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428章 不用亲自动手
    庄广目光一缩,翻身后退,可从阴门伸出来的锁魂链比单雪胳膊上缠绕的那条要厉害很多,仿佛有思想一般,紧紧地跟着庄广,如影随形。

    “庄大哥!”单雪喊了声,而后恶狠狠的看向我,“你敢伤庄大哥,我要你的命!”

    话落,她胳膊上缠着的锁魂链直冲我过来。

    我靠着柱子,还是没动,甚至没看单雪,眼睛一直盯着杨舞,自从她出现后,我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一样,让我脊背一阵阵发凉。

    眼看着锁魂链冲着我的脸抽过来,一张金符凭空出现,跟锁魂链撞在一起,曲朝露从黑暗中走出。

    她扭头看了眼自己被绑在柱子上的身体,“单雪,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话落,她拿着金符奔到单雪跟前,金符带着熊熊火焰袭向单雪。

    单雪惨叫一声,用锁魂链勉强抵抗了一下,转身就跑。

    杨舞也没帮她,反而向我缓缓走来,“不亏是青莲的后人,还算是有点脑子,可惜,你终究还是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动了动胳膊,发现我根本挣脱不开身上缠着的铁链。

    “那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除非你魂魄离体,否则无法挣开,说起来你这身体长得跟青莲有几分相似,你的魂魄是否跟她一模一样?”杨舞已经走到我跟前,弯腰,声音压低,“你看过你自己的魂魄么?知道她是什么样吗?”

    我听的心头一跳,不动声色看着她,“怎么,你知道?”

    杨舞冷冷一笑,“我当然知道,因为那就是青莲啊。”

    她五指成抓,指尖萦绕着浓黑的鬼气。

    “你在地下是什么职位?”我盯着她手指上的鬼气,问。

    “你不配知道。”杨舞的表情扭曲了一瞬,仿佛极致的恨意就要得到释放。

    下一刻,梅花出现在我身前,攥住杨舞的胳膊,把她像是沙袋一样摔在地上。

    林落和矮胖子也从黑暗中走出,挡在我身前。

    我姿态悠闲的靠在柱子上,挑眉笑道:“你这绳子确实挺好用,可惜,我现在想要杀人,是用不着亲自动手的。”

    杨舞双目赤红,恨恨的看着我,可还没等她说话,就被梅花一拳打在肩膀上。

    她惨叫一声,跌到地上,明显是在梅花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青莲,算是你狠。”杨舞撂下句狠话,身形化为黑雾,消失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莲……

    我看着她消失的方向,发现杨舞从始至终都把我当成青莲。

    “发什么愣?被绑着还挺好玩?”梅花走到我跟前,一把扯断帮着我的锁链。

    我回过神来,去看庄广和单雪,发现庄广已经被抽的吐了血,单雪也是浑身是伤。

    庄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掷出一张血符,挡住了阴门里伸出来的锁魂链和曲朝露,带着单雪离开了。

    曲朝露想去追,我喊住她,“别追,你先回到身体里去。”

    我以为是曲朝露是用了离魂的秘法,还能回去,谁知道曲朝露停下步子,扭头冲我笑笑,耸肩说:“回不去了。”

    “什么回不去?你的身体还好好的,怎么就回不去?”我急了。

    她吸吸鼻子,故作轻松的说:“单雪没有说错,我的身体确实是一具容器,以前是师父把我的魂魄封在身体里,所以我才能像个人活着,这次被单雪抓到之后,我冲破了师父布置下的禁制,如今回不去了。”

    她走到身体身旁,食指拂过眉心,就见一缕泛着星星点点金光的黑气从她的眉心溢出,在黑气离体的那一刻,她的身体竟然开始腐烂,不过眨眼的功夫,她的身体就像是被吸干了血肉一般,变成了一具皮包骨的尸体。

    而且她的魂体也变得虚弱。

    我忙着拿出一张镇魂符来,拍在她的肩膀上。

    “没用的,师父的禁制不是万能的,我一旦脱离了身体,身体会腐烂,我也会消失。”曲朝露吸吸鼻子,明明在流泪,却非要笑,“以前我很害怕,以为我知道我离开了身体就会死,但是现在我不怕了,因为我找到方法了。”

    她拿出渡阴令,她的阴门缓缓出现在她身后,她转身推开阴门,“晓晓,我有种感觉,这门内有属于我的一线生机,我先进去了,你若是参透了这渡阴令的秘密,记得把我救出来。”

    在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一步踏入了阴门之中。

    “露露!”沈佳康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朝她伸手。

    曲朝露平静的看着他,却在沈佳康跑到阴门前,就要抓住她的手时,猛地走进阴门里,哐当一声关上门。

    阴门消失,沈佳康直接摔在地上,嘶喊道:“露露!”

    “哎,这个小姑娘也是个记仇的。”一直坐在石头上的祖师爷笑呵呵的说。

    沈佳康他爸和小姨也追了过来,不过他们两个已经都受了重伤,看见祖师爷,忙着向他跪地行礼。

    可这一跪,却怎么都起不来了。

    “梅花,你去把祖师爷手脚上的锁链扯开。”我跟梅花说。

    梅花不情不愿的走过去,随手扯断锁链,撇嘴说:“过了这么多年,你这个老头子还是这么不顶用,居然会被带出来的徒孙困住。”

    祖师爷也不恼,揉着手腕,“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不过在我被困住的时候就算过一卦,知道会有人来救我。”

    他扶着石头站起来,看着沈家人,右手一挥,三枚渡阴令牌出现在他手里,“你们已然走了歪路,忘记当初拿到渡阴令时发下的誓言,黏在你们跟随我多年,我不杀你们,走吧。”

    沈家人面面相觑,最终沈佳康他爸和小姨扶起哭的快晕过去的沈佳康,狼狈离开了。

    “他们一心想要让沈佳康继续活下去,你现在放他们离开,难道不怕他们再去害别人?”我问。

    祖师爷摆摆手,“他们这些年本就害了不少人,原先仗着渡生的人,手持渡阴令,自然没人敢向他们寻仇。”

    祖师爷没再往下说,我却听明白了。

    现在靠山没了,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