    不远处。

    岩浆大泽岸边。

    一个苍袍少年直视熔岩。

    他的目光深邃,似乎能穿透迷惘,洞悉九幽。

    “无名兄,好久不见,多谢你之前的指点。”秦立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苍袍少年侧头头,说道:“没想到你真的琢磨出一些东西,剑挑诸峰,还败尽八大宝体,狠狠抽了万象圣地的脸面,宗门高层对你评价很高啊!”

    秦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无名兄,实在过誉了,我也只是顺势而起,算不得什么。对了,你来夏器峰,是为了购买法宝吗?”

    “不,我是专门来检查‘九炎熔河大阵’!”

    苍袍少年微笑道。

    秦立一愣。

    这不是夏器峰的根本阵法吗?

    “无名兄,原来你是一位阵法师,话说阵法出问题了吗?竟然还需要检查。”

    苍袍少年摇摇头,解释道:“阵法没有问题,只是你们这一代太出色,令道宗扬眉吐气,所以上头考虑让你们进入金乌巢。”

    “夏器峰地下十万丈,有一个火焰小世界,那里是天妖古巢,孕育澎湃的离火精华,可以代替日精,凝聚完美的十丈日轮,用不了多久,就会送你们下去。”

    秦立大喜过望,有一个宗门依靠,果然轻松许多,如果一个人单打独斗,是无法接触到堕月或者地心,也无法凝聚出超然之轮,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对了,你夺回一座月塔,这份功劳极大,你想要什么宝物作为奖励,我可以为你说道说道。”苍袍少年气定神闲,似乎在宗门里身份不低。

    “剑器!”

    秦立脱口而出:

    “一把足够强大是法宝剑器!”

    这份功劳,应该能得到一件上品法宝,可以作为杀手锏,即使是不用,也可以送给白茹云。

    “我知道了!”

    苍袍少年点点头,转身离开。

    秦立赶紧阻拦道:“无名兄,实在是麻烦你了。”

    苍袍少年淡雅一笑:“实际上无名只是我的假名,你可以称呼我为,叶擎苍。”

    说罢!

    叶擎苍腾空而去。

    宛若一阵清风,飘然而去。

    “叶擎苍,好霸道的名字,而且有些耳熟……”

    秦立细细一琢磨,顿时大惊失色:“这不就是《乾元通识》的作者吗?难怪他会在浩瀚书海整理玉简,原来是一位大智慧者。”

    奇了!

    际遇玄奇啊!

    秦立感叹一声,进入铜殿。

    当务之急可不是惊叹际遇,而是云虹子这个麻烦。

    外头火光冲霄,铜殿内部却是阴凉,这里有专门驱热避暑的阵法,地板铺着寒石冷玉,气温如春。

    这里有许多火眼,喷薄纯粹地火,炽白璀璨,能融化法宝级矿石。其中一个火眼周围,拥挤许多夏器弟子,不知道围观什么:

    “看样子蒋侯师兄,即将炼制出下品法宝!”

    “自从堕月之旅回来,蒋侯师兄凝聚十丈月轮,实力大增,终于能挑战法宝。”

    “嘿嘿,若是炼制成功,蒋侯师兄的身份仅次于长老炼器师,不知道多少师姐师妹围过来,就是为了求取一件法宝。”

    秦立凑过去看热闹。

    一个瘦弱青年催发地火,祭炼赤玉器鼎。

    法宝炼制到最关键的时刻,蒋侯满头大汗,全神贯注,孕育器胚。

    轰!

    鼎盖打开。

    一团火气混合灵光,喷薄而出。

    只看见一把赤金剑器,冲杀而出,化作一条飞龙,傲啸大殿,吞吐火光。

    “糟了,罡气消耗太大,一时半伙降伏不了赤龙剑,无法淬火!”蒋侯脸色苍白,赶紧吞服一颗宝丹,但为时已晚,眼看飞龙就要离开铜殿。

    “降!”

    秦立抬手一掌。

    山河镯中迸发一道青色水剑。

    这是专门淬火的药液,洗去燥热,收敛灵光,让狂暴的飞龙化作赤剑,落在手中。

    “独孤师兄,竟然是你!”蒋侯心中惊骇,他可是在堕月上看见秦立的手段,即惶恐又崇拜:“多谢师兄出手,降伏赤龙剑,不让我这次炼器,功亏一篑。”

    秦立打量手中剑器,温润如玉,铿锵有力,通体遍布龙鳞纹。这是一件下品法宝,若是在四方域,那就是八品器:“很不错的器物,你的炼器造诣已经是宗师级。”

    说罢!

    他丢出赤龙剑。

    蒋侯收回剑器,心中万分喜悦。

    毕竟被同代最强者夸奖,可比一般夸赞有力多了。

    “多谢独孤师兄赞誉,话说师兄来夏器峰,是要求取法宝吗?我可以代为炼制下品法宝。”

    秦立摇摇头,微笑道:“我此次前来,不为法宝,而是要加入夏器峰。”

    顿时!

    周围直接炸锅。

    所有弟子又惊又喜,不敢相信。

    蒋侯激动的语无伦次:“独孤师兄加入夏器峰,那绝对是峰中第一弟子,师叔师伯要高兴疯了。”

    “你弄错了一点。”

    秦立再次摇头,轻声解释:

    “我要成为夏器长老,并非只作为一名夏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