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380章 长成的鬼眼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小丽站在洗手间门口,指挥田大师刷地板,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梅花的表情也颇为一言难尽,好半天憋出一句:“她真是可惜她那一身的煞气。”

    小丽身上的煞气极重,要是她的心是恶的,就是个危害一方的恶鬼。

    “这样也挺好,等她发泄完,我就送她离开。”我笑着说。

    心还是善的,手上没有沾染人命,等我把她身上的煞气去了,也不影响她进入阴间。

    梅花坐到我旁边,往楼上看了眼,说:“王静美已经在收拾东西,看来是要搬出去了。”

    “她醒了?”我想了想,跟梅花说:“你去看着她,这几天别让她跟别人联系,我需要用到她的身份。”

    她既然跟田大师是合作关系,那等后天我就用她身份去参加聚会,看看那个圣使到底是个什么人。

    到了聚会那天,饶夜炀找到我,他皱眉看着田大师,“他是什么人?”

    我把王静美和田大师的事跟他说了一边,说:“我想用王静美的身份跟着田大师去,你跟黄仙姑一样,不然咱们两个人一起凑到一起,怕是那圣使会怀疑我们。”

    “好,你要小心。”饶夜炀叮嘱我说:“我此次回黄泉,特地派人去地下探了探,发现阴司出了林笔吏之外,其他人也不老实,而且地下别处养的鬼眼颇有成效。”

    他叹息道:“地下阴司在江阴养的鬼眼还未养成就被你我解决了,所以你没见到鬼眼真正的威力,倘若这次的事真是地下阴司的人在打着我的名义做事,那他们极有可能会派出一个鬼眼,所以你要小心。”

    真正养成的鬼眼?

    我还真没见识过。

    “我会的。”我严肃的应下。

    饶夜炀这才放了心,低头在我额头亲了下,身形消失在房间里。

    田大师看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愣愣的问:“你……他……他是鬼?”

    “你不认识他?”我故意吓他:“他就是你信奉的黄泉尊使啊,你连他都不知道?”

    田大师咽了口唾沫,脸色煞白:“只有圣使才有资格见到尊使,我不过是个跑腿的,哪有这样的资格呢?”

    我心里有了计划,小声说:“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为何要跟着你去见圣使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这话不能跟别人说。..()

    田大师忙着点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

    “其实,圣使早在半月前就一直背着尊使在搞小动作,尊使意识到问题不对,这才上来看看。”我说。

    田大师先是惊愕,而后双眼渐渐亮了,“那尊使要是发现圣使真的做了背叛尊使的事,他会如何?”

    “当然是除掉他,不然留着添堵么?”我双手环胸,一副特别看不起阳间的模样,“这上面也没什么好的,尊使不愿意上来,所以啊,等除掉了圣使,他还会扶持一名新的圣使来办事。”

    说着,我吹吹手指头,“原本尊使是想要让我留下来的,但是我不乐意,主要是上面没啥好的,我不喜欢。”

    “那您看我怎么样?”田大师凑到我跟前,谄媚的说:“您看我适不适合当圣使?”

    “你啊?”我皱眉说:“我看你还行,就是昨天那个厉鬼那不都没舍得把你杀了,肯定是你当初对她也不错。”

    我睁着眼睛说瞎话,说的我自己都恶心了,“但是现在尊使也只是怀疑圣使有问题罢了,一切还得等见到圣使之后。”

    田大师往周围看了眼,小声说:“圣使肯定有问题,我早就发现了。”

    说完这话,田大师故意停下,看着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说:“你真知道?你要是能替尊使找到圣使背叛他的证据,定了圣使的罪,事情就好办了,到时候我和尊使把圣使处置了,我就跟尊使进言,让你成为下一任尊使。”

    听到我的话,田大师更加殷勤,“我早就发现尊使的命令都是通过阴差来传话,而圣使想要我们替他办事,就会打着尊使的名义,直接来找我们。”

    他压低声音:“而且他让我们办的事都是些惨无人道的事,比如上个月,他就曾经让黄仙姑借着看事的名义,把一个叫做唐洛水的人的运势给毁了。”

    “你的意思是唐洛水这事是他公报私仇?”我生气的说:“他胆子真是太大了。”

    田大师纳闷的问:“您不知道这事?”

    我摆摆手,“我跟在尊使身边,每天操心的都是大事,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里会知道?好了,不早了,快点去你们聚会的地方吧。”

    我不敢再跟他说下去,怕露馅。

    “好。”田大师没多想,跟我出了门。

    我原先以为他们是为地下办事的,见面的地点肯定是郊区的烂尾楼啊,深山的宅子啥的,结果等真到了我才知道他们居然是在市区的五星级酒店里。

    圣使为了这事,特别包下了一间宴会厅。

    我和田大师进去的时候,饶夜炀和黄仙姑已经坐在里面了。

    “圣使还没来。”田大师往宴会厅里看了一圈,指着坐在最中间那张桌子上的中年女人说:“那是四姑,她以前就是在乡下给人看事的,还是我跟她爸有点交情,就把她带到了圣使面前,上个月她给圣使送了个女人,从那以后圣使就分外倚重她,所以你看,这次来的人里很多都带了人。”

    我顺着田大师指的方向看了一圈,确实是,很多人都领着年轻女孩。

    这样一来,我跟在田大师身边倒也不显眼了。

    我俩走进去,还没坐下,宴会厅突然暗了下来,但也留着一些光亮,不至于什么都看不清。

    “圣使来了。”田大师指着门口说。

    我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脸上戴着一张惨白厉鬼面具的男人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个七八岁的小孩,低着头,手里摆弄着一辆玩具车。

    但是我看周围的人对那小孩都很恐惧。

    想到我之前见到的鬼眼梅花和寓言都是小孩,我心头一惊,难道这小孩就是地下养成的鬼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