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68章 是父女,是仇敌
    我是在杜涛失踪那天晚上才知道这件事。

    杜涛同宿舍的赵传生一脸凝重的找到我,“杜涛今天早上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出门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我还特地去他家里问过,他没有在家。”

    要是别人一时半会联系不上,我还不太着急,可碰上杜涛这倒霉蛋,我就有点担心了。

    “我知道杜涛最近一直在参与你干的事情,我是怕他惹到那种东西,所以才来找你。”

    赵传生说:“你看看用你的法子能不能找到他,我也再去跟别人问问。”

    说完,赵传生匆匆离开。

    我正发愁去啥地方找他的时候,杨三爷跑过来,“跟你发生冲突的曲朝露来江阴了,我听其他地仙说,有人看见她把一个年轻男人领走了。”

    我觉得那个年轻男人很有可能就是杜涛。

    “他们去了啥地方?”我问。

    杨三爷说:“西郊火化场。”

    我犹豫半晌,让杨三爷回去守着饶夜炀,我自己往西郊火化场去。

    现在饶夜炀身受重伤,又没有保命的魂线,我得多给他留点人。

    我赶到西郊火化场的时才下午三点,可火化场上空竟然笼罩着厚厚的乌云。

    我在火化场外面犹豫片刻,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等找到杜涛,我一定要让他请我吃饭。”

    阳光照不进来,火化场里也没有开灯,里面又暗又压抑。

    穿过正厅,我沿着走廊往后面的停尸房走,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看见。

    正想推开停尸房的门,手臂突然被人抓住,我本能的要挥拳打过去,结果扭头一看竟然是杜涛。

    他把我扯到楼梯间,小声说:“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找你,你不声不响跑这里干啥来?电话都打不通。”我埋怨他说。

    他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是跟着曲朝露过来的,今天上午她找到我,威胁我跟她走,我本来想反抗,后来听说她是来找什么邪物,我就跟着过来了。”

    说着,他拉着我从楼梯间的后门往外走,“曲朝露去后面了。”

    “你知道邪物?”我好奇地问。

    他摇头,“不太知道,就是听你跟我哥说过。”

    提到周轩,我心里有点没底。

    他跟我离开,无缘无故失踪,他家人会不会找上我?

    我看了眼杜涛,先把这事压下,等从火化场离开再跟他打听也不迟。

    我们两个从楼梯间的后门出去,直接来到一片槐树林,而槐树林的外面竟然还种着一圈桃树。

    槐树林里飘着一层鬼气,隐约能看见里面有人影走动,却看不真实。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就听杜涛说:“曲朝露刚才就跑进了里面。”

    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进去,还没等迈步,一股气浪突然从槐树林里荡出来,我和杜涛被震得连连后退,他又拉着我躲回楼梯间,从门缝往外看。

    气浪荡开后,槐树林的东西清晰起来。

    我妈捂着胸口,虚靠着树干,曲朝露的身前漂浮着一张金符,眼中再次出现那个盘膝而坐的光头男人。

    “邪物,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曲朝露冷喝道,声音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妈缓缓抬头,她脸上没有五官,脸皮上被震出几道裂痕。

    “你自诩正道,为什么不在石三根折磨我的时候出手?如今,我凭着自己的本事获得自由,你反而叫喊着要杀我。”

    我妈说话时的声音像是气声,听着丝丝拉拉的,“依我看,你根本不是匡扶正道,你是沽名钓誉,石三根隐在暗处,少人知,你纵使杀了他,也不会有人感激你,可我不一样,很多人忌惮我,你要是杀了我,就能在自己的战绩上填上光彩的一笔。”

    曲朝露满脸怒容,“死到临头,还敢诋毁我?”

    她五指成抓,带着金符,径直朝着我妈抓过去。

    人未到,符先至。

    我妈猛地低头,黑发暴涨,直接将金符缠住,可转瞬空气中就有种糊味,黑发一寸一寸被金符烧掉。

    她应付金符已经吃力,再也没精力对付曲朝露。

    眼瞅着曲朝露的右手已经要抓到我妈的脑袋,我心里咯噔一下,推开杜涛就跑了出去。

    使劲的甩了下右手,同时在心里喊着魂线。

    在我跑进槐树林时,血线终于钻了出来,我挡在我妈面前,用尽全力将魂线抽向曲朝露。

    我出现的突然,曲朝露没有防备,被魂线抽在肩膀上,踉跄后退。

    她表情凶狠,眼中的光头男人握拳砸向我,曲朝露就跟提线木偶一样,重复男人的动作。

    我若后退,她这一拳就会打到我妈身上。

    我一咬牙,也攥拳迎上去,拳头撞击到一块,我的手臂一阵钻心的疼,胳膊上的血线竟渗出血珠来。

    曲朝露也不比我好多少,惨叫一声,直接摔倒。

    我咬牙忍着胳膊上的疼,一把抓住金符,掷到地上。

    曲朝露眼中的光头男人消失,她呕出一口血,挣扎着站了起来,冷声说:“石晓晓,是我低估你了,你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废物。”

    说完,她深深地看了我妈一眼,脚步虚浮的离开。

    我吁出口气,一屁股坐地上,双臂不住的颤抖,突突的疼,像是被人用重锤砸过一样。

    “妈!”

    察觉到我妈又要偷偷离开,我着急的喊了声,喉咙一阵腥甜,嘴里满是血腥味。

    我妈赶紧蹲到我旁边,伸手扶住我。

    “妈,我好疼。”我强行咽下嘴里的血,跟她撒娇说。

    她低着头,轻轻在我手上拍了下,像是在安慰我。

    我反握住她的手,刚想说话,我爸就怒气冲冲的过来,一把拽开我妈。

    “你是闲着没事干还是咋的,天天出去惹祸,要不是为了救你,你妈怎么可能被他给盯上?”我爸生气的说。..()

    我靠在树上,身上难受的不行,看都不想看他。

    啪的一声,我妈在我爸肩膀上打了下,往槐树林外推他。

    他深吸口气,冲我妈说:“好好好,我不骂她了。”

    我妈这才停了手,指指我,双手比划几下。

    我没闹明白啥意思,但我看到我爸脸都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