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52章 他们有金符!
    原来他们带着杜涛,不是让他领路,而是把他当成引诱楚絮的诱饵。

    杜涛反应过来,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凑到周轩身后,“你们别打我的主意啊。”

    “本来我们是打算让杜涛当诱饵,不过现在有你们两个在,自然用不着他。”曲朝露笑着说:“不可否认,你们两个确实有点本事,可我们三个是修道之人,能唤鬼仆,你们只是普通人,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我没把她这话放在心上,她要真是像她说的那样,根本不用费这么大劲来跟我谈判。

    我沉思半晌,稍稍放下防备的姿态,问她:“你知道那个女魑魉身受重伤,难道你们之前交手过?”

    不能让她知道我跟楚絮相识。

    曲朝露点头,“不止交手过,她还杀了我们一个兄弟。”

    我看向周轩,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

    “女魑魉的确少见,不如去看看?”周轩道。

    “行。”我应道。

    曲朝露只是说我们几个合作去取楚絮的心头血,却没说心头血到底是给谁,言外之意就是凭本事拿,谁拿到就是谁的。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看着年龄最小的曲朝露竟然是这三个人中的主事人,她说跟我们合作,曲朝阳和图图不但没有反对,隐隐还以她为首。

    “我们跟女魑魉交手是三天前,当时她逃入鬼林之后就不知所踪,我们找了她许久都没有结果,后来听说她需要人气儿来恢复伤势,这才想到了找活人当诱饵。”曲朝露说。

    言外之意,他们只知道楚絮藏在林子里,并不知道她具体在啥地方。

    “江阴那么多活人,你们怎么就盯上我了?”杜涛拽着周轩的袖子,郁闷的问。

    曲朝露笑的神秘,曲朝阳轻咳一声,也在忍着笑。

    图图嗔了他一眼,“因为你的运势比较衰,很有可能遇到出门遇鬼这种事。”

    “呃……”杜涛被笑的脸色涨红,懊恼的挠挠头。

    我真是没想到他们盯上杜涛,竟然还是因为他的倒霉命。

    曲朝露说他们找不到楚絮的具体位置,周轩本来想动手,我看出他的想法,不动声色的拦住了他。

    他们三个可是修道之人,怎么可能找不到,这么说无非是想试探我们。

    我耐着性子跟他们在林子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图图沉不住气了,仰头跟曲朝阳娇嗔道:“我好累,咱们快点找到她,然后离开这里好不好?”

    说着,她捂着脸,神情懊恼:“要是熬夜不睡觉的话,明天又要起痘痘了。”

    她这么一说,曲朝阳就露出心疼的神色,有些责备的看向曲朝露。

    曲朝露暗暗观察我和周轩,犹豫好半天,猛地一拍大腿,“看我这记性,这次出门的时候,师父特地教我怎么去找女魑魉,我刚才都忘了这事。”

    我扯扯嘴角,看着他们三个演。

    杜涛有气无力的斜靠在树上,“你想起来就好,赶紧把那个女魑魉找出来吧,我这担惊受怕的,生怕她突然跳出来咬死我。”

    曲朝露笑着点头,支使着曲朝阳把包里的供品摆好,在地上挖出个土坑,等会烧纸用。

    “土坑挖深点,今晚上有风,别让火星子跳出来,要是引发山火可就麻烦了。”杜涛担忧道。

    准备好供品和香烛,曲朝露从兜里拿出一张叠成三角的黄纸,等她展开,我双眼倏地瞪大。

    她手里拿着的竟然是张金符!

    曲朝露盘腿坐在土坑前,目光在杜涛和曲朝阳之间走了一圈,最后停在曲朝阳身上,“哥,你给我滴血。”

    曲朝阳毫不犹豫的咬破食指,往她手心挤了滴血。

    我害怕金符,特地远远的坐着,这更方便我观察这三个人,看了会,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曲朝阳纵使不赞成曲朝阳的决定,也不会反对,但图图一对他抱怨,他就会责怪曲朝露;而图图外表柔弱可怜,一直在跟曲朝阳撒娇,当曲朝露拿出那张金符的时候,眼中却满是嫉恨。

    我摩挲着下巴,缓缓笑了,看来这三个人也不是铁板一块。

    曲朝露把香烛点着,又往土坑里烧了几张纸钱,随后把掌心的血抹在金符上,闭眼快速的念着。ぷ999小@説首發 .999.Θ .999.Θ⿱

    我注意到一缕淡红的气从金符中飘出来,盘旋在曲朝露的眉心前方,在火光的映照下,她的眉心逐渐浮现出一点血红。

    或许这就是曲朝阳和图图不敢反抗她的原因。

    我的心提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她的眉心,在确定那只是一个红点,而不是一条魂线之后,我吁出口气。

    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身体里也有魂线。

    “晓晓,那些供品和香烛是给女魑魉的吗?”杜涛凑到我身边,小声问。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满眼好奇的看着曲朝露,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不是,供品和香烛是给附近的孤魂的,她在林子里使用符咒,就是在别人的地方动武,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给他们上供,就是跟他们通个气,让他们别来捣乱。”我解释说。

    杜涛恍然大悟,“我记得以前你也这样做过。”

    我点头,给他打预防针,“我们能做,你可不能。”

    按照他这倒霉的体质,他要是跑到荒郊野岭搞这个,没准会引来啥厉鬼。

    “在那里!”曲朝阳突然喊了声,右手一扬,手上的鞭子啪的一声,甩在去找右后方的树干上。

    树干震动,从里面传出一声惨叫,曲朝阳又是一鞭子下去,楚絮树干中跌出来。

    我怕定睛一看,她已经不是徐倩那副样子,变成黑色触须缠绕的模样,而且缠绕在一起的触须很是干瘪,她每动一下就有触须断裂,而且断裂的触须无法复原。

    她居然伤的这么重!

    曲朝露睁开眼,大喝一声:“破!”

    直接将金符向后推去,金符轰的一声烧了起来,我甚至能听见火苗噼里啪啦的响,带着破空之势,砸到楚絮身上。

    楚絮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腹部被烧出来个大洞。

    她靠着树干,虚弱的看向我,嘴巴动了两下,无声的说了两字:“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