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306章 战!(二)
    曲朝露右手腕一抖,一张金符扔了出去。

    胡光一的身体在空中一种诡异的角度避开,直接冲到了曲朝露跟前。

    曲朝露立即后退,同时从兜里掏出一根鞭子。

    金线编织,缠绕着铁丝,甩在空中,啪的一声响。

    胡光一面色大变,想要后退却已经晚了,被金鞭抽在胳膊上,立即发出一声惨叫,跌在地上。

    曲朝露几步上前,金鞭一收一卷,把胡光一给缠了个正着。ぷ999小@説首發 .999.Θ .999.Θ⿱

    “出马仙?”她哼笑道:“真不巧,我专门打出马仙。”

    金鞭猛地一甩,胡光一滚到了刘涵先前趴着的地方。

    曲朝露收起金鞭,看着图图,冷笑说:“别以为我曲家没人,以前是不想跟你计较,你骂你男人我管不着,但要是再让我听见你骂我师父和父母,看我怎么收拾你。”

    图图面容扭曲,被曲朝露气的说不出话来。

    曲朝露昂首挺胸,颇有气势的走到我身边。

    “你好厉害。”我佩服的说、

    她摆摆手,谦虚道:“一般一般。”

    我搂住她的脖子,拼命压制想要暴揍她的冲动,“明明是个大佬,为啥老在我面前装新手?”

    亏我寻思着她跟杜涛实力不行,以前有啥事都是顶在前头。

    曲朝露讨好的抱住我的胳膊,“我那不是懒吗,你放心,以后有事我顶在前面,绝对不让你受伤。”

    “说完了没有?石晓晓,你还打不打?”图图不耐烦的说。

    我松开曲朝露的脖子,走上操场。

    图图确实是三人当中实力最强的,无论是拳脚功夫还是符纸和法器的应用。

    她还能在运用渡阴令牌中阴气的同时使用黄符。

    她双手一伸,手掌上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阴气,同时咬破手指,在掌心画了道血符。

    一上来就用血符,她是真想杀了我。

    他们能用渡阴令牌中的阴气,我应该也能。

    只一瞬间,我就做出了决定,也学着她的模样伸出手,想象着把手伸进了阴门当众,从中抓出一把阴气据为己用。

    我也就试试,没想到还真是有用。

    一层淡淡的阴气从我的毛孔中渗出来,仔细看的话,这些阴气还带着淡淡的红色,有股血腥味。

    我抠破掌心,随便画了道符,反正不管啥符,我用起来效果都一样。

    图图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你竟然学我!”

    我淡淡一笑,“兵不厌诈。”

    “找死!”她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身形一晃,眨眼的功夫就前进四五步,娇喝一声,血符带着灼人的火光直冲着我过来,同时右手一握,在她的掌心竟然出现一把阴刃。

    我也把掌心的血符往前一推,同时右手一握,我的手上也出现一把阴刃。

    我眼中闪过喜色,没想到阴气还能这么用。

    两道血符相撞,砰地一声,气浪荡开,我在心中默念道:“开路。”

    阴气从渡阴令中溢出,为我冲开气浪,我径直冲向图图。

    她还没站稳就跟我打个照面,我握着阴刃一划,她的脖上出现一道极细的血痕。

    我又顺势给了她一脚,特地找好了角度。

    于是,当符纸相撞的气浪停息,图图已经趴在刘涵和胡光一趴过的位置上。

    “啊,我杀了你。”她脸色涨红,尖叫着从地上爬起来,拿出一把真刀,再次冲上来。

    我不躲不避,迎上去,距她三四步时,我又默念“鬼遮眼。”

    她一怔,表情惊恐迷茫,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了,我顺势在她脚下一绊,她直接摔倒在地,脸朝下,鼻子磕出了血。

    场馆内一阵哄笑,庄广三人也是憋笑的表情。

    图图表情阴毒扭曲,踉跄着站起来,还要跟我打。

    “好了。”沈师叔柔声道:“胜负已分,峥儿,带图图去看看鼻子。”

    “好嘞。”吴峥笑着应了,抓住图图的胳膊,说是搀扶,更像是硬把她拽走。

    庄广打了个哈欠,“我还以为有多精彩。”

    话落,他看向我们,“今日是同门切磋,你们手下留情无可厚非,他日要是跟鬼物交手,切不可留情。”

    我低头称是。

    “现在知道人家有斩杀阴差的实力了吧?”沈师叔站起来,笑的依旧温柔,话语却很严厉:“因为自己不敢做的事情被别人做了,就百般嫉妒,想尽办法来为难,你们在渡生就学到了这些?”

    她的目光逡巡过众人,最终停在图图身上,“真要证明自己,就去做些实事,整日在自家争长短,你即便成了第一,又有何用?”

    几乎话说的图图脸色通红,眼泛泪光,最后捂着鼻子跑掉了。

    曲朝阳目光复杂的看了眼曲朝露,追了出去。

    吴师叔起身,对我们三个给予了肯定:“不错。”

    得,沈佳康这寡言的毛病是遗传。

    三人从高台上下来,庄广跟我们说:“你们三个跟我来。”

    我们连忙跟上去。

    庄广把我们带到他的房间,脸沉如墨,“你们三个怎么回事?”

    他指着我,“你才推开阴门,根本不会使用。”

    他又指向曲朝露和杜涛:“你们两个连门都没推开。”

    “庄师父,我们都是前阵子才用献祭的法子让渡阴令认了主,后面该怎么弄都不知道,我们都是野路子,没人指导我们。”我解释说,

    曲朝露附和道:“可不是,原来我就以为拿着块渡阴令,会点咒语就成了。”

    杜涛苦着脸说:“我都没有渡阴令,我就是渡阴令。”

    我清楚的看见庄广额头的青筋直跳,一脸无语,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你们是怎么杀掉阴差的?”

    “就硬杀。”我说。

    他坐到凳子上,话都不想说了。

    半晌,他把吴峥和沈佳康叫来,暴跳如雷的骂了他们一顿,最后指着吴峥,“你说给我找了个三个好苗子,结果这三人连渡阴令牌都不会用,带着他们滚出去,教会了再来找我。”

    我们三个灰溜溜的跟着吴峥离开了大楼。

    吴峥重重的叹口气,“看走眼了。”

    沈佳康赞同的点头,然后指着曲朝露,“她很厉害,没走眼。”

    我翻了个白眼,这人是被曲朝露怼出感情了?

    “正好我手上有个活,你们跟我一块去,利用那个厉鬼给你们开门。”吴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