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406章 都是人啊
    我冷笑一声,“放开?做梦。”

    说着,我就收紧手里的血线,血线勒进他的血肉里,却没有血流出来。

    陆总拼命地挣扎,吴峥和沈佳康死命的压着他,硬是没让他起来。

    曲朝露拿出金符,蹲在他身边,“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你们要是杀了我,你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也会永远被困在诡街里。”陆总冷声说。

    曲朝露嗤笑一声,露出狞笑,比陆总还像是个鬼,“是么?这诡街里不止你一个鬼,况且就算我们被困在里面出不去又有什么,反正我们出不出得去,你都魂飞魄散了。”

    看着她就要念咒,陆总终于急了,“我说,我说。”

    曲朝露停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虽然我们都看出他是鬼,但是他仍然十分敬业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我……我是这栋楼的主人,是这里的王,但是现在这栋楼里出现了一个来无影无无踪的东西,那东西总是猎杀我的工人,而且煞气很重,我怀疑他就藏在诡门里,只要你们找到了他,就能找到诡门。”

    说完,陆总又觉得不对,轻咳两声,压低声音,说:“当然,你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我那些失踪的员工、”

    我:“……”

    我怀疑这里面的鬼已经被折磨疯了,居然搞出这么霸道总裁又迷之接地气的东西。

    陆总看我们还压着他,说:“我已经说了,你们放开我。”

    “你这话说的,既然你说了,那就是我们的朋友,对待朋友,我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放开你呢?”我笑了。

    下一秒,拿出符纸,毫不犹豫把陆总给收了。

    必须得收了,不然谁知道这些鬼会不会一人分饰两角?

    这些戏精。

    我们几个退回电梯,先回到楼下,然后找到了片安全的区域,我才说:“根据陆总所说,诡门就在大楼里,同时大楼里还有个厉害的鬼物。”

    “很有可能不止一个。”吴峥说:“咱们这一路抓了他们两个人,他们会不会恼羞成怒,多派人过来?”

    曲朝露摸着下巴,说:“我觉得会。”

    我往四周看了眼,一楼黑漆漆的,啥都看不着。

    “那是一起行动还是分开行动?”杜涛迟疑着问。

    我一拍手,“这些年不知道多少鬼被困在普智寺后院,现在他们又都被困在诡街里,肯定数量不少,我们的处境极其危险。”

    沈佳康点头,“对,真的危险,所以……”

    “所以,还是分开行动。”我顶着他们惊讶的目光,说:“我和杜涛一起,你们三个一起,先一人搜一层楼,一层二层楼在半小时搜完,然后去三楼集合。”

    吴峥迟疑道:“不是很危险吗?”

    “是啊,可是我们五个凑成一堆,谁敢现身?不把他们吓死就不错了。”我说。

    我们五个虽然没有本事顶厉害的渡阴人,但也是中上等,要是一起行动,那些个鬼怪就要谨慎许多,不肯轻易出手,这得拖到啥时候去?

    曲朝露反应过来,“是啊,还是分开的好。”

    吴峥犹豫了下也同意了,最后他们三个在一楼搜,我和杜涛去二楼。

    杜涛很紧张,“晓晓,我会不会连累你?”

    “不会,你有没有一种感觉,自从进入这个诡街之后,能清晰的感觉到阴门?”我自从进入诡街之后,甚至能清楚的感知到我那扇阴门的细小震动。首发 .. m..

    杜涛闭眼,过了几秒钟,他睁开眼,脸色好多了,“确实,我也能清楚的感觉到。”

    “所以,不用怕,既然能感觉到阴门那就能召唤出来,有阴门在,哪个鬼物是你的对手?”我跟他挑眉说。

    杜涛深吸口气,跟我踏出电梯,走到二楼。

    二楼也是办公区,原本没开灯,可等我们走过来,滋滋几声,灯光突然大亮,与此同时,办公桌上的电脑也都一同打开。

    我和杜涛吓了一跳,站了会才走进办公区。

    惨白的灯光照着,电脑的屏幕一闪一闪的,电脑像是随时要报废。

    突然,整个办公区响起键盘的敲击声,声音急促,毫无规律,像是在烦躁的驱赶着什么。

    我开了阴眼,抬眼望去,还是什么都没看见。

    “晓晓,你看。”杜涛扯了下我的衣服。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身侧的电脑屏幕上出现血淋淋的一个字:滚。

    杜涛皱眉,咕哝了句:“居然骂人。”

    说完,他弯腰把电脑的电源给关了。

    他这么一关电脑,办公区里的键盘敲击声骤然停止,过了几秒钟再次响起,声音比上次还大,像是彻底被惹怒了。

    我被这声音吵的心烦,往周围看了眼,然后双眼一亮,走到墙角,把办公区的总闸给关了。

    这下,不但所有电脑都被关了,灯也灭了,整个办公区陷入黑暗之中。

    反正我和杜涛也不需要灯光就能看见周围的东西,开着灯也没用。

    黑暗中,我发现靠东墙的办公室有股子鬼气。

    “就在那里。”我说完,就想叫杜涛跟我一块过去,可等我看向杜涛的时候,发现他脸色发白,正瞪着眼睛看着我身后。

    我心里咯噔一下,反手就把血线甩过去。

    啪的一声,血线像是抽到一滩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后退几步,定睛一看,竟有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站在那里,脸上有一道鞭痕,很明显是被我用血线抽的。

    “你们是来应聘的?”男人仿佛知道痛一样,上前两步,眼神狂热的看着我。

    随着他的走动,我发现他的肚子还一鼓一鼓的。

    “你要招人?”我不答反问。

    他点头,打量我和杜涛一遍,更加满意,“我是要招人,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薪资?”

    我笑了下,抓着血线,直接冲过去,用血线把他捆了个严严实实,“你在这楼里干什么?”

    男人动不了,看着我和杜涛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我在这当然是开公司啊。”

    “除你之外,还有别人吗?”我问。

    男人仰头看向办公区,咧嘴笑了起来,“我这……都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