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207章 再遇红花娘娘
    沈大友发愁说:“可是她既然从地下叛逃上来,肯定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我们找到。”

    这个红花娘娘为了执念才上来,那她的执念到底是啥?

    她原本在地下,现在跑了上来,她所谓的执念会不会跟她在地上的日子有关?

    想到这里,我忙着把杨三爷叫出来。

    “你知道红花娘娘的由来吗?”我问。

    杨三爷沉思半晌,摇头,“还真不知道,我活着的时候不信这些东西,从来没有去打听过,等我死后成了地仙,已经没人再提红花娘娘,我也试图问过,但是这件事更像是个一个禁忌。”

    我忍不住皱眉,“你咋不早说?”

    他不好意思的说:“你要是不提,我都把这件事忘了,而且我刚开始调查灵车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事跟红花娘娘有关。”

    “我去调查一下红花娘娘的由来。”沈大友匆匆离开。

    杨三爷也要走,我喊住他。

    “杨三爷,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事情和你插手这件事的目的都说出来,要不然最后让我知道的话,我不会给你机会。”我沉着脸说:“我现在的确是需要你们为我办事,可要是你们无时无刻都在算计我,那我独自一人反而更好。”

    他一怔,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好半天才说:“我没有利用你,我确实不知道红花娘娘的由来,要说真瞒着你的话,就只有一件事情,我能顺利成为地仙,跟红花娘娘有关,是她让人给我建了庙,可是等我恢复意识之后,她却消失了。”

    杨三爷叹口气,“我问过许多年老的鬼和村中的老人,他们都不敢提起红花娘娘,这么多年过去,那些鬼已经入了阴间,老人也已经去世。”

    我盯着他看半天,确定他不是在说谎,才让他离开。

    红花娘娘在杨三爷去世的时候离奇失踪,会不会留下相关的记载?

    想了想,我等到夜里九点多,偷偷摸摸去了学校。

    我翻墙跳进老图书馆后的树林子里,赶着图书馆闭馆前的一个小时,进去查了一遍资料,发现红花娘娘竟然也是在滨河县兴起的。

    为啥这些娘娘都是在滨河县起来的?

    之前我碰见的姻缘娘娘也是在滨河县兴起的。

    根据县志上记载,红花娘娘原名是孙红华,是个家境贫穷的寡妇,在活着的时候抚养了上百个因为战乱而失去父母的孤儿,许是因为做了好事,得到了福报,所以她的晚年过的很好,而且活到了九十多岁,是附近有名的长寿老人。

    在那时候,能活到那个岁数是很难的。

    孙红花死后,她抚养的孤儿给她建了庙,奉她为红花娘娘,开始只有他们祭拜,后来红花娘娘就变成了保人平安的地仙。

    不过县志上也只记载了这些,关于红花娘娘为啥突然消失,甚至是成为不能提的禁忌,上面并没有说。

    我怕被人认出来,看着查不出啥来了,就赶紧出来了。

    说起来,江阴大学的图书馆也是神奇,关于这些地方奇谈的资料很详细,而且大多是有开头没结尾。

    “真的吗?石晓晓真的有精神病?”

    我正走着,突然听见旁边传来这么一句话。

    我脚步微顿,不动声色的看过去,竟是三个陌生女生正簇拥着姜玲玲。

    “是啊,我当时跟她一个寝室,她每天晚上都会跪在床上念念叨叨的,还装神棍跟杜涛一块骗钱,实际上他们两个就是那种关系。”姜玲玲露出暧昧的笑容。

    走在她旁边的女生惊讶的捂住嘴,“可是杜涛不是挺有钱的吗?”

    姜玲玲嗤笑道:“有什么钱,他家里是有钱,可他什么都不会,他爸妈根本对他不抱期望,将来他们家的财产都会给他弟弟继承,杜涛着急了,才会被石晓晓忽悠。”

    旁边的女生显然信了她的话。

    我静静的看着她们走远,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也是难为姜玲玲了,如今我在外面名声这么差,她还在坚持诋毁我。

    “为什么不去解释?”杜涛不知道啥时候走到我旁边,沉着脸说:“姜玲玲明明就在造谣。”

    我伸手拍了他一下,挑眉道:“走,咱俩去校门口堵她。”

    说着,我就往校门口走。

    姜玲玲因为身体原因,现在是走读,等会肯定会离开学校。

    杜涛追上来,犹豫着说:“要揍她?这不太好吧,她现在身体不是很虚弱吗?要是把她打坏了,她赖上咱们怎么办?”

    我忍笑问他:“那你说该怎么办?

    其实我堵姜玲玲不是为了出气,而是她刚才经过的时候,我从她身上感觉到了红花娘娘的气息。

    “就让鬼屋的小水鬼来吓唬吓唬她吧。”杜涛说。

    我笑得不行,杜涛这人是典型的嘴软心也软,再生气也就是对人说两句重话。

    “好,那你快回去把小水鬼叫过来。”我说。

    他应了,“我开车去接他。”

    我本打算堵住姜玲玲,问问她到底是咋回事,谁知道她从学校出来后直接上了一辆灵车。

    而且这辆灵车的司机,就是我第一次碰见灵车时那个开车的司机。

    我扫了辆单车,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灵车驶进一条小巷子,五六分钟后,灵车从小巷子里出来,姜玲玲已经不在车上。

    瞧着周遭没人,我轻手轻脚的走进小巷子,拐过一道弯,就看见姜玲玲正跪在巷子里的一堵墙前,双手捧着香,恭敬的磕头。

    红花娘娘慵懒的坐在墙上,吸着她手里的香火。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红花娘娘突然抬头看向我,脸上魅色更甚。首发 .. ..

    她嘴角微挑,跳下墙,向我缓步走来,“你竟然找到我了。”

    说着,她伸出手,露出娇嫩白皙的手。

    我心中一震,上次在坟地见到她,她的双手还枯瘦如鹰爪。

    “你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也没绕弯子,开门见山的问。

    她的右手虚搭在我的肩膀上,娇声道:“你想知道?”

    她目光一厉,“只有你死了,才配知道。”

    话落,她手上猛然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