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40章 进入实验楼
    我坐不住了,叫上寓言和杨三爷就往实验楼去。

    寓言噘着嘴,抱怨说:“你带上我也没用,我又不会打架。”

    “我也没指望你替我打架,人多比较有底气。”我说。

    他凑到我身边,小声问:“那等下要是有异常,我就跑了哦。”

    我皮笑肉不笑,“你敢丢下我试试。”

    “那你这不就是让我去帮你打架。”他撇撇嘴。

    我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现在饶夜炀不在,本就到了该你出手的时候。”

    他幽怨瞅我一眼,挪到杨三爷身边,不搭理我了。

    我笑了笑,我确实没指望寓言能挡在我前头,带他过来只是因为他在老图书馆那块地方待了很多年,要真是发生危险,他或许知道一些破解之法。

    我在废旧实验楼下的花池旁找到周轩,他指着花池前的空地说:“就在这里。”

    我过去一看,地上还真有一行血字:让石晓晓来见我。

    “那个跳楼的女鬼呢?”我问。

    刚说完,眼前闪过一道白影,紧接着砰地一声闷响,像是一摊肉砸在地上。

    一个身穿白裙的女人正好摔在那行血字上,手脚都向内扭曲,像是被人给折断了。

    还没等我惊讶,白裙女人竟然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手脚扭曲着往楼上走,她神情呆滞,双眼就是个血窟窿,没有眼珠。

    我看着她一步一步走上楼,发现她虽然眼睛看不见,却能准确无误的走进实验楼里。

    我和周轩都没说话,死死地盯着实验楼五楼,十来分钟后,白裙女人再次出现玻璃后,上半身向外倾斜,双手却死死地扒着窗框,像是正在被人往外推,僵持几秒,白裙女人再次跌出窗户,摔在那行字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过了会,她又爬起来,进入实验楼。

    “我在这站了半个小时,她已经跳了四次,而且她似乎只是机械的重复跳楼的动作,从我面前经过毫无反应。”周轩说。

    这个白裙女人跟中学生一样,都感觉不到周围的情况。

    中学生是机缘巧合,进入了钱淼淼的身体,而这白裙女人显然没有中学生的运气,只能在这不断的重复跳楼。

    我深吸口气,往实验楼里走,“进去看看。”

    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我怎么着也得进去瞧瞧。

    杨三爷劝我说:“你真要进去?万一地上的那行血字是周轩自己写的呢?”

    “不是他写的,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每当白裙女人砸在那行血字上,血字的颜色就会加深。”我说。

    寓言附和道:“会加深。”

    杨三爷叹息一声,“进入后要小心。”

    说话的功夫,周轩已经打开实验楼的大门,我们几个走进实验楼。

    实验楼是个老楼,正对着门口是楼梯,左右各有一间大教室,几年没人进来,地板上都是灰尘,空气里有股腐朽的味儿。

    一楼两间教室的门都开着,里面是阶梯式的课桌,黑板上还有写到一半的公式。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面很暗?”杨三爷揉了下眼睛,迟疑道:“我总觉得眼前雾蒙蒙的,看不清东西。”

    寓言点头,“我也觉得暗,感觉眼前有层薄纱,看不清东西。”

    我看向周轩,“你有没有事?”

    “没,我能看清东西。”他回道。

    我想了想,跟杨三爷和寓言说:“你们去外面等我。”

    他们嘴里说着不愿意进来,可真要让他们走,俩人反而不放心了,最后还是我坚持让他们出去,他们这才离开。

    周轩说:“他们两个是真的看不见还是装的?”

    “应该是真的,两个人的眼神看着不对劲,再说实验楼里本来就诡异,他们离开更好、”我回道。

    无论是白裙女人还是中学生鬼魂,在实验楼里的时候,都无法感知外界的情况,很有可能这里头有专门克制鬼怪的东西。

    周轩没再说啥,在前头领着我往楼上走,我俩刚走到楼梯前,我就听见身后咯吱一声,吓得我心头一颤,连忙回头。

    “咋啥都没有?是我听岔了?”我小声说。

    周轩摇头,“你没听错,的确有声音。”

    我仔细看了一圈,最后视线停在右边的教室门上,那扇教师门似乎被人推开了些,门把手上还有个手印。

    难道实验楼里还有其他人?

    我和周轩对视一眼,一同走到右边教室门口,教室里空无一人,但门把手上却真真实实出现个巴掌印。

    为了保险,周轩还把左边教室和一楼洗手间都看了一遍。

    “没有人。“他脸色凝重,说话的时候还在警惕的盯着周围。

    我又看了眼门把手上的手印,压下心中的惊慌,“先上楼。”

    这次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特地往右边教室看了眼,教室门没有再动。

    算了,先去找那个白裙女人。

    我和周轩没有再去别的楼层,直接上了五楼,正好碰上白裙女人站在窗户后。

    她上半身向外倾斜,双手死死地扒着窗框,脸上满是绝望和惊慌,几秒后跌出窗外。

    这女人绝对是被人推出窗户的。

    “实验楼有人跳过楼吗?”我问周轩。

    “没听说。”周轩说。

    我心里有了底,这个白裙女人恐怕跟那中学生一样,在别处死亡,死后莫名其妙来到这里。

    “这一层只有一间教室。”周轩突然说:“从楼梯上来,正对着教室的门,进门后右转才是课桌和讲台,对应着楼下几层的右边教室,那原本位于左边的教室……”

    他停住话头,转身走到门外,伸手在楼梯左边的墙上摸。

    我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原本位于左边的教室被封死了。

    “墙很结实,砸都不一定砸的开。”他说。

    我们两个说话的时候,白裙女人又上来了,拖着扭曲的手脚,一步一步往教室里挪。

    在她经过我们的时候,明显加快了步子,进入教室后又恢复正常速度。

    “她怕这堵墙。”我肯定的说。

    在楼下,她摔在我和周轩面前都没啥反应,所以她刚才刻意加快不步伐肯定是因为这堵墙。

    这墙里到底封着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