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429章 身体被毁
    ()  我握着曲朝露给我留下来的渡阴令,想了想,拨通了沈巷的电话,把白坡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顺便让他多多关注着沈佳康一家人。

    沈巷应下,听说祖师爷就在白坡,就让我们在原地等着,他们很快就赶过来。

    我打电话的时候,祖师爷已经走到梅花跟前,对她行了一礼,“多年不见,我老了,您却小了。”

    梅花炸毛了:“我变小咋了,那也比你好,活了一把年纪,还落得这么狼狈。”

    “是啊,我这次实在是太狼狈了。”祖师爷幽幽叹息。

    我眯了眯眼,看祖师爷跟梅花的对话,我已经确定他们认识了。

    或许,梅花在成为青莲真人的鬼眼之前,也是青莲真人队伍中的一员。

    许是感觉到我探究的目光,梅花偏了偏头,站到祖师爷身后,刻意躲着我的视线,“咱俩多年不见,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好好叙旧。”

    “好,等沈巷来了,我让他安排一桌酒席,咱俩喝一杯。”祖师爷说。

    梅花嗯了声。

    我双手环胸,意味深长的笑道:“梅花,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梅花梗着脖子大声说:“你刚才没听见吗?我这是去叙旧,谁去躲你了。”

    可惜,他话说的多大声,她的表情就有多心虚。

    祖师爷看我一眼,捋着胡子,眯眼笑。

    沈巷来的很快,看见祖师爷噗通一声就跪下了,一脸内疚的磕头请罪。

    祖师爷把他扶起来,“此事不怪你,便是我也没想到庄广竟然会背叛我。”

    沈巷抹了把脸,“我已经命人去单家捉拿那些个叛徒,这次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祖师爷要跟沈巷回渡生现在的驻地,梅花非要跟着去,林落和矮胖子也想去凑热闹,正好我能趁此时间跟饶夜炀联络,于是我把曲朝露的尸体埋葬了,便一个人回到了住的地方。

    关上门,我看着被矮胖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家,叹了口气,自从我从村里离开就四处奔波,到现在足足换了四五个住的地方。

    可也仅仅是住的地方,没有家的感觉。

    我坐到沙发上,摩挲着曲朝露留下的渡阴令,她离开身体本事死路一条,但是现在她去了阴门里,阴门里真的有她的活路?

    就在我想这事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投下一道阴影,与此同时,我头皮一阵发麻,感到了凛冽的杀意。

    我毫不犹豫的召出阴门,同时翻身从沙发离开,退到墙角。

    “石晓晓,你的反应很不错。”随着话音,屋里的灯骤然熄灭,杨舞从黑暗中走出,冷冷的看着我。

    我有些吃惊,没想到杨舞竟然追到这里。

    “你为何一定要杀我?”我将阴门拉住我身旁,警惕的看着她。

    杨舞在白坡已经见识过我这阴门的厉害,现在她追到这里来,明显是有对付我这阴门的法子。

    果不其然,杨舞听见我这话,眼中迸发出彻骨的恨意,“你是饶夜炀的女人。”

    哦,是桃花债。

    我沉默半晌,大大咧咧的问她:“咋滴,你也看上他了,但是他没看上你?”

    杨舞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怒指着我:“石晓晓,你敢取笑我,我杀了你。”

    话落,她右手掐诀,屋中阴风大盛,一扇通体黝黑的阴门自她身后浮现。

    我心中惊骇,看着她的手,她竟然能凭空召唤出阴门!

    “别以为就你有阴门。”说着,杨舞瞬息来到我身前。

    我连忙用血线抵挡,可杨舞招式凌厉,诡异非常,实力远在我之上,而我的阴门也被她的阴门牵制住。

    原来,这就是杨舞来杀我的底气。

    杨舞一个扭身躲过血线,身形鬼魅的来到我身后,“石晓晓,你真的相信你是青莲真人的后人?你可见过你魂魄的原本模样?”

    我心里一沉,她不是第一次跟我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背突然一阵剧痛,我被她一掌击中,跌到地上,她顺势扭住我的胳膊,揪着我的头发,破势我看着玄关处的穿衣镜。

    她声音阴冷,说:“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你的真实面目。”

    说着,她手中快速掐诀,一掌落在我的头顶,我耳边嗡的一声,眼前黑了一瞬,鼻子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仔细看着镜子。”杨舞阴狠的命令我。

    我抬头看向镜子,就见杨舞的手掌在我头顶收紧,缓缓向上抬,紧接着我的身体出现一阵剧痛,整张皮都像要被扯下来。

    “饶夜炀肯定没有见过你的真实面目,才会跟你在一起,一旦他见到了,我想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见到你。”杨舞的声音愈发狠厉。

    “啊!”

    鼻血滴到地上,我到底还是没忍住,惨叫出声,整个人被杨舞压制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我的身体里把我的魂魄残忍抽出。

    在那剥皮的疼痛达到顶峰时,我闷哼一声,脑袋磕到地上,眼前一阵阵发黑。

    杨舞狠厉猖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看看,睁眼看看!这才是你,什么青莲后人,说的好听,你就是青莲!”

    我心头一震,睁开眼,正对上镜子里,那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怎么会这样?

    杨舞站在镜子前,掐着我的脖子,“看见了么?这是你么?不是,这是青莲!”

    镜中,我穿着一身青衣,脸上满是震惊,被杨舞掐的双脚离地;镜外,我低头,发现我也穿着镜中那样的青衣。

    而我的身体,还穿着一身运动服,趴在我的脚下。

    “现在知道你是谁了么?”杨舞恶狠狠的说。

    我直愣愣的看着镜子里的人,脑子里乱糟糟的。

    这时,房门被踹开,梅花满脸怒气的冲进来,“杨舞,你找死。”

    “哈哈哈,晚了,你和饶夜炀百般隐藏的秘密已经暴露了。”杨舞大笑几声,丢开我,避开梅花的拳头,右手凌空一握,锁魂链出现在她手里。

    砰地一声,锁魂链带着凛冽的阴风直接抽在我的身体上,硬生生抽断了我的一条腿。

    身体被毁,我这魂体也感觉到一阵锥心的疼,变得虚弱。

    我扭头看着镜子中,一头及腰长发,身穿青衣,脸色煞白的自己,最终失去了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