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423章 寻踪术
    一夜之间就要清空?更新最快 电脑端../

    我心中有个猜测,会不会是单家把渡生赶出去了?

    说实在的,在今天之前,我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那时候渡生在我心里还是很厉害的一股势力,能在黄泉和地下之间周旋这么多年,定有些手段,可自从知道渡生总部是单家的地方之后,我就对渡生产生了怀疑。

    我在渡生门口站了会,拨通饶兴的电话,让他来帮我收拾东西。

    我房间里的东西都是饶夜炀给我选的,虽然很多都被单雪砸坏了,但我舍不得丢掉。

    刚挂了电话,我就看见沈巷从美丽日化大楼里走出来,他脸色灰败,耷拉着脑袋,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沈前辈,你这是怎么了?”我问。

    他看我一眼,苦笑着说:“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我自以为这些年将渡生经营的不错,上下一心,谁知道一切都是我痴心妄想。”

    我明白了,“哦,所以渡生真的被单家赶出来了?”

    他一窒,白我一眼。

    我摸摸鼻子,“那你们要搬去什么地方?”

    “早些年我曾经置办了一处院子,先把必要的人员安置在那里,剩下的就先遣回各自的辖区,”他说着,看我一眼,道:“你还是先回江阴吧,我那里地方不够。”

    我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没事,你不用管我,我在黄柳县有地方住。”

    沈巷哼了声,“你是在跟我炫耀?”

    “哪是炫耀,不过是一处普通房子罢了,对了,单家为何会有实力将渡生挤走?”我纳闷的问。

    沈巷幽幽叹息,“都是我们识人不清,养虎为患啊,这些年不知不觉让单坤朗拉拢了渡生内不少人,渐渐地架空了祖师爷,若不是我这次回来发现不对,深查了一番,恐怕还发现不了单坤朗的真面目,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单坤朗已经成了气候,用钱贿赂我办事不成,便撕破了脸。”

    “所以说单坤朗跟渡生撕破脸的底气就是他拉拢了渡生其他人?”我皱起眉头,觉得这事不会那么简单。

    渡生里跟着沈巷和庄广一辈的渡阴人都是当年去过黄泉的,那是活了多少年的人精,应该不会为了人情和钱财站在单坤朗那边,他定然还有其他的招数来让这些人听他的命令。

    沈巷叹气说:“我知道你怀疑单坤朗还有其他的底气,但我的调查过,什么都没查出来。”

    “他要是有意隐瞒,你查不出来也正常。”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问起了那从来没见过面的祖师爷:“不是说渡生有一位极为厉害的祖师爷,他现在在何处?”

    “我也不知道,祖师爷闭关多年,从不轻易现身。”沈巷回道。

    我点点头,看从他这问不出别的事情来,我就想着走了,沈巷却主动叫住我。

    “我听说曲朝露被单家抓走了?”沈巷问我。

    “对,最开始是沈师叔动的手,单家趁着我们不注意,把曲朝露掳走了。”我顿了顿,说:“但我怀疑单家是在利用沈师叔。”

    或许,单家从一开始打的主意就是利用沈佳康他爸从我这里把曲朝露掳走,等我跟沈佳康他爸争斗的时候,单家再出手,把曲朝露带走。

    要真是这样,他们就是单纯冲着曲朝露来的,而不是简单的用曲朝露逼迫沈佳康同意婚事。

    对,定是这样!

    按照单坤朗的本事,他也不需要卖女儿来维持单家的财富。

    沈巷说:“沈佳康寿数将尽,这是谁都改不了的。”

    “你不打算出手管这事?”我皱眉说,“不说救曲朝露吧,你也不管沈师叔了吗?即便是单家真要卖女儿,他为了儿子而夺取他人的寿数,也会招来天罚吧?”

    “祖师爷吩咐过我,不让我插手沈佳康一事。”沈巷摇摇头,走了。

    这祖师爷怎么怪怪的?

    我看着饶兴把我、杜涛和曲朝露的行李装上车,就打车回了住的地方。

    梅花和杜涛还在等我,看我回来,忙着问我渡生的情况。

    我把单家把渡生总部赶走的事情说了,“还没等到渡生跟单家交锋,渡生就落败了。”

    “我怎么觉得沈巷没说实话?”杜涛皱眉说:“依着沈巷的身份,即便是有渡生其他人阻拦,他要是想要惩治单家,还是有无数种法子。”

    他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沈巷在渡生里可是祖师爷之下的第一人。

    “那他为什么不出手?”我目光一沉,“定是因为单坤朗的势力比他所说的还要复杂,让他有所忌惮。”

    我想了想,说:“我要用寻踪术!”

    杜涛不知道寻踪术是什么,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梅花是知道寻踪术的,一听就炸了。

    她站起来,指着我说:“不行,你疯了吗?寻踪术比离魂之术还要危险,一旦无法按时回来,你可就魂飞魄散了。”

    寻踪术是门寻魂的术法,用秘法使得魂魄离体,循着我要找的人的气息,找到对方的位置。

    用寻踪术可以无视现实中的种种限制,但也很危险,稍有不慎便会性命之忧。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不清楚单家的底牌,不敢轻易找去单家,也不确定曲朝露就在单家,只能用寻踪术,若是幸运的话能确认她的位置,我们也好计划怎么把她救出来,不然曲朝露在单家多留一日就多一分危险。”我说。

    梅花瞪着我,脸色很难看。

    杜涛沉默了会,说:“要不,我用那什么寻踪术?”

    “你不知道心法,用不了。”我解释了句,视线没离开梅花,“你为什么这么反感我用寻踪术?”

    我是青莲真人的后人,魂魄比一般人要强大,完全能使用寻踪术。

    “因为……因为寻踪术太危险了。”她说。

    我看着她,嗤笑一声,“鬼才信你的话。”

    说完,我找出黄纸和朱砂笔,照着爷爷留给我的咒法书描符。

    “你这么画的符能用吗?”林落摇着手里的扇子,得意的说:“我也学过画符,还下有成就,你要是求求我,我就给你画几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