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16章 周轩的算计
    我防备起来,他不是要发狂吧?

    “谢谢你。”一滴鲜血从他的眼中里流出来,他嘴角翘起,笑着说:“这些年,我见过许多人,你是第一个斩钉截铁的跟我说我想要报仇没错,他们罪有应得的人。”

    鲜血落地,在地上溅起一朵血花,而后缓缓消散。

    他变成跳楼前的模样,摔烂的身体恢复正常,腼腆的笑着,说:“其实错的不光是他们,我也有错,我错在太懦弱,如果当初我能反抗,事情不会变成那样。”

    我第一次遇见这么讲道理的鬼,竟然还会自我反省。

    “现在我心愿已经了结,我就要走了,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他虽然看着可怕,我看得出来,他并不想伤害你。”说完这话,眼镜男逐渐消失。

    我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或许眼镜男的心愿不是报仇,而是想要听别人说,那些人做错了,即使他杀死那几个人,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这个鬼还真是特别。

    他临走之前说有人在这等我,那人应该是许余年。

    我在心里给自己做了会心理建设,走进宿舍,灯骤然熄灭,身穿红衣的许余年站在阳台上。首发 .. ..

    他扶手站在楼顶横栏后,仰头看着空中惨白的弯月,端的是一副深沉寂寥的姿态。

    “许余年?”

    我远远地站着,轻声喊她。

    半晌,他笑着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见你喊我的名字。”

    他这么一说,我就确定他是把我当成别人了。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我也不敢直接说我不是,不然他发起狂来直接弄死我。

    饶夜炀临走之前还特地跟我说,遇上许余年就往家跑,结果我一听杜涛失踪就把这事忘了,傻不拉几的扎进他的陷阱里。

    “我很抱歉之前烧掉你的尸身,影响你升迁。”为了活着出去,我拿出自己最真诚的姿态。

    他摆摆手,满不在意的说:“不过是具皮囊罢了,无妨。”

    我眨巴眨巴眼睛,他咋一点都不在意?

    “我给你的渡阴令牌还在么?”他问我。

    “在。”我更加紧张了,他不是因为我挖了他的坟来找我报仇,那他来找我的真正目的是啥?

    他伸手指着楼下,说:“萤烛之光始终无法照亮地下无边的黑暗,我小心谨慎修行千年,最终也不过是一场痴梦。”

    我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伸脖子顺着他的手往楼下看了眼,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他是说鬼魂去的那个地下太黑暗,他满腔抱负没法施展。

    “额……其实在咱们这里也挺好,只要不犯事,自由自在的,没有约束。”我顺着他的话说。

    他转身,缓缓笑了,“这话有道理,不过我更想选择第三条路。”

    我紧张的手心都是汗,“啥路?”

    他双臂展开,从他脚下盘旋起一阵阴风,吹得他的红色袍子猎猎作响,“我很想揉碎那些黑暗,这条路很难,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去,他这是疯了吧。

    我再也不想跟他废话,掏出一把符纸胡乱的扔出去,扭头就跑。

    他动作奇快,眨眼的功夫就拽住了我的衣领,“拿了我的魂血和渡阴令牌,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我急得不行,心一横,攥起拳头,纹身暴起,转身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放屁,我啥时候拿你的魂血了?”

    凡是我吃过的魂血,我都记得,我根本没吃过他的魂血。

    他也不躲,挨了我一拳之后竟然笑的更开心了,食指在我的眉心点了下,挑眉笑道:“咱们成亲那晚,我亲自放进你的身体里,你难道忘了?”

    我一怔,想起我在石河子见到他的第一晚,他确实往我眉心放了个东西,饶夜炀因为这事还跟我闹脾气,好几天没给我好脸色看。

    说起这个我更生气了,还要打他,他握住我的手腕,淡淡道:“你不想知道你的同伴如今在何处?”

    “你把他们弄到啥地方去了?”我冷着脸问。

    他在我肩膀上轻拍几下,“杜涛还在他的宿舍睡觉,至于那个周轩么……”

    他冲我挑眉,笑容里充满了恶趣味:“他很有意思,你跟我来。”

    我被他笑的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周轩肯定是倒霉了,毕竟我无数次在饶夜炀的脸上看见这样的笑容。

    他领着我回到杜涛的宿舍门口,伸手推开门,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我捏着鼻子往里一看,宿舍里的摆设完全变了。

    床铺和桌椅消失,只剩下个空荡荡的房间,原本阳台的位置变成一堵墙,宿舍右边的墙上反而多了个窗户。

    这不是红楼二层的场景么?

    一阵哒哒的高跟鞋声响起,房间内凭空出现一个女人,我看着女人的脸,总觉得熟悉,过了会才意识到这是周轩的前女友,红楼的红衣女鬼。

    她走到正对着我的墙前,小心翼翼的摆上一个牌位,然后抱膝蹲在灵位前,眼中闪过无助。

    片刻后,周轩从窗户跳进来,兴奋的问:“牌位求来了吗?”

    红印女鬼嗯了声,有些不确定的问:“真的要这么做吗?”

    周轩走到她跟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你难道不想我活着吗?你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如果不这么做,我没法继续活着。”

    “可是……”红衣女鬼内疚的说:“可是高冉是无辜的,我知道她看上了你,但是她从来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滨河县那个看事仙姑特地跟我说,这是以命换命,要是让高冉来供奉这牌位的话,我们就是变相谋杀。”

    周轩在她额头亲了下,叹气说:“我知道,可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还有许多事没做,我不能死。”

    红衣女鬼靠着他的肩膀,低头不语。

    周轩揽着她的腰,劝她说:“是我让你骗高冉,她以命换命,换的也是我的命,所有的罪孽都是我的,我一个人担。”

    “你别这么说。”红衣女鬼低泣道。

    他们两个人无声的拥抱片刻,周轩离开,红衣女鬼看着墙角的牌位,最终用刀子划破自己的手腕,将伤口对着牌位,鲜血把牌位浸染。

    看到这,我倒吸口凉气,当初周轩计划的竟然是用高冉的命来让自己活!

    “看够了吗?”

    楼梯的灯突然亮了,眼前的场景消失,周轩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