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69章 替我找个人
    “你还让我送她回去?她又没缺胳膊少腿,而且外面还有个活人,让他把她送回去。”我爸说。

    我妈又开始往外推他。

    我幽幽道:“你可不得把我送回去,就算我不是你闺女,我刚才也拼死救了你老婆。”

    我妈连连点头,又比划几下,这次我看明白了。

    她的意思是,我说的对。更新最快 电脑端../

    我爸被搞得没了法子,只能黑着脸把杜涛喊过来,把我背到车上,他亲自开车送我回红楼。

    杜涛坐在副驾驶,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我妈,半晌感叹了一句:“我居然坐在那么厉害的鬼后面,这感觉真刺激!”

    我无语的看他一眼。

    这孩子可别是被吓出毛病来了。

    我爸很严肃的强调说:“这是我老婆,你得叫阿姨。”

    杜涛反应过来,连连道谢。

    我妈又在我爸的手背上打了下。

    “你别打了,我不说话还不行么?真是有了闺女忘了男人。”我爸抱怨说。

    闻言,我呵呵一声,抬眼正好看见他正从后视镜里瞪我,我也不服气的回瞪他。

    最后,我们齐齐冷哼,一同嫌弃的移开视线。

    我爸和我妈没进门,他们把我送到红楼门口,让杜涛把我背下来。

    我妈推了我爸一下,他不情不愿的说:“曲朝露会纠缠我们一阵,我先带你妈出去躲躲,这段时间你安生点,别老惹事。”

    我看向副驾驶,我妈冲我摆摆手。

    我爸这才驱车离开。

    杜涛笑着说:“你跟你爸像情敌似的。”

    “不是情敌,是仇敌。”我叹气说。

    我爸似乎把我妈出事的怨气全怪到我身上,这种情况下不是仇敌是啥?

    我甚至觉得,他以前给我寄钱,也是怕将来没法跟我妈说,不然他要是真在乎我这个女儿,早就应该想法把我从我爷身边带走。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我和他的关系只能这样了。

    经过火化场这么一遭,我心心念念的安静日子终于来了。

    不过就算是不安静,我也没办法了。

    因为我和饶夜炀双双躺尸在床上养伤,唯一的运动也就是他扶着我去洗手间。

    怕杜涛再出啥事,我特地让他留在红楼。

    我这伤足足养了半个月才能勉强下地,对此杨三爷很疑惑。

    “你伤的明明是胳膊,为什么连路都走不了?”

    我拖着现在仍旧有些疼的右腿,叹气说:“摔倒的时候没顾上看。”

    “嗯?”他还是没明白。

    “右腿撞到地上的石头,正好那石头是尖的。”我幽幽道。

    他对我报以同情的目光。

    虽说羊泉镇的事情闹得挺大,但在地下的有意忽视下,这事很快就过去了,新的渡阴人就位,江阴之外的地方再次变得井井有条。

    而江阴却越来越乱,在我养伤的半个月里,江阴大学就有七个学生被吓到,都说见鬼了,但要让他们说到底看见了啥样的鬼,他们却说不上来。

    所以,我能好好走路的第一天晚上就跟着杜涛回到学校。

    “我问过那几个学生,他们都是在厚德桥见鬼的。”杜涛把我领到厚德桥。

    厚德桥是前几年建成的,连接江阴大学的新老两个校区,下面是人造池塘,里面养着几条金鱼。

    而那几个见鬼的学生都是在通往老校区那头,所以我和杜涛早早躲在旁边的景观石后,等着那个鬼出现。

    将近十二点,湖水缓缓泛起波纹,一个穿着格子衫的男学生低头走过来。

    在他走到桥头,一只脚刚迈下来的时候,一只血肉都腐烂的手突然伸出来,一把攥住他的脚腕。

    男学生低头,双眼瞬间睁大,连声叫喊都没发出来就直接晕倒。

    他摔在地上后,那只手松开他的脚腕,又在空中抓挠几下,然后缩了回去。

    杜涛想要出去,我一把攥着他,示意他往湖水里看。

    一道虚影无声无息的从湖水里钻出来,钻进男学生的影子里。

    男学生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双手不住的摸着胸膛,满脸的惊讶,嘴里不断的说着啥。

    我看着他的嘴型,好半天才辨认出,他说的是:“我去,这怎么是个男的?主子特地让我找个女人。”

    杜涛也看出来了,竟然没忍住笑了声。

    男学生双目一厉,右手食指一转,一道细链子从他袖子里钻出来,他冲着我们这里指了下,链子带着破空之势,直直抽过来。

    我连忙拉着杜涛从石头后跑出来,铁链仿若游龙,转了个弯,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就冲我跟前。

    我伤还没好全,一用魂线就心口疼,只能拿出渡阴令牌,低声道:“乾坤有令!”

    黑手伸到男学生跟前,猛地停住。

    男学生见到渡阴令牌,立即收回铁链,同时对着黑手一弹。

    黑手直接消失了。

    “你是江阴的渡阴人?”男学生开口了,说出来的声音却是女人的。

    我把杜涛拉到身后,“对。”

    男学生打量着我,身形一晃,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不对,你不是地下承认的渡阴人。”

    我心思一转,也露出惊讶的模样,“啥?我没有得到地下的承认?可是把这渡阴令牌给我的土地爷明明说,我拿了这牌子就是正经的渡阴人,谁都不敢欺负我。”

    “这么看来是那土地爷没有按照地下规章行事,主人果然没有说错,山高皇帝远,地上的渡阴人很多出现的都不合规则。”

    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看着我说:“你替我办件事,我给你正经的渡阴人身份。”

    说完,他扬起下巴,“我是地下的正经阴差,上来办事,完全给你真正渡阴人的身份。”

    “您真是阴差?失敬失敬。”我配合的露出惊喜的表情,姿态谄媚。

    他满意的点点头,“主人又说对了,地上的渡阴人都是趋炎附势的无能之辈。”

    我微微弯腰,姿态卑微,仿佛没有听出她话中的嘲讽,急切的问:“您要让我办啥事?只要您给我真正渡阴人的身份,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

    他摆摆手,“不需要做那些,你帮我找个叫石晓晓的女人。”

    完蛋,我要玩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