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46章 我找到你了
    我被吓的一激灵,下意识往后跑,总感觉有股阴风往我脖颈子里吹。

    跑到地下室门口,我谨慎回头,就看见男孩蹲在供桌下,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方向。

    看似在看我,我却觉得他在看我身后。

    我后背一寒,僵着脖子扭头,却啥都没看见。

    “你……”刚想去问男孩到底看见啥了,他就大声说:“尊使大人离开了。”

    说完,他跳起来,脸上露出雀跃的神情,深深地看我一眼,化成一道黑烟钻进地下。

    男孩离开后,周围的腐臭气更加重,我被熏得有点喘不过来气,也不敢再在这里多留,只能离开。

    我从地下室跑上来,就看见一道黑影从实验楼里窜出去,等我追出去,那道黑影已经看不见了。

    “晓晓,你可算是出来了。”周轩拿着桃木剑跑过来,打量我一番,看我没事,松了口气。

    我盯着黑影离开的方向,心想这离开的黑影会不会就是男孩口中的尊使大人?他难道就是埋在江阴的人?

    “你怎么了?”周轩担忧道、

    我心里越来越不踏实,“刚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鬼跑出去?”

    他摇头,“没有,我一直进不去实验楼,无奈之下只能找江阴的修道之人借了法器过来,正要试试管不管用,你就从里面出来了。”

    我看了眼他手上的桃木剑,默默挪开点,这法器给我的感觉不大舒服。

    周轩注意到这一点,忙着把法器收起来,“我是地下记录在册的度阴人,不怕这个,你没有走这道程序,害怕这个也正常。”

    我嗯了声,扭头往实验楼里看,一缕缕鬼气从窗户散开。

    我又大着胆子去了趟地下室,发现里面满了废旧桌椅,地上积了一层水,有些木头都给跑烂了。

    地下室门口满是脚印,我和周轩的鞋上也都是泥。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诡异至极的实验楼已经恢复正常。

    周轩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咽口唾沫,把我遇见的那男孩的事跟他说了,末了叹气说:“我一直以为是去了顶层,其实咱们是来了地下室,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楼道里看看,肯定是一个脚印都没有。”

    周轩不信我的话,还真的去看,结果楼道上还真没有脚印。

    “这怎么可能?”周轩脸上都是冷汗。

    从实验楼出来,我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从我和周轩踏进实验楼开始,我们两个就已经被人捏在手心里,幕后之人要杀我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不过那人费劲心思把我引进去,却只让我哎地下室看见个牌位?

    我百思不得其解,带着满腹疑惑回到红楼,把实验楼里的事情说给几只鬼听,他们也是没个头绪。

    “许余年,你当了那么久的土地爷,咋问啥都不知道?”我埋怨说。

    他苦笑说:“你要是问我别的,我兴许知道,可关于埋在江阴的那位……我是真不知道,也不敢知道,所以那些年我才避居石河子。”

    他还宽慰我说:“这不是没出事么,行了,快去休息吧。”

    我白他一眼,郁闷的上了楼,饶夜炀给我找的这几个鬼根本不顶事。

    在楼上坐了会,我始终觉得事情不对,想着下楼再跟许余年几人商量商量,刚走下楼梯就听见西屋有说话声。

    我放缓呼吸,在手心画了一张符,压住身上的人气儿,贴着墙走近些。

    “你真不打算跟她说实话?尊使牌位一倒,饶夜炀就要回来了,她为了饶夜炀哭了那么多次,要是知道他能回来,肯定很高兴。”寓言不解道。

    许余年说:“不能,你们知道尊使大人跟饶夜炀是什么关系么?牌位倒,尊使大人也压不住了,她是破坏了饶夜炀的计划,我早就说该拦着她,不能让她往实验楼跑,现在好了,饶夜炀白白装死一回。”

    许余年说完,屋里安静下来,好半天都没动静,我怕被他们发现,赶紧回到楼上。

    牌位倒下,饶夜炀就从实验楼里出来了?这又跟尊使有啥关系?

    听了墙角,我反而更糊涂了。

    “算了,我啥都不知道,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还不如直接去问他们。”

    我正要往楼下走,手机突然响了,听见对方声音才认出来是钱医生,他说钱淼淼今晚表现的很怪异,像是又被缠上了,让我赶紧去看看。

    “别是实验楼里的冤魂跑出去,找上钱淼淼了吧?”想到这,我坐不住了,拿上包就往钱医生家里去。

    要是能抓到个实验楼的冤魂,没准还能问出啥来,许余年他们随时都能审问,反正跑不了。

    我匆忙赶到钱医生家门口,没等敲门,钱医生就从里面把门打开。

    大晚上的,他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裤,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有系上,隐约能看见他的锁骨,带着金框眼镜,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目光透着股邪气,着实有些斯文败类的意思。

    “请进。”他侧身道。

    我踟蹰不前,有点不敢进,总觉得他跟上次见面很不一样。

    “啊,放开我。”钱淼淼的尖叫声突然从卧室传来,我怕她出事,下意识进了屋。

    在我进屋的同时,钱医生就把门关上,同时摁灭屋里的灯,反手把我摁在门板上,低头凝着我,眼神很……深情?

    我去,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想干啥?”我挣不开他的束缚,急出了一身冷汗。

    他嘴角缓缓勾起,食指在我下巴上摩挲,“拼死也要找我,嗯?”

    这不是饶夜炀的声音么?

    我惊骇抬头,“仙家?”

    “嗯。”他应了声,摘掉眼睛,钱医生翻着白眼摔倒在地,白衣黑裤的饶夜炀站在我跟前。

    我心中大喜,直接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红着眼睛问:“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他搂住我,在我额头上亲了下,“我就在实验楼,你不是一直在里面找我么?”

    我把脸埋进他怀里,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我找到你了。”

    他在我背上轻拍着,“对,你找到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