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416章 狗腿子
    “林笔吏背后的人是谁?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我很期待那些躲在他背后的魑魅魍魉敢站出来的那一条。”饶夜炀轻蔑的笑着说。

    他这种反应倒是让我摸不着头脑,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要是不知道,他不该就这么把林笔吏给杀了,可要说他知道,还真不像。

    “林落,你以后要去哪里?”杜涛突然问。

    林落站在窗前,眼神没有焦距,像是还没缓过神来,说:“我不知道,我以为杀他很难,谁知道一出来就成了。”

    矮胖子趁机抓住杜涛的胳膊,“我也没地方去,要不你们让我跟着你们吧?”

    “这不方便,我们两个就是普通的渡阴人。”杜涛说。

    矮胖子忙道:“涛哥,你就不要谦虚了,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钱,是做生意的,还开着医院呢,我不白让你养着,我可以给你们干活,你们也知道我身体里有蛊虫,我能帮你们做不少的事情。”

    “跟着吧。”饶夜炀突然说:“我在黄柳县有处住所,你们就住在里面。”

    矮胖子高兴地不行,林落却不大高兴。

    不过饶夜炀说这话根本不是跟林落商量,也没管林落愿不愿意,直接把他们带回了黄柳县。

    本来,我还寻思着他这次回来能跟我住几天,谁知道他把我送到地方就说要走了。

    “黄泉离不开我,你在外面要小心。”饶夜炀叮嘱我一句,匆匆忙忙的离开了。.⑨⑨⑨xs.)

    我怔怔的站在门口,心里有些慌,黄泉是出了大事了吧?

    “林落,你去过黄泉吗?”我问。

    “我想去,但是没有机会,说起来我当初进入地府,原本是有机会进入黄泉的,谁知道还没等我进去就被林笔吏给算计了,为了活命只能躲在普智寺的后院,这许多年来,别说黄泉了,连地府都不敢回去。”林落自嘲地说。

    我好奇的问:“你也在地府待过,那你可知道林笔吏背后的人是谁?”

    “笔吏之上还有判官,再往上还有十殿阎罗王等等,能驱使他的人只能是这些人了。”林落大大咧咧的说。

    他无知无觉,我听的却是心惊胆战,他提了阎罗王,天道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不过我转念一想,我之前得到的消息是不能提冥王失踪,严格来说林落也不算触犯了天道。

    我犹豫了半晌,试探着问:“现在地府主事的人是谁?”

    林落摇头,“我在地府时,主持地府的还是饶夜炀,现在他被放逐黄泉,我也不知道是谁在主事。”

    我点点头,看来要是想要知道现在地府主事的人,只能再找个地府头目问问了。

    不过,林笔吏都死了,我上哪儿再去找去?

    这么想着,我就有点生气,饶夜炀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石晓晓,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随着一声满是幽怨的质问,梅花走到房门前,噘嘴看着我。

    我暗道糟糕,我彻底把梅花给忘了。

    “你可真厉害,居然自己回来了,还找到了我。”我干笑着,赶紧让她进屋。

    梅花白了我一眼,看见林落和矮胖子,勃然大怒:“好啊,石晓晓,我就说你怎么舍得把这么厉害的我扔到鲁阳市不管,原来是你已经有了新鬼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

    梅花直接打断我,“解释什么?我都亲眼看见了,枉费我还一心一意的对你,你太伤我的心了。”

    我无奈的叹口气,“你最近是看了什么狗血电视剧?这些话都跟谁学的?”

    梅花突然平静下来,虚心求教:“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这些话不是这时候说的?”

    “当然不是。”我关上门,头疼的说:“你以后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剧。”

    “哦。”许是满足了她的表演欲,梅花不再哭闹了,几步走到林落和矮胖子跟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们,那表情像是在估算卖了他们能得多少银子。

    林落和矮胖子不知道她的来历,但也能感觉到她的气息,因此对她分外的害怕,尤其是矮胖子,已经跟个小媳妇似的抽抽噎噎的哭上了。

    梅花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乐呵呵的说:“哎哟,你身体里的这蛊虫养的挺好,搞出来点,让我尝尝味儿?”

    我一听这话就全身发毛,跟杜涛对视一眼,默契的后退几步。

    “啊?你要吃啊?”矮胖子被问傻了。

    梅花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当然,你把这些蛊虫养的白白胖胖的,不吃多可惜?你会做不?我爱吃孜然味儿的,我一路从鲁阳市赶回来,正好有点饿了,去给我炸一盘来。”

    矮胖子求救的看向我。

    “你看她干啥?我想吃,她也不敢不让我吃,赶紧去做,我吃的开心,往后我罩着你。”梅花一巴掌呼在矮胖子脑袋上。

    矮胖子屈服了,委委屈屈的去了厨房,没一会厨房里就飘出油炸的香味儿。

    梅花看了林落一眼,往凳子上一坐,“给我倒杯水去,这么没有眼力见。”

    林落也是个人才,能屈能伸,立马就给倒了杯温水,还颠颠的用扇子给梅花扇风。

    我看得目瞪口呆,跟杜涛说:“本来我还担心林落和矮胖子不听话,现在有梅花在,他们就是有什么心思,也翻不出浪来了。”

    杜涛点点头,还没从炸蛊虫的震惊中缓过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蛊虫是这么吃的。”

    我俩坐在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梅花吃完了整整一盘的炸蛊虫,又喝了两杯茶,然后跟个大爷似的窝进沙发里。

    林落和矮胖子已经彻底被她收服了,狗腿子似的跟在她后头,给她端茶倒水按摩。

    “啧,谁能想到诡街的老大竟然还有给别人做小弟的一天。”我感叹说。

    我本来想在这睡个觉,缓一缓再去渡生,谁知道当晚就接到了曲朝露的电话,哭着问我:“晓晓,你从鲁阳市回来了吗?”

    “已经回来了,你怎么了?”我紧张的问。

    “沈佳康那个混蛋骗我,他明明都有未婚妻了,还追我。”曲朝露泣不成声,“现在他未婚妻打上门了,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晓晓,你来帮帮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