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78章 牌位里爬出来的女人
    胡石村也供奉姻缘娘娘?

    为此,我特地找机会见了朵朵奶奶,因为我们帮了朵朵,老人没骂我。

    “奶奶,昨天看见你在坟前哭,那是谁的坟?”我问。

    老太太先骂了两句脏话,才说:“是刘全友的,他上个月出了车祸,一家子全都死了,脏玩意,活该他断子绝孙。”

    我了然,跟老人说了会别的,装作不经意的提起了池塘里头的姻缘娘娘牌位,“姻缘娘娘管用吗?”

    “你问这干什么?”她扫我一眼,说。

    我露出一脸羞涩的笑,“要是有用,我也想求一求,我还没谈过呢。”

    她脸色一沉,抓着我的胳膊,低声说:“你别供奉那个,容易出事。”

    “出啥事?我听说建国前,咱这可多人供奉姻缘娘娘了。”我纳闷道。

    “那会供奉姻缘娘娘的人咋样了,我不知道,可从我懂事开始,凡是我知道的供奉姻缘娘娘的人家都出事了,离婚都是好的,还有女人把男人杀了的事,这样的事多了,我们村的人才不敢供奉姻缘娘娘了,村长把村里的姻缘娘娘牌位都扔到了池塘里。”

    提到池塘,老太太抹着泪骂道:“那群不要脸的,还敢往池塘里扔东西,都是我没本事,你别看朵朵腿动不了,可她手巧着呢,都会给我缝衣服,平日里有好吃的也给我留着,倒是我那些儿子女儿的,都嫌我老,拖累他们,见到我都没个好脸色。”

    我安慰老太太几句,看她情绪稳定了,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她家。

    这几年姻缘娘娘不管用了?

    想起学校里的传闻,我总觉得姻缘娘娘这事很怪异,像有人故意把姻缘娘娘的种种问题怼到我脸前。

    仔细回想,我本来是在找鬼眼,如果不是刘彤意外死亡,我不会知道姻缘娘娘,而刘彤是被……高冉骗去红楼祭拜姻缘娘娘。

    红楼里没有姻缘娘娘的牌位,或许红楼女鬼根本没有供奉姻缘娘娘,她是在供奉别的。

    而我在红楼里找到了周轩的牌位,难道她是在供奉周轩?

    我倒吸口凉气,过了会懊恼的捶头。

    我真是太蠢了,当时在捉到红楼女鬼之后,就应该连夜盘问她的,现在倒好,她已经离开,谁都不知道她在里头干了啥。

    “走了。”周轩把车开到我跟前。

    杜涛已经醒了,就是精神不好,有气无力的靠着窗户,他跟徐明伟三人挤在后座,特地给我空出了副驾驶座。

    路上,我好奇的问:“你们是咋跑到胡石村来的?”

    杜涛指了指周轩,嘲笑他说:“我哥非说我们三个驾龄短,夜里开车不安全,非要自己开,他车开的不错就是不识路,一路偏到了胡石村。”

    我意味深长的看了周轩一眼,靠着车窗,没再说话。

    周轩跟饶夜炀一个德行,不想说的话无论怎么逼问,都不会说。

    折腾这么一回,杜涛他们也没心思去度假村了,我们几个直接回到了学校。

    周轩把我们送到校门口,下车时正好碰见高冉和吴立阳手牵手从学校里出来。

    吴立阳过来跟杜涛三人说话,高冉就站在远处冲我们点点头。

    我找到停在校门口的破自行车,“我先走了。”

    杜涛正在跟吴立阳吹嘘在胡石村遇见的事,忙里偷闲应了声,反倒是周轩走过来,笑着道谢说:“这次的事麻烦你了。”

    说完,还拍拍我的肩膀。

    我敷衍两句,骑着自行车吱吱呀呀的走了。

    回到红楼,我把饶夜炀叫出来,“仙家,周轩有问题。”

    饶夜炀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没接我的话茬,反而没头没脑的来了句:“又有事上门了。”

    “啥事?”我急忙问。

    他睨我一眼,“你早晚会知道。”

    这死鬼怎么总是说话说一半呢?

    我心里生气,脸上却挂了笑,坐到他旁边,抱着他的胳膊,掐着嗓子说:“仙家,你就告诉我呗。”

    他的目光倏地暗沉,猛的翻身压上来,轻笑道:“跟我撒娇?”

    我的脸有点烫,猛地反应过来刚才的话挺羞耻,可说都说出口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伸手揽着他的脖子,更加卖力:“说嘛。”

    他低头,在我耳垂轻吮一下,话语里暗含警告:“石晓晓,你想清楚跟我撒娇的后果,想当我的女人了,嗯?”

    凭良心讲,以我的条件来说,生活里是绝对找不到他这么出色的男人。

    我竟鬼使神差的想要点头,还没等行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吓得一激灵,如梦初醒,连忙推开他。

    他不满的看了眼手机,黑着脸坐到一旁。

    是杜涛给我打的电话,问我怎么搬家了,搬去什么地方了。

    “我在红楼。”我说。

    他沉默半晌,艰难道:“你等我,我过去找你。”

    十来分钟后,杜涛匆匆赶来,看着满屋子的粉色墙纸嘴角直抽抽,“你还挺有少女心。”

    “这是房东布置的,你来找我有啥事?”我问他。

    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正好挨着饶夜炀,搓着胳膊说:“你这屋真冷。”

    你挨着个鬼呢,当然冷。

    杜涛还没收拾,身上还有池塘的水臭味,饶夜炀无语的看他一眼,自己进了西屋。

    “找我有事?”我又问了一遍。

    “我是故意中邪的。”杜涛说,“昨天夜里,我本来是去村子外面撒……解决生理需求,糊里糊涂的走到了池塘边,就看见一个小女孩坐在池塘边哭,我就过去问她怎么回事……”.九九^九)(.^

    他掏出根烟,叼在嘴里,说:“那个小女孩就是朵朵,她把她经历的事告诉了我,我当时很生气,虽然已经意识到她不是人了,还是答应她要带她走,她骑在我脖子上,跟我说了很多事,其中就有关于姻缘娘娘的。”

    他似乎有些紧张,把烟点着抽了口,“朵朵说他们村里原来供奉的姻缘娘娘是坏的,胡石村的村长把牌位扔到池塘里,她曾经看见一个女人从牌位里爬出来,浑身煞气,满目怨恨。”

    姻缘娘娘果然有问题。

    杜涛接着说:“回来的路上,我偶然想起一件事,琪琪的老家好像是胡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