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344章 暗中相助
    杀手?

    活人?

    “活人也能进来?”我惊讶的问。

    李青松翻了个白眼,“谁说他是杀手就一定是活人?他也是活死人,只是收钱办事。”

    我:“……哦。”

    黄毛打量我半晌,冷笑着说:“原来是个渡阴人,看你的样子没死多少年吧?”

    “是没有几年。”我如实答道。

    准确来说,还没有满一年。

    不过,现在都这么打招呼的吗?上来就是你死了多少年?

    闻言,黄毛的眼神更加轻蔑,几步走到我跟前,仗着身高居高临下的说:“你是跟李青松一起的?沈巷在什么地方?”

    “你找他们干什么?”我顺着他的话问。

    看他不大想回答,我挤出一脸笑来,“我知道沈巷在什么地方,这样吧,只要你们告诉我你们过来的目的,我就告诉你们沈巷的藏身之地。”

    我觑着她们的表情,叹口气说:“其实我不是非要护着他们,只是我师父交给我的任务便是这个,你们要是把身份告诉我,我只要回去找师父,让他去找你们就好了,我就不管了。”

    黄毛扭头看了另外两个人一眼,说:“我们是无字塔的人。”

    无字塔。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

    “沈巷在那里?”黄毛冷声问。

    “他就在……”我突然看向三人身后,惊恐的说:“沈巷师祖,我不是故意的。”

    黄毛猛地回头,我趁机后退,靠5b6着沈巷跟我的符退出这个阵法,循着刚才记住的方向,直接出现在光头身后。

    手中魂线掠出,同时伸腿踢向光头的腿窝。

    我这一脚用尽了全力,只听咔擦一声,光头的腿被我硬生生的踢断了。

    旁边长头发的男人反应过来,手中寒光闪过,拿着刀子刺过来。

    我立即后退,再次利用符退了出去,悄无声息的绕到黄毛身后,魂线猛地缠住他的脖子。

    这人也是狠,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挣扎,而是不管不顾的摁住我的胳膊。

    “去死吧。”黄毛怒吼一声,竟靠着力量优势,把我给拽到前头,掐住了我的脖子。

    前后不过几秒,我根本没时间反应。

    我被掐的喘不过气,只能收紧魂线,必须要在他掐死我之前弄死他。首发 .. ..

    这么想着,我心中涌出一股子戾气。

    看我被困,长头发和光头都拿着武器朝我过来。

    李青松跳上前,拼尽全力却也只挡住了长头发的男人。

    “你死定了。”黄毛一张嘴,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魂线也已经勒进他的脖子里。

    光头离我越来越近,脖子上的手也越来越紧。

    我憋着一口气,左手摸向兜里的渡阴令,心里默念咒语,想象着从阴门内抽出铁索。

    脑子里刚有这种想法,手上就猛地一重。

    出现的不是铁索,而是一把黑气凝成的长剑。

    我心中愕然,怎么会这样?

    在长剑出现的同时,我就感觉有股鬼气朝着我缠过来,仿佛是要帮我。

    我挥着长剑,直接砍在黄毛身上,同时一脚蹬开他,急忙退开。

    被掐了半天,我脚下有些踉跄,有些站不稳,那股缠上来的鬼气竟然有意识一般的支撑着我的身体。

    我怎么感觉这鬼气在讨好我?

    “你是人是鬼?”黄毛捂着脖子上的伤口,惊呼道。

    我握着长剑,挽了个剑花,冷笑着说:“你也配知道?”

    话落,我再次冲上去。

    手上有了武器,那股鬼气又在帮助我,只过了十几招,黄毛就被我打的节节败退。

    “走。”光头喊了声。

    他率先后退,长头发的男人紧随其后,光头不甘的看了我一眼,也转身跑了。

    我松了口气。

    刚想拄着长剑歇会,却发现那把剑竟然消失了,我拄了个空,差点栽到地上。

    李青松哼了声,脸色很是难看,“沈巷呢?”

    他刚说完,沈巷就拄着拐杖出现在亭子里。

    “沈巷,你这个老匹夫,我好心来救你,你竟然这么坑我。”李青松气的吱哇乱叫,“往后你有危险,我再也不来了。”

    沈巷无奈道:“师侄……”

    李青松撇撇嘴,蹲在一旁不说话了。

    沈巷看向我,目光颇为复杂,半晌说:“先从这里出去。”

    “可是饶夜炀还在里面。”我担忧道。

    “他不会有事。”沈巷说。

    我往周围看了眼,也看不到饶夜炀的影子,只好跟在他们身后。

    我跟着李青松进来的时候,绕来绕去,走了好半天,可跟着沈巷出去,竟然是走的直道,没过十来分钟就走到了入口处的阵法中。

    李青松小声说:“师叔,你就不能把这手破阵的本事交给我吗?”

    沈巷有些不解,“你学来做什么?你外出行走,也用不上,你现在身上的本事足够你一生无虞。”

    李青松苦着脸,半晌扭头跟我说:“晓晓,我跟你说,无论是你爷爷石三根还是我师叔,都没把真正厉害的本事传下来,就咱们现在会的那些,放在他们那年代都只是皮毛。”

    “你也说了,如今世道不同了,你学来也没用。”沈巷说。

    李青松不敢大声反驳,只敢小声跟我嘟囔:“谁说没用,我学学,好歹能多活几年。”

    沈巷停住脚步,扭头看向李青松,“师侄,活得久不一定是好事,做个正常人,有什么不好?”

    我赞同的点头,可不是,做个正常人有什么不好?

    如果有选择,我才不要牵扯进这摊子烂事里面呢。

    李青松愤愤道:“师叔,那是因为你已经活得久了。”

    沈巷无奈摇头,竟然伸手拧住李青松的耳朵。

    李青松就跟个小孩似的,疼的直跳。

    我忍不住笑了笑,突然,我感觉到一股窥探的视线落在我的后背上。

    我转身,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个男人,长得斯文俊秀,唇红齿白。

    跟我的视线撞上,他有些错愕,转瞬又对我露出笑,扬了下手。

    我目光一缩,他手上拿着的就是刚才出现在我手中的长剑。

    那把剑是他给我的?

    沈巷还在教训李青松,我心一横,捏着沈巷刚才给我的符,直接朝着那个男人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