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37章 芯子换了
    “听着挺邪乎。”我小心翼翼的把棺材上的纸灰擦掉,心里有些不以为意。

    不就是墓主人上供七天,给足了面子,要是墓主人不肯低头,那就只能来硬的。

    我撇撇嘴,对七日祭不咋感兴趣,更好奇的是进行七日祭的人是谁,他有没有找到我爷?

    寓言说:“七日祭听着稀疏平常,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进行七日祭的,而且据我所知,到现在还能进行七日祭的只剩下一个家族,很不巧的是那个家族的继承人在这一代也是渡阴人,还是能直接跟地下联系的渡阴人。”

    我动作一顿,诧异道:“直接跟地下联系?”

    “对,普通修道之人招魂其实是不合规矩的,只不过地下不管这样的小事罢了,而那个家族进行七日祭招魂却是经过地下同意,或者说这是地下给他们家族的特权。”

    寓言定定的看着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九九^九)(.^

    我双眼一亮,整个人都有些兴奋,“他们是给地下做事的,若是能抓到他们,我就能打探出关于地下的具体情况。”

    他倒吸口凉气,往后退了几步,跟我拉开距离,“你疯了吗?他们能直接跟地下联系,你去找他们不就是撞到枪口上?”

    “你错了,就算是我不主动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我指着坟地说。

    我爷的坟地都给挖成这样,那些人八成是知道我和我爷的事了。

    寓言脸色变换,最后颓然叹息:“我真是跟错人了,跟着你就不会有太平日子。”

    我把坟地填好,领着寓言往回走,“你跟我说说那个家族的事,知己知彼才有胜算。”

    “我听一些老鬼说那个家族很神秘,族人甚至没有统一姓氏,平常就是隐藏在普通人里,只要他们不表明身份,别人是无法发现他们。”寓言说。

    他这么一说,我对这个家族更感兴趣了。

    那人已经用过七日祭,无论是见没见到我爷都该离开了,也就没必要迁坟,我跟村长说明坟地已经被我填好,也没必要迁坟,收拾好东西就连夜去了县城,赶凌晨的火车回了江阴。

    回了一趟村,也不够时间出去打工了,我让杜涛给我留意着看脏的活计,就没再出红楼。

    “你不着急么?饶夜炀一离开,你身边这些鬼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许余年双手抱胸,倚靠着门,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我边刷剧边说:“我着急能咋样?给你抓那些作恶的鬼,你会吃吗?”

    许余年猛地站直身体,阴沉着脸:“此举有违天道,我疯了才会去食鬼。”

    “这不就得了,那我能做的就只能按时给你们供奉。”

    我看着屏幕上的男女主甜蜜,思绪却越飘越远,许余年也是活了挺长时间的老鬼,对食鬼之事这么排斥和恐惧,可饶夜炀从一开始就让我给他找恶鬼来吃,迅速增强实力。

    他为啥会被逼到这份上?

    按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会绝人后路的恶人,只要他还有别的选择,他肯定会把那些恶鬼送入地下,让他们去承受该有的惩罚。

    我捂着心口,更加心疼他了。

    “你的伤又开始疼了?”许余年不知道我心里的弯弯绕绕,只以为我是胸口的伤复发了。

    我顺着他的话点头,“是有点难受,不严重,我有点纳闷,我这伤口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长不好?”

    “你这伤口永远都长不好。”许余年叹口气,回了西屋。

    假期最后一天,杜涛给我打了电话,听着很兴奋,“晓晓,我终于给你接了个活,还是咱们学校的,你要不要来看看?”

    “啥活?”我问,自从寓言和周轩跟我说明学校的情况后,我就有点怕学校里的活计,万一跟地下埋着的那棺材有关,可就难办了。

    杜涛愣了下,歉意道:“我……我没细问,这几天没啥那样的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我一高兴就替你答应了。”

    我连忙说:“没事,我去看看,要是不好处置再拒绝就是了。”

    他也是为了帮我,我不能怨他。

    我简单收拾了下就往外走,走到大门口,看见寓言站在东屋的窗户后头看我。

    跟我的目光对上,寓言呲牙笑了,“我充满善意的提醒你,那个叫杜涛的男学生运道很差,你让他给你找活容易摊上事,还有我想吃桃子了,你顺道买两个。”

    说完,他就关上了窗户,生怕我拒绝似的。

    我被他说的心里突突直跳,杜涛确实是个倒霉鬼,让他帮我找活的事得重新谋划。

    我跟杜涛约在操场见面,我到了才发现他身边还站着个陌生男人。

    这人穿着一身西装,平头,身材高大,打扮的一丝不苟,更像个社会精英,不像是我们学校里的学生。

    杜涛介绍说:“晓晓,这是康复医院的钱医生,他妹妹钱淼淼也在咱们学校上大学,最近有些不正常,钱医生这才找到我。”

    钱医生对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淼淼从小性子跳脱,这几天却乖的很,每天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排斥来学校,开始我以为是她在学校遇见了无法解决的事情,可经过我两天的观察,我怀疑她不是淼淼。”

    “能具体说说吗?”我问。

    他捏了下眉心,掩住眼中的疲惫,“这几天她性格大变不说,就是一些细微的习惯动作都发生了变化,白天她离开房间后,她的房间里还会发出怪异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呼救,可里里外外的都检查过,她房间里没有人。”

    我犹豫道:“所以你是怀疑你妹妹被缠上了?”

    他摇头,肯定的说:“不是被缠上,而是现在回家的这个人不是淼淼,我在医院精神科工作,淼淼又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我不可能认错,她不是我妹妹。”

    钱淼淼换了个芯子?

    我想到楚絮,难道钱淼淼也跟徐倩一样,本身已经死了,身体被鬼怪霸占?

    要真是这样的话,占了钱淼淼身体的会不会是跟楚絮一同上来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