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337章 不止一个人!
    “怎么?你们不敢提?”青褂婶子撇撇嘴,说:“你们不敢我敢。”

    她看着有点生气,“二傻子脑子不好使,那年他爸妈没看住他,让他跑了出去,也不知道他怎么跑到了乱石坑附近,掉了进去,当时村里也有人大着胆子过去看,回来的时候都吓得魂不守舍,当时我男人就去了。

    他回来直接给吓得大病了一场,从此再也不敢上山,直到去年他病得不行了才告诉我,他看见二傻子掉到坑底摔死了,当时身上都长蛆了,坑底下都是白骨。”

    我又跟这青褂婶子聊了半天,发现这里的村民就去了一次,以前还让乱石坑附近走,经过那事之后,大家心照不宣,都不过去了。

    乱石坑和碎石弯真是一个地方?

    我越想越觉得不像。

    当晚,村里人都睡下后,我们几个往乱石坑走。

    路上,我问饶夜炀:“乱石坑和碎石弯真是一个东西?”

    “不完全是。”他解释说:“碎石弯跟扎纸村差不多,而乱石坑是碎石弯的出入口。”

    我恍然大悟。

    所以碎石弯也是因为怨气太重,被布了阵法,它真实存在可生活在这附近的村民却感觉不到,也进不去。

    所以二傻子包括村里人进去的都只是碎石弯的门户。

    “那沈佳康给你送来的钥匙就是进入碎石弯的钥匙?”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饶夜炀点头。

    我和杜涛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但是他转眼又问沈佳康:“碎石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爷爷要进去?”

    沈佳康摇头,“不骗你们,这事我也不知道。”

    我心想饶夜炀肯定知道,可看着他的模样,应该不会说。

    许是感觉到我的目光,饶夜炀笑着握住我的手,“我其实也不知道,当初我进入碎石弯虽然平安出来,但是我想要找的东西没有找到。”

    “所以这次进去一方面要找沈佳康的爷爷,一方面也要找你想要找的东西?”我问。

    他摇头,高深莫测道:“找到沈巷,也就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了。”

    这意思就是沈巷进入碎石弯跟他进入碎石弯的目的相同。

    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现在明显不想说。

    “对了,吴师兄和朝露还在扎纸村吗?”我问沈佳康。

    他心不在焉的回道:“对,我本想让我哥一块过来,但是他说在扎纸村发现了一些东西,就没来。”

    听到这话,我心里当即一紧。

    扎纸村是我爷爷布置下来的阵法,孙家兄弟和无面女鬼不过是利用他阵法中的阴气修炼,吴峥要是发现东西八成是关于我爷的。

    不过转念一想,发现也好。

    没准我正好能靠着那些东西找到我爷。

    这么想着,我们已经走到乱石坑所在的山下。

    吴峥掏出一张地图,指着上面说:“再往前走三四公里就是乱石坑,乱石坑是进出碎石弯的门户,不光是地下在这布置了障眼法,几千年下来还有许多的修道真人也在这里布置了阵法,防止阴气外泄,危害普通人,同时因为怨气重,周边聚集了不少的精怪厉鬼,等会上去一定要极为小心。”

    我看着他手里的地图,图上很详细的画着一些阵法的位置,还用红线标出了一条路线。

    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渡阴人要加入渡生了。

    有老一辈渡阴人打头阵,那些年轻的渡阴人们能省下不少力气。

    “别怕,跟在我后面就好。”饶夜炀跟我说。

    我仰头冲他笑笑,没说什么。

    我其实不是很怕,现在的我已经不是那个随便来个东西就能把我吓到的人。

    上山的时候,沈佳康拿着地图打头阵,“翻过这座山头就能到乱石坑。”

    附近的村民不敢往这边来,所以山上并没有路,即使手上有地图,走的也很是艰难。

    “等下无论听见什么,都不要说话。”饶夜炀突然在我耳边说。

    还没等反应过来,我就被他牵着走进松树林。

    在外面看着还没感觉,一进来,我就觉得林子的树木特别高,遮天蔽日,让我有种特别压抑的感觉,心跳都加速了。

    “你怎么来了?”我突然听见我爷的声音,他在愤怒的质问我。

    惯性的要扭头看,想起饶夜炀刚才跟我说的话,我硬生生的忍住了。

    往前看,沈佳康和杜涛也在神情紧绷,好像也在忍耐着什么,往上走的速度越来越慢。

    “你这死丫头,我明明不让你过来,你非要来。”

    “晓晓,听话,快跟妈妈回去。”

    “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跟你说这么半天话,看都不看我。”

    那声音一会是我妈妈的,一会是我爷的,听得我有些心烦。

    饶夜炀眼中闪过不耐,眼中戾气闪过,低喝道:“孤魂野鬼都不想做了么?”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却直接震在我心头,更是在林子里不停的回荡。

    霎时间,耳边清净了。

    沈佳康和杜涛也是神情一松,喘出一大口气。.九九^九)(.^

    杜涛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畏惧的看了眼饶夜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模样。

    饶夜炀下巴微扬,“说。”

    “我……我好像听见门内有人跟我说话。”杜涛迟疑道。

    “这事我知道,回去再说。”饶夜炀打断他,说。

    杜涛松了口气,“好。”

    饶夜炀和杜涛之间越看越像是有事。

    从林子里出来,在我们面前竟然出现一条小路,可是细看的话,路面上撒着烧黑的糯米,还有一几张烧到一半的黄符。

    “有人进去了。”我心里一沉。

    沈佳康的爷爷沈巷是老一辈的渡阴人,他要想进来,肯定用不着糯米和黄符什么的,这是有别人进去了。

    还是本事不怎么样的人。

    饶夜炀摇摇头,叹息道:“上赶着来找死。”

    沈佳康立即顺着小路往前走,“看着刚过去不久,没准还能救下他们。”

    杜涛也跟了上去,眨眼的功夫两人就看不着了。

    我着急要去追,饶夜炀却是一副不急不慌的模样,慢悠悠的往前走,“救人是苦力活,何必那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