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43章 失去控制
    周轩追上我,迟疑道:“你今天看着有些暴躁,发生什么事了?”

    居然被他看出来了。

    我叹口气,伸手使劲的揉了把脸,“今天逼死我爷的黄皮子来找我,说是要把我的身体夺走,给她的女儿使用。”

    说到这,我扭头冲周轩笑了,“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体里还有个小黄皮子的魂魄。”

    一跟周轩说这事,我的思绪就有些飘,脑子里不断闪过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中连连苦笑,其实真正困扰我的何止这一件。

    饶夜炀失踪,不知死活;我爷的坟地被挖,有人在用七日祭找他的魂魄;老黄皮子要杀我,无面女鬼却要救我……

    这几件事就跟迷雾一样,把我困在其中,找不到原因。

    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刚从村里出来那会,身边处处是危险,我却不知该如何自卫。

    而实验楼是我目前唯一知道,可能与饶夜炀失踪有关的线索,所以我现在闯入实验楼,不是意气用事,是我只能这样。

    否则我就只能等。

    听我这么说,周轩脸上没有任何惊讶,扶了扶眼镜,“我知道,你刚进入江阴,我就注意到了你,当时就调查过。”

    他顿了顿,说:“你的过去很容易查到,似乎有人刻意把这些事情展露出来。”

    刻意?

    我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能这么容易被人查到,就说明无论是我爷还是饶夜炀都没有替我遮挡过。

    他们是想让人知道我这活死人的身份。

    说话的功夫,我和周轩已经走到五楼,站在五楼的教室前,我努力压下心中的紧张,说:“你有没有觉得潮湿味越来越大?”

    我们两个明明是往楼上走,可空气中的潮气却在加重,让我有种我们是在往地下室走的错觉。

    “的确是更加潮了。”周轩从兜里摸出渡阴令牌,谨慎的打量着周围,“咱俩进来也有十来分钟了,白裙女人一次都没出现。”

    我也注意到了,上次我们过来的时候,白裙女人每隔五六分钟就要跳一次楼,今天她却消失了。

    “先去六楼把那对情侣带出去再说、”我说。

    实验楼里的鬼物肯定不少,真要动起手来不好预料结果,所以我想着先把那对情侣送出去。

    我刚要转身,五楼教室里突然哗啦一声。

    我皱眉,里面的玻璃碎了?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教室里响起一声声女人的哀求,听着有气无力的,像是要不行了。

    周轩脸色一沉,直接进了教室,“这是刚才进来的女学生的声音。”

    女学生不是去了顶层?

    我察觉事情有异,想要拦住周轩却慢了一步,而他进了教室之后,我喊了他好几声都没反应,我只能跟着他进去。

    走进教室,我不由得哆嗦了下,跟上次进来不同,现在教室里的课桌上都是血,四面的墙壁上也是喷溅的血液,看得我心跳加速。

    “她在前面。”周轩指着最前头的一排座椅说。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坐在前面的座椅上,头发披散着。

    由于她佝偻着腰,头发也长,我看不清她的衣服,只能看见她的脑袋。

    周轩快步走到她旁边,“同学,你没事吧?”

    女生浑身一颤,好半天才迟钝的摇头。

    周轩伸手把她扶起来,边往门口走边说:“你别怕,我这就送你出去。”

    女生低着头,头发完全把脸遮住了,我看不清她的脸,不过她的衣服上都是血,估摸是被吓傻了。

    在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想扶她,却被她避开。

    我也借此看清了她的手腕,遍布黑斑,离得近了身上还有股臭味。

    我心里咯噔一下,眼瞅着周轩扶着她就要走出门口了,我忙着去拉周轩,谁知还没等我的手碰到周轩,他就猛地把那个女人推开,反手薅住我的衣服,几乎是拖着我往门口狂奔。

    被推开的女人撞在课桌上,身体里发出咔擦一声响,腰部肉也可见被撞的凹进去一块,可这女人竟然跟不知道疼的似的,就那么靠在课桌上,缓缓抬头。

    看清她的脸,我倒吸口凉气,她右边脸完全摔烂了,左半边脸也有伤,五官却还在,能很清楚的看出来这就是昨天不断跳楼的白裙女人。

    眼前的她早已不见昨天的木讷,死死地盯着我们,眼中满是怨恨。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破!”

    周轩突然大喝一声,我往他那边一看,他拿着渡阴令牌对着门口,嘴里正快速的念叨着,可渡阴令牌却毫无反应。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俩刚才跑了半天还没到门口。

    “别念了。”我停下,在周轩的胳膊上拍了下,“估摸是控制实验楼的那东西耍的手段。”

    那东西放开了对白裙女人的控制,这才使得她阴气暴涨,变成这般模样。

    这么一想,那东西以前似乎也做了好事,把惨死的困在这里看似绝了他们的轮回路,实际上是将他们控制住,没让他们变成厉鬼去害人。

    周轩装起渡阴令牌,把我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白裙女人。

    她缓缓站直身体,眼中带着彻骨的恨意,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怒吼声,五指大张,沾满黑泥的指甲在夜色中泛着锋利的光,朝我们冲过来。

    一看她这样,我就明白了,这女人正处于被怨恨控制,失去理智的阶段,还没有彻底变成厉鬼,在这种状态下她只会凭借本能却解决一切让她感觉到威胁的东西。

    而眼前她明显是冲着我来的。

    我攥起拳头,刚要把周轩扒拉开,就见他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枚拴着红绳的桃木衣扣,直接抽在白裙女人的摔烂的半边脸上。

    “啊!”白裙女人惨叫一声,要去抓周轩,他径直上前,一把抓住白裙女人的胳膊,顺势将衣扣扣在她的眉心。

    白裙女人浑身颤抖,黑气不断的从她的眉心溢出,脸也开始变得正常。

    我惊讶的盯着周轩,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扣?

    就在白裙女人快要变正常时,她猛地瞪大眼镜,肩膀诡异的向上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