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79章 死人了!
    “你确定?”我惊道。

    “嗯,我刚才特地跟我表哥问的。”杜涛犹豫了下,说:“我始终觉得,我表哥不是迷路,他是故意开车去胡石村的。”

    要真是这样,似乎这些事就串了起来。

    可是串起这一切的线是啥呢?

    大晚上的,杜涛也没久留,说完正事就走了。

    我满腹心事的进了西屋,给饶夜炀和光头小孩都点了根香,想不通周轩去胡石村的目的。

    他口口声声跟我说不管朵朵的事,却又把我给叫了过去,还花大价钱从村长嘴里问出事情真相,偷摸报了警。

    从滨河县到胡石村有三四个小时车程,警方是天黑后才到,那他下午三四点就已经报警了。

    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目的。

    “你在想周轩?”光头小孩不知道啥时候出来了,蹲在我身前问。

    “嗯,他有问题。”我说。

    光头小孩摸着下巴,摇头晃脑的说了句:“他……深不可测。”

    我吃了一惊,“你看出啥来了?”

    “就因为我看不出来,才说他深不可测。”他淡淡道。

    这逻辑很对。

    “对了,你之前不是要让我和仙家帮你干件事,是啥?”我好奇地问。

    他打量我几眼,叹气说:“现在跟你说了也没用,你这么弱。”

    我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竟然连他也嫌弃我。

    光头小孩挥挥衣袖,钻进玉珠里了。

    我看了眼饶夜炀的牌位,跟他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备受打击的回楼上睡觉。

    刚闭上眼,腰上猛地一沉,我被饶夜炀掐着腰搂到怀里。

    “我真那么弱?”我郁闷的问。

    他在我背上轻拍两下,没说话。

    我缩进他怀里,重重的叹口气,摩挲着胳膊上的纹身,思绪飘远。

    饶夜炀和光头小孩都嫌弃我,是我真的不顶事还是他们需要我去做的事太艰难?

    或许两者都有吧。

    我还得去找我爷和孙灵婆,搞清楚他们养鬼的事,这么一想,我现在确实不行。

    明天要抽时间多描几张符纸,最好把记下几张符纸的画法,这样就不用每次都那么被动。

    “晓晓……”饶夜炀轻声喊我。

    我回过神来,仰头看他,“咋了?”

    “若是……将来我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旁,你能否照顾好自己?”他问。

    我心里一沉,揪着他的袖子,“你要走了?”

    他敛起眼中的复杂,温柔的笑了起来,在我耳边暧昧道:“我怎么会走?好不容易能抱着你睡觉。”

    我被他说的一脸发烫,嗔了他一眼,气恼道:“又瞎说,快睡觉。”

    夜里,我做了个梦。

    饶夜炀一手禁锢着我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在我身上游走,我感觉自己喘出去的气都是热的。

    他眉眼含笑,目光温柔,耐心的哄着我,直到我们两个赤裸相见。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在我脸上轻啄着,我羞涩的看着他,就在我以为要进行最后一步时,他突然叹口气,摇头道:“你太弱了,破铜烂铁。”

    “……”这啥玩意?

    我羞愤交加,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晓晓……”

    右手被握住,我听见了饶夜炀的声音。

    我睁开眼,愣愣的看着饶夜炀,半天回不过来神来。

    “做噩梦了?”他担忧道。

    我抽回手,摸了下身上,发现自己还穿着衣服。

    我是被打击成啥样,居然做了那么个梦。

    “没。”我敷衍了句,看着也五点多了,一骨碌滚下床,跑去洗漱做饭。

    在家描了几张符纸揣到兜里,我才骑着破自行车去了学校。

    自从饶夜炀脱离石像的束缚后,他就没再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他说我需要有自己的空间,才能跟朋友愉快的交流相处。

    我听着挺感动,原来他看出来我想交朋友了。

    有他在身边确实不方便,很多女生话题当着他面说,总有种莫名的羞耻感。

    上午只有一节公共课,宿舍长生病请假,我和姜玲玲坐在最后一排,小声说话。

    “晓晓,我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姜玲玲说。

    “哪里不一样?”我不解的问。

    她想了想,挠头道:“我也说不清,就感觉你有时候像个普通女孩,可有时候你的眼神却很深沉,就那种看着我们笑闹,离我们很远的感觉。”

    我揉揉眼睛,插科打诨道:“你是不是上次吓坏了?我这小眼睛,还能看出深沉来?”

    “那也比我的大。”她撇嘴说。

    “你干什么?我说了分手,你缠着我干什么?”本来安静坐在我身后的女生突然站起来,一脸怒气的对着旁边的男生大喊。

    我吓了一跳,挺佩服这姐妹,老师还在前头讲课呢。

    男生脸色涨红,瞥了眼讲台上愣住的老师,小声劝道:“我没缠着你,我……”

    女生情绪很激动,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你都追到我班上来了,还没缠着我?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是要逼死我吗?”

    说话的功夫,女生已经退到了窗户边。

    这教室在六楼,为了通风,窗户开了一半,女生正好站在打开的那半窗户前。

    老师急出了汗,喊了声安静,就往过跑。

    女生呼吸急促,厌恶的看着男生,自顾自的大喊大叫:“你就是想要逼死我……”

    她上身往窗外仰,我离得近,立即伸手去抓她,眼瞅着我就要抓到她的胳膊了,她像是被人从背后拽了一下,直接跌出了窗户。

    好好一个人就在我眼前跌下楼,我直接给吓傻了。

    教室里一片混乱,老师跑过来把我拉到一边,让学生不要靠近窗户,然后打电话报警。

    那男生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哭着说:“我就是担心她身体,给来送药,我没纠缠她。”

    好不容易从宿舍死人的阴影里走出来,又亲眼撞见跳楼,姜玲玲被吓病了,幸亏她家就是江阴的,晚上家人就过来把她接走了。

    我想着女生跳楼前的模样,总觉得她这楼跳的反常。

    在女生跳楼后的第二天晚上,那男生通过杜涛找上了我。

    他很憔悴,红着眼睛跟我说:“我怀疑宣美是被逼着跳楼的。”

    说着,他拿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