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227章 棺材子
    我急忙把厨房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遍,“她的头不在这里。”

    饶夜炀丝毫不意外,“这不是那个小女孩的尸体。”

    说着,他看向躺在沙发上的李洪国,“报警吧,他肯定杀害了不止一个孩子。”

    我心中一寒,按照饶夜炀说的报了警。

    警方当天就从李洪国家中找出三具残缺的尸体,还都是孩子。

    在警局做完笔录,排除掉我的嫌疑之后,我回到食玩。

    “我以为是看脏,没想到竟然是一起丧心病狂的杀人案。”沈大友咬牙说,“算那孙子运气好,直接魂飞魄散了,不然我肯定要跟地下的人说说,好好招待他。”

    在我进院的时候,我就看见李洪国的影子残缺不全,那时候他的魂魄已经受损,而他死的时候,更是直接魂飞魄散。

    正常来说,一般人即使魂魄受损,也不会在影子中表现出来,而李洪国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人在折磨他,让他亲眼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死亡。

    要是昨天我们不过去,他还要被折磨很长一段时间。

    我叹口气,发愁的说:“本来就是去捉个小鬼,竟然碰上这样的事。”

    折磨的李洪国的小女孩逃走,一点踪迹都找不到。

    “要不咱就当不知道这事?”沈大友跟我商量。

    其实我也有这个心思,“可以吗?”

    他说:“可以,看那李洪国的情况,应该已经被折磨有段时间了,可是无论是我的关系网还是渡阴令牌都没有反应,说明地下要么不知道这件事,要么不想管。”

    我掏出渡阴令牌,诧异道:“发生问题,它还会有反应?”

    “当然会。”沈大友说。

    “必须管。”李青松推门进来,沉声说:“那小女孩虽然是来报仇,可她本身也是受人控制。”

    我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

    他把一个巴掌大的布娃娃放到我面前,说:“这是傀儡人,你们仔细看布娃娃的头发,那是真人的头发。”

    我仔细一看,还真是。

    “你从啥地方找到这个的?”我问。

    李青松脸色凝重的说:“我昨天在观外发现的这个布娃娃,你们可能不知道,玄妙观之所以建在那里,是因为下面是一片乱葬岗,我师父还在世的时候,那乱葬岗的里的冤魂作祟,他用尽办法也没能把冤魂送走,无奈之下只得建了这座玄妙观,供奉着祖师爷。“

    我冲他竖起大拇指,天天睡在乱葬岗上,还真是厉害。

    他骄傲的扬起头,“六七十年过去,乱葬岗内的阴气驱散大半,不过跟周围相比,阴气还是有些重,时不时的有些孤魂在观外游荡,昨天我就听着观外有孤魂惨叫,急忙出来,看见一个小鬼正在啃噬观外的孤魂。”

    他叹口气,“我出手过重,那小鬼直接魂飞魄散了,我在观外找了许久,发现了这个布娃娃。”

    我仔细跟他问了那个小鬼的相貌,跟我在李洪国家遇见的不是一个人。

    我的心情更沉重了。

    “傀儡难制,我遇见的显然才刚刚被控制住,才会被我轻易而举打的魂飞魄散。”李青松说。

    昨天小女孩逃走之后,饶夜炀就说那小女孩的本体不在李洪国家。

    她会不会也是傀儡?

    想到这,我跟杜涛说:“你去把饶夜炀接过来。”

    从李洪国的家里出来后,饶夜炀又变成了普通人的模样,完全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也不记得我们之前的事情。

    他这么搞,我都有些迷糊了,弄不清他是装的还是脑子真的出了问题。

    做完笔录之后,他给我们留了个地址,说是要回去缓一缓,往后有啥事就去那地方找他。

    杜涛点头,急忙去了。

    沈大友皱眉说:“傀儡术已消失多年,怎么会突然在江阴出现?”ぷ999小@説首發 .999.Θ .999.Θ⿱

    李青松也是愁眉不展。

    看他们的模样,我就知道傀儡术怕不是个好东西。

    “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吗?昨天去了李洪国的家里,他死状凄惨,家中三四具幼童尸体,可是他老婆呢?”

    我看向沈大友,“你不是说当初找你给看脏,是他们夫妻一起来的?”

    “对,是一起来的,我还记得她老婆长得……长得……”沈大友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好半天也没说出李洪国老婆的具体相貌。

    可是当我问李洪国长得啥样的时候,他却说的清清楚楚。

    昨天他从头到尾都没进院子,没有看见李洪国。

    “所以我怀疑那些幼童不是李洪国杀的,很有可能是他老婆。”我推测说。

    沈大友不太赞同,“还有一种可能,李洪国的老婆赵茜已经被他杀死。”

    也是有这种可能,但我更相信我自己的推测。

    不过现在没有证据,说再多也没用。

    我心思一转,跟沈大友说:“你去查一查李洪国和赵茜的亲人,没准能问出点啥。”

    沈大友应了,匆忙离开。

    我掏出渡阴令,翻来覆去的看,“不是说江阴要是发生啥事,渡阴令就会警示我么?现在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手上的这块不会有反应。”许余年举着黑伞,走进屋里,“你手上的这块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当时已濒临破碎,我费了不少功夫才把它表面上的裂痕抹去,看着完整,其实上面缺了东西。”

    我吃了一惊,“缺了啥?”

    许余年摇头,一脸淡定:“不知道,我做了这许多年的鬼,也就见过一块这样的渡阴令牌,看不出缺了什么。”

    我翻了个白眼。

    十来分钟后,杜涛领着饶夜炀走进来。

    看见饶夜炀,李青松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转着圈的看。

    许余年站在一旁,看着平静,可攥着伞柄的那只手青筋都起来了,目光阴沉的可怕。

    “极阴之体,到底是黄泉尊使,竟然给找到这一具极阴之体。”李青松拍着巴掌,兴奋的说。

    我连忙追问,“啥是极阴之体?”

    李青松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摇头晃脑的说:“天有日月,人有阴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而极阴之体就是体内阴盛阳衰的男子,多是棺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