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365章 进村
    我注意到提到树根这个人,叶检掀了掀眼皮,脸上出现明显的厌恶。

    “树根是孤儿,他的父母在他年幼时就病死了,因为树根的父亲活着时是个混子,经常欺负村里人,因此树根成为孤儿后,村里人没人想要帮他,相反,他们都想把树根撵走,他们怕树根长大后,变成跟他爹一样的人。”

    山若面上带着悲悯:“可无论村里人怎么撵,树根都不肯走,他始终守着他父母给留下来的那几间土坯房,但是在这种被人憎恶的幻境下长大,树根也对桐树村的村民怀恨在心,所以当他发现祠堂的诡门后,他怀着满腔的怨愤将诡门推开了一道缝隙,并且祈求诡门把所有欺辱他的村民都杀死。”

    “所以,桐树村的村民都被诡门杀死了?”我顺着他的话问。

    山若点头,“是都死了,但不是一下子全部都杀死,而是钝刀子磨肉,一个人一个人的慢慢杀死,被杀死的村民尸首分离,魂魄无法离开村里,只能夜夜哭嚎,因此有了桐树村被诅咒这么个说法。”

    我明白了,诅咒说的是桐树村的村民被杀死的过程。

    “那树根最后怎么样了?”曲朝露好奇地问。

    山若说:“树根最后进了诡门。”

    我思索着山若说的话是真是假,问他:“那青莲真人……”

    我一提到青莲真人就被山若打断,他起身,说:“我留在这只是为了替来人解答碎石弯的疑问,关于青莲真人的事,我不会说,也不能说,你若是真想知道不妨去碎石弯里看看。”

    说完,他转身踏出亭子,身形消失。

    我重重的叹口气,“不说就不说,怎么扭头就走呢。”

    不提青莲真人,我还可以问他关于碎石弯的事。

    “走吧,山若不是说了么,我们心中的疑问,碎石弯中或许会有答案。”他说完,起身看向东方,扯了下手中里红线。

    红线颤动两下,先前领路的纸人从亭子里的石桌下钻出来,摇摇晃晃的出了亭子,跌跌撞撞的往东走。

    看着叶检跟了上去,我和曲朝露也赶紧往东走。

    走了一段路,我看见一条泥泞的土路,土路上还有积水,像是刚下过雨。

    叶检一脚踩上去,鞋上沾满了泥。

    “走时一身轻松,来时双脚泥泞。”叶检意味深长的感叹了声,艰难的往前走。

    “你师父怎么了?”我问曲朝露。

    曲朝露摇头,“不知道,我以前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经常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

    我和曲朝露相互搀扶着,在泥路上走了半个多小时,突然听见一声鸡鸣。

    碎石弯里竟然有鸡鸣,难道是招魂?

    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抬头看去,瞬间呆住了。

    百米之外,竟然是个小村子,低矮的土坯房子,茅草屋顶,村口站着只公鸡,家家户户冒着炊烟。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喃喃道。

    曲朝露掏出金符,默念符咒,发现金符毫无反应。

    她咽了口唾沫,“金符没有反应,难道是真的?”

    “假的。”叶检往村里走,“这就是已经消失的桐树村,诡门就藏在村子里,我们得尽快找到诡门。”

    我忙着跟上去,“你怎么知道这是桐树村?”

    叶检瞥我一眼,指着村口右侧的木头杆子,木头杆子上挂着个破木牌子,上面写着桐树村三个字。

    我:“……”

    好吧,算我眼瞎。

    我们刚走到村口,就有个老者从村里出来,打量着我们,眼里满是戒备:“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听人说桐树村遇到了邪乎事,正在找人看事,特地赶过来的。”叶检说。

    老者不大相信:“看你们长得细皮嫩肉的,不像是跑江湖的,别是消遣我们哦?”

    我指着叶检手里的红线说:“老人家,你看我们的纸人会动,要是没点真本事哪能做到啊?”

    老者低头一看,面上顿时洋溢出笑容,对我们殷勤很多,“快请进,终于有人肯来了,我是这村的村长,我叫黄大生。”

    村民听说村长黄大生说我们是看事的,都热情的迎了出来,七嘴八舌的说着村里的邪乎事。

    趁着叶检跟他们交流的功夫,我笑声跟曲朝露说:“你注意到没有,村里的村民看见咱们三个人一点都不惊讶,看他们穿着打扮,都是古时候的,可咱们是穿着短袖和裤子的。”

    曲朝露点头,看着叶检,“何止啊,你看我师父,我从来没见过他对人那么有耐性,那么亲和的。”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叶检果然跟以往不同,自从进了村子,他眼中的冷色就全然消退了。

    “他认识这村里的人。”我说。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曲朝露想不通:“这不应该啊,我师父怎么会认识这里的鬼?”

    是的,现在我们进入的桐树村是个鬼村。

    桐树村的村民被诡门杀死,不但魂魄无法离开碎石弯,还要不断经理当初死去时的经历。

    “快进院,你们一路过来真是辛苦了,先喝口水。”黄大生对我们分外殷勤,生怕我们跑了。

    他招呼着我们坐下,朝屋里喊:“小龙,拿碗出来,快给几位大师倒口水喝。”

    “哎。”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从屋里跑出来,长得虎头虎脑的,手里捧着两个白瓷碗。

    他把白瓷碗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又去井里提水。

    黄大生揣着手,乐呵呵的跟我们说:“我家小龙可能干了,我老了,身体不好,家里的力气活都是他干。”

    我笑着看着小龙,看他利落的把水桶提了出来,却在转身时,脚下一滑,整个人往井里栽。

    我脸色一变,急忙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从井边拽开。

    黄大生吓得腿软,紧张的抱住小龙,“不怕不怕,没事啊。”

    小龙把脑袋扎进黄大生怀里,身体不住发颤。

    我站在井边,看着我的手,半晌抬起头,神情平静的裤子上擦了擦手。

    刚才,在我去救小龙时,他的衣服黏腻腻的,可是现在看着小龙浑身干爽的很,让我一时不敢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