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99章 贵人庇护
    大白天的,我们也没偷偷进村,只能离开。

    谁知道刚上车,就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追过来,“你们是要去祠堂?“

    “对。”我点头。

    他凑上前,小声说:“祠堂虽然在村中央,但要是从后山绕过去,然后翻墙进去的话,村里没人能看见。”

    看着他时不时地往我包上瞟,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多少钱?”

    他伸出五根手指,“五百,我带你们进去,然后再把你们送出来。”

    说到这里,他露出得意的神色,“你们说的那个网友就是我,是我在网上发的帖子,让人过来烧香,我们村的祠堂是真的灵,我给你们说,从我们祖辈到现在,村里就没人离婚,嫁到我们村里的姑娘就不想走。”

    我都无语了,这人真是撒谎不打草稿。

    我说有帖子,他还真的敢来认。

    “亲爱的,那咱们就去烧一烧?咱们都要毕业了,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要是来个毕业分可怎么好?”杜涛捂着心口,深情的看着我。

    我差点被他看吐了,忍耐着点头,“行,那就去烧香。”

    我们两个跟着那个中年男人,做贼似的绕到祠堂后院,然后翻墙进去。

    怕他收了钱不认人,我跟他说的是烧完香出去之后在给他钱。

    红铺村的祠堂平时没有人,只有每个月初一十五,村长领着村里男人来祭拜的时候,才会有人进来打扫。

    我和杜涛装出烧香的样子,趁机将祠堂仔细打量了一遍,等我拿着香走到祠堂正屋门口的时候,我不敢动了。

    像是有人在祠堂里盯着我,让我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后背不住的渗冷汗。

    祠堂里摆着一尊雕像,是个弯腰驼背,蹲在地上笑的小老头。

    当我的目光掠过小老头的眼睛时,脑袋里嗡的一声,一阵的头重脚轻,要不是杜涛扶住我,我就直接栽倒了。

    小老头的眼睛像是有灵性一样,让我有种彻底被看穿的感觉。

    我深吸口气,把手上的香交给杜涛,“你帮我拿进去。”

    他诧异的看我一眼,点点头,把香插在小老头跟前的香炉里。

    他刚转身,就发生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我让杜涛拿进去的那根香竟然熄灭了。

    他不但不让我进去,还不肯受我的香火!

    中年男人看我脸色变了,以为我是因为香火灭了不高兴,连忙掏出打火机,“可能是风大,你等着我,我去帮你点着。”

    说着,他跑进去,把香给我点着了。

    这次,香火没再熄灭,可中年男人出来的时候,眉心却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祠堂里的东西迁怒他了。

    “走吧。”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让中年男人带着我们离开了祠堂。

    一路上,我都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腿肚子都有点抽抽,直到我从村里出来,那种感觉才彻底消失。

    我拿出五百递给中年男人,“你最好买点供品香烛带去祠堂,向祠堂的主人诚恳的道歉,不然你会倒霉的。”

    中年男人愣了下,看着我的目光警惕起来,“你懂这些,你不是单纯来求姻缘的?”

    我扯扯嘴角,指着他的眉心:“你别管我干啥,倒是你,最好听我的话,不然你可是要倒霉一阵子的,要是不信的话,你接盆无根水,掺长童子尿,在夜里十二点对着水面照,你就会发现你的眉心有一团黑气。”

    说完,我就让杜涛开车离开,没再跟他废话。

    “刚才你为什么没有进去?”杜涛纳闷的问。

    我掏出张纸巾,擦掉额头的汗,“红铺村的祠堂真的有灵,还很厉害,他不想让我进去,不想受我的香火。”

    杜涛有些吃惊,“啊?那我刚才进祠堂里,我为什么觉得很舒服?是那种从内到外,身心舒畅的感觉。”

    我震惊的看向他。

    他严肃的说:“我真的没说谎。”

    好半天,我压下心中的惊骇,说:“杜涛,我觉得你前途不可限量,苟富贵勿相忘。”

    他被我逗笑了,“我有啥不可限量的?别拖累你就好了。”

    我靠着车门,想了很久,决定回去后就跟沈大友商量,让杜涛赶紧成为江阴真正的渡阴人。

    我今天算是明白了,他看似倒霉,实则有贵人庇护,有他当江阴的渡阴人,或许能护这一方安宁。

    至于红铺村这祠堂……

    我勾唇冷笑,解决完滨河县墓地,我就趁夜再来一趟。

    既然祠堂有灵,上次为啥不出手?

    看着我妈被我爷打的魂飞魄散,看着我爷进入地下。

    这个祠堂的灵,要么是个欺软怕硬的胆小鬼,要么就是跟我爷是一伙的。

    回到我爸的院子后,我和杜涛吃了点东西,等到天黑就往许余年说的墓地走。

    许余年也是狡猾,宁愿自己举着伞在前头领路,也不肯告诉我们具体的地址。

    足足走了五个小时,我们来到县城北郊的山脚下,再往前走就是山区。

    “我听说山里的居民三年前就搬出来了,现在这大山里一个人都没有,里面会不会有蛇?我们真要进去?”杜涛害怕的问。

    许余年点头,说:“黄泉尊使以城为陵,而他安置在滨河县的这位,占山为陵。”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话落,他率先上山。

    沈大友凑到我跟前,小声说:“你说这里会不会是饶雪宁的坟地?不然也不会有别的女人值得黄泉尊使这么大费周章。”

    “不知道,不过马上就能知道了。”我说。

    “你真不好奇尊使为什么看上你吗?你仔细想想啊,他贵为黄泉尊使,实在是没有必要找一个普通女人,费尽心思把她变成活死人,还把自己的魂线给她。”

    沈大友眼珠一转,神神秘秘的说:“能让他这么做的,肯定是那个女人对他很重要。”

    我瞥他一眼,“你的意思是,我是饶夜炀的前世情人,甚至还可能三世姻缘,他为了我不顾一切?”

    “对对对!”沈大友比我还激动。

    我嫌弃的说:“你可拉倒吧。”

    饶夜炀要是能对我做到那种程度,就不会认为我想要杀掉饶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