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56章 从未露面的男朋友
    我现在可没有使用渡阴令牌,这扇门怎么凭空出现了?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又是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条拇指宽的缝隙,但也只是一条缝隙,就没有动静了。

    我惊呆了,这扇门竟然又打开了。

    片刻后,从缝隙里钻出来一道黑影,扶着墙缓缓立起来,仔细一看竟然是楚絮。

    她出来后,墙上的门缓缓消失。

    “你怎么又活过来了?”我防备的问,不着痕迹的从兜里摸出渡阴令牌。

    万一她要跟我抢夺身体,或者是往回要她的心头血,我就直接把她打散。

    进了我肚子的东西,除非死,否则我绝对不会吐出去。

    “这是我最后的神识,跟你说会话就会散去,从此天地间再无楚絮。”

    楚絮靠着墙,长叹一声,自嘲道:“没想到我活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栽在个农村汉子身上。”

    我明白她的意思了,这是心有不忿,特地找我来倾诉。

    想通这一点,我收起渡阴令牌,端正坐好,“请说出你的故事。”

    “我一时兴起占了徐倩的身体,无意中接触她父亲徐虎,看着他在女儿面前小心翼翼的讨好,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给女儿更好的生活,我渐渐的把我代入到徐倩的角色里。”

    楚絮哽咽道:“那几天我终于体会到被人捧在手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惜好景不长,徐虎积劳成疾,重病去世,我不甘心,头脑一热,将自己的根系塞进他的身体里,用我的阴气滋养他的身体。”

    她说到这里,我都明白了,原来她是为了救徐虎。

    “这都是命,有些事注定强求不得。”我安慰她。

    她低头,沉默不语。

    从她说完那些话后,她的身形开始变淡,就在我以为她就要散去的时候,她突然抬头,严肃的说:“千万不要随意打开那扇生门。”

    “为啥?”我急忙追问。

    她摇摇头,“我不敢说。”

    话落,她彻底散开,一股植物的清香在房间内弥漫开来。

    我怔怔的看着刚才那扇门出现的地方,脑子里一团乱麻,那扇门不是已经别关死了吗?

    刚才怎么又突然打开了?

    楚絮为啥会从那扇门里出来?

    无数疑问涌上心头,对我来说,这扇生门越来越神秘,而且我对它还有种莫名的惧怕。

    ……

    楚絮的尸体的确很有用,许余年整夜整夜的站在西屋窗前,三四天大的功夫就恢复不少,已经能跟杨三爷打成平手。

    我很满意,想要自己去试试,饶夜炀知道后,黑着脸把我拽到钱医生家,从他的身体里出来,把我困在房间里……

    我被他撩拨的眼泪都留下来的时候,余光看见地上钱医生的身体,房间内的旖旎瞬间消散。

    “你给我老实睡觉。”我冷着脸说。

    饶夜炀抿唇,把我搂在怀里,“你自己别动楚絮尸体的心思,知道么?”

    我想着床下还有个能喘气但没有神智的人盯着我,头皮都要炸了,敷衍的点点头,拼命往他怀里缩。

    这么诡异的场景,饶夜炀不但毫不在意,还在苦口婆心的劝我,到底是见过世面的鬼!

    “若是你的身体提前腐烂,你就只能跟我当对鬼夫妻了,你不是不想死么?”他说。

    我抱着他的胳膊,叠生应道:“好好好,我不打她的主意了,赶紧睡觉吧。”

    嘴里嚷着睡觉,可是我是真的睡不着,死死抱着饶夜炀睁眼到天亮,然后无精打采的顶着熊猫眼去了学校。

    还倒霉催的在校门口碰见了杜涛。

    没等我俩打招呼,路边突然停下一辆车,一个男人窜到我跟前,着急的说:“玲玲出事了。”

    我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这男的是姜玲玲的哥哥姜大伟。

    “她咋了?”我问。

    他拽着我往车上走,“我也说不清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杜涛也跟着钻进车里。

    姜大伟着急带我去看姜玲玲,也没在意,带着我和杜涛去了他家。

    一个多月前,我才见到姜玲玲父母,那时他们看着还挺有精神,可现在两个人都一脸疲惫,脸上的皱纹翻了倍。

    我进门的时候,姜玲玲的父亲沉默的坐在轮椅上抽烟,她母亲坐在沙发上抹泪。

    “晓晓,你可算是来了,你快来看看玲玲。”姜玲玲的母亲看见我,仿佛看见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双手颤抖的抓住我的胳膊,把我领进主卧。

    姜玲玲躺在床上,嘴唇干裂,脸色蜡黄,胸膛还有起伏,胳膊上插着输液针头。

    “三天前,玲玲突然一睡不醒,换了好几家医院也不管用。”姜玲玲母亲说。

    姜大伟跟着进来,“我们也请看脏的人给看过,都没啥效果。”

    看来他们是真没法子了,这才去找我。

    “她的魂被勾走了。”我肯定的说。

    虽说我吃了楚絮的心头血,彻底变成死人,但也有好处,我的眼睛比以前好使了。

    看见姜玲玲的第一眼,我就看出她浑身无一丝魂气,呼吸微弱,看着像是安稳的睡着,实际上是被人强行剥离了魂魄。

    “能找回来吗?”姜玲玲母亲问。

    这我还真不知道,想了想,我又把周轩叫了过来。

    他仔细查看姜玲玲的情况,脸色凝重,“我能试试,不过有件事我得事先说清楚,姜玲玲是被勾走了魂魄,不过她不是被迫的,而是自愿,若是被迫的话,在魂魄离体的那一刻就该断气了。”

    姜玲玲的母亲一听,嗷的一声哭了,扑到姜玲玲身上捶她,“你真是要逼死我啊。”

    趁着周轩准备叫魂,我把姜大伟拉到一边,小声问:“到底怎么回事?”.九九^九)(.^

    最近这段时间我和姜玲玲几乎没碰上面,她经常不来上课,即使来也是匆匆离开,我问过她一次,当时她说家里有事。

    “她看上个男人,非要跟男的结婚,我们都不同意,因为这事天天吵架,后来她偷偷从学校里搬出来,住进那男的家里,我们知道后就去把她抓了回来。”

    姜大伟拧眉说:“而且从头到尾那男的没露面,都是我妹一个人跟家里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