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02章 棺材
    周轩扭头看我,“愣着干什么?你画的镇煞符呢?”

    “啊?”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连忙掏出两张符纸拍在两个鬼的额头上。

    我特意看了眼周轩手上的令牌,就是一块普通木头,怎么看都没那个喜服男人给我的高级,

    我那个还镶着银边呢。

    周轩瞥我一眼,把令牌收了起来。

    我轻哼了声。

    杜涛把屋里的蜡烛点着,看清两鬼的样子,我吃了一惊。

    这不是我那天晚上在山上见到的那对姐妹吗?

    当时她们还拉着杜涛几人喝酒来着。

    “你们怎么在这?”我皱眉问。

    镜子外的女鬼说:“我们就是在这死的,一直都在这。”首发 .. ..

    “那昨晚住在这房间里的女学生是你们害死的?”我冷声问。

    女鬼有些心虚,“我是好心,那个女学生长得挺好看,可跟她在一起的男的不安好心,我就是想要让她看清那男生的真面目,是她自己受不了,崩溃了。”

    “对,不关我们的事,她当时情绪激动,要杀了那个男的,我们也是好心,怕她摊上事,就把他们的魂魄互换了,想着这么一来,在活人看来就是那男的自杀,谁知道她竟然被吓跑了。”镜子里的女鬼委屈的看我一眼。

    她的身形要比外面的女鬼虚,应该是受了重伤。

    “就像昨天,我也是想要帮你,你明明想要杀他,不想跟着他,我来帮你,你不领情就罢了,还让其他的鬼来杀我,你知道那个鬼下手有多狠不?要不是我们姐妹逃得快,当场就被那女鬼撕了。”

    我诧异不已,“我让鬼来杀你?”

    她说的应该昨天镜子里凭空出现的那只手,按她的意思,那手的主人是个很厉害的鬼。

    可我除了饶夜炀之外,不认识其他的厉鬼。

    “你们认识?”周轩打量着我。

    我回过神来,看了眼发懵的杜涛,把那晚上山看花田却碰到鬼娶亲的事说了一遍,不过我没提喜服男鬼跟我单独说话的事,重点强调杜涛他们几个吃了鬼宴上的东西。

    杜涛听的脸色煞白,哆嗦着问:“鬼宴上的东西都是什么?”

    周轩露出同情的表情,“我听别人提起过,鬼宴上的大多是蛇虫鼠蚁,一般人都是赴鬼宴的时候被鬼迷了眼,会觉得那些东西是大鱼大肉。”

    镜子外的女鬼说:“我们公子娶亲那天可都是准备的新鲜的虫蚁。”

    我竟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骄傲。

    杜涛听后,二话没说,捂着嘴跑进洗手间。

    “你们公子是谁?现在何处?”周轩问。

    “公子已经成正果,现在去地下了,我们姐妹两个跟随公子多年,公子一直教导我们要乐于助人,积阴德。”女鬼疑惑道:“为何我们帮人,你这个渡阴人却要抓我们姐妹?”

    我试探着问:“那你们以前帮过人吗?”

    两鬼都说没有。

    “以前这些事都是公子在做,他需要阴德。”镜子里的女鬼说。

    搞来搞去,这事就是一场乌龙,只是可怜高冉遭罪了。

    周轩再次拿出令牌,说:“既然你们口中的公子已经离开,你们也无需在此流连。”

    话落,他咬破指尖,往令牌上抹了一滴血,从令牌里再次发出一道白光,照向镜子,镜面后出现一条路,弯弯曲曲不见头,而道路两边黑沉沉的。

    “不行,公子交代我们要给他守墓,你不能……”不能两个鬼惊慌的喊完,已经被吸到了小路上,贴在她们身上的符纸飘落在地。

    周轩抹掉令牌上的血迹,小路消失,镜面恢复如初。

    “那是啥?”我问。

    他淡淡道:“阴间路。”

    我听的打了个哆嗦,转而想起我兜里的令牌,也不知道我这个该咋用。

    这边刚把两个女鬼送走,杜涛也吐完了从洗手间出来,叹道:“高冉还这是倒霉,摊上这两个不着调的女鬼。”

    周轩却是摇头,说:“即便没有这两个女鬼,高冉也会出事,她早晚都能发现吴立阳的真面目,现在只是初动情就已经接受不了,等她用情深了,只会更受伤,难保不会做出偏激的事。“

    听他这么说,我忍不住骂道:“吴立阳看着人模人样的,真不是个东西。”

    杜涛赞同的点头,“可不是,我跟他认识那么久,都没发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周轩意味深长的看向我,“知人知面不知心,就像有些人你觉得已经跟她知根知底了,谁知道她竟然还背着你偷偷养了一只鬼。”

    说到这,他顿了下,沉着脸说:“你养那么多鬼,就不怕被反噬?”

    我一阵无语,“把那女鬼打伤的了厉鬼不是我养的。”

    我到现在也搞不懂为啥那女鬼会那么说。

    周轩冷哼一声,招呼着杜涛上山,两人还借了铁锨。

    “你们要去挖坟?”我追上去,担忧道:“就会这么大摇大摆的上去,不会出事吧?”

    周轩回道:“不会,这家度假村的老板早就找过我,说山上不干净,夜里山上总是传来欢声笑语,可等人上去,却什么都看不着,我当时没法过来,这次正好把这鬼窝端了。”

    我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喜服男鬼是这里的土地,如今他离开了,山上那些孤魂野鬼没了约束,保不准以后出啥事,趁机解决了也好。

    上山后,周轩先是点了一根香,还在香上抹了滴血,本来烧出来的烟是往上升的,可等他抹上血后,烟竟然往动飘,最后悬在东边一棵桃树旁。

    周轩说:“看来那两个女鬼口中的公子真的已经成了正果,竟然敢把自己的尸体埋在桃树下。”

    说完,周轩和杜涛脱下外套,抡着膀子开干,等他们把桃树下的棺材挖出来,我大吃一惊。

    这棺材外面描龙镶玉,富贵无比。

    周轩的神情越来越冷,动作利落的撬开棺材盖子,棺材里没有任何臭味,躺在里面的尸体虽然已经腐烂成一副白骨,却也被收拾的很干净,还穿着绸衣服。

    那喜服男鬼还挺讲究。

    “必须把尸骨火化掉。”周轩脸色凝重,手指都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