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67章 滨河县的悬案
    我刚从学校回到家,杜涛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已经跟人解释清楚了,也没让人知道我会看脏,让我放心。

    没说我是看脏的,那他解释的?

    晚上十点多,宿舍长私聊我,我才知道杜涛是咋说的。

    他说自己在追我,看我穿的寒酸,觉得是我村里来的没见过世面,就想着用钱诱惑我,但是我没接受,还把他骂了一顿。

    总之,就是贬低自己来拔高我的形象。

    我都替杜涛担心,他这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晓晓,之前是我们误会你了,以后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吧,别跟刘彤交往了,她这人很奇怪。”宿舍长给我发了段语音。

    我听后忍不住皱眉,应下了,跟宿舍长道谢后问她:“刘彤咋奇怪了?”

    “她看着开朗,其实心眼特别小,嫉妒心重,咱宿舍谁的衣服比她漂亮,用的化妆品比她好,她就不高兴,不会给那人好脸色,还出去编排那人的坏话。”

    说到这,宿舍长顿了下,改成打字:“昨天咱宿舍有人说了句姜玲玲比她长得好,让她听见了,夜里我起来上厕所,低头就看见她站在姜玲玲床前,盯着姜玲玲的脸,听见上铺有动静,她瞥了我一眼,目光阴鸷,吓得我差点尿床上。”

    “先说到这,宿舍熄灯了,明天记得一起吃饭。”宿舍长最后说。

    这……宿舍长说的是刘彤?

    我看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

    “看来缠上刘彤的是食妒鬼。”饶夜炀从石像里出来,揽着我坐下,“鬼眼养的这些东西以人的七情六欲为食,它们能把人的某一种情绪放大,是人深陷而不自知。”

    “不自知?可周轩就知道了。”我说。

    “他是个特例。”饶夜炀说。

    我顺势靠在他肩膀上,嘀咕说:“那我明天晚上去找刘彤,还是尽快把她身上的食妒鬼给弄死才好。”

    饶夜炀说鬼眼已经盯上我,会主动来找我,也不知道啥时候找过来。

    我计划的挺好,谁知道刘彤第二天中午竟被人发现在宿舍溺死了。

    那会我刚跟宿舍的几个人吃完饭,正打算跟她们一块会宿舍午休,开学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在宿舍睡过觉,中午都是找个空教室凑合着趴一会。

    姜玲玲着急上厕所,就先跑了回去,我跟宿舍长在后面慢悠悠的走,我们俩刚走到宿舍门外就听见屋里一声尖叫。

    我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跑进去。

    姜玲玲站在阳台卫生间门口,直愣愣的看着卫生间里,啊啊的叫,嗓子都喊劈了。

    我过去一看,头皮瞬间炸了。

    刘彤盘腿坐在洗手间的地上,她前面摆着个小马扎,上头放着一脸盆水,脑袋泡在水里,一动不动。

    在她的脖子上,赫然是一只血手印,就像有人从上往下掐着她脖子一样。

    这是正常人看见的情景,而我是活死人,还能看见她身上那层淡淡的鬼气。

    “陈雪,快去找宿管老师。”我跟宿舍长喊。

    她转头往楼下跑。

    我捂住姜玲玲的眼睛,拖着她离开阳台。

    姜玲玲吓得全身发软,跌坐在门口,一边哆嗦一边哭。

    “仙家,那个食妒鬼还在吗?”我在心里问。

    饶夜炀难得严肃起来,“没在,她不是被食妒鬼害死的。”

    我也觉得不是,那只血手印可不是食妒鬼能搞出来的。

    “刘彤到底干了啥?”我疑惑道,不仅被食妒鬼缠上,还不明不白的被溺死在脸盆里。

    宿管老师匆匆赶来,往卫生间看了眼,吓得没差点坐地上,反应过来后急忙疏散学生,通知校领导,报警。

    我们跟刘彤一个宿舍,又是发现她遇害的人,被带到宿管老师的宿舍,先跟校领导说了一遍事情经过,然后又做了笔录。

    刘彤上午逃课,但早上还活蹦乱跳的去食堂吃了早饭,而我们三个一直在老老实实的上课,嫌疑就被排除。

    宿舍被警方封锁,学校紧急给我们调换了宿舍,等我们重新安顿好,天都黑了。

    饶夜炀跟着我,我没法跟姜玲玲她们一块睡宿舍,安慰她们两句,就骑自行车离开了学校。

    路上,饶夜炀石像里出来,坐到后车座上,晃悠着一双长腿,看着颇为悠闲,满意的说:“她死的这般瘆人,你竟然没害怕。”

    我抿唇,把自行车骑进道旁的胡同里,靠墙停好,我抱着胳膊蹲到墙角的黑暗里。

    许是因为自己是活死人,我下意识觉得黑暗能给我安全感。

    一直憋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仙家,你说我要是昨天就把刘彤身上的食欲鬼解决掉,她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我揪着衣服,眼泪越掉越凶,心里特别后悔。

    要是我没存坏心思,昨晚就动手,刘彤说不定就不会出事。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讨厌刘彤,可我完全可以正大光明跟她吵,甚至打她一顿。

    小时候,我打不过村里的大孩子,就曾经跟我爷说让他招鬼去吓唬他们,给我出气,那次我爷很生气,差点打了我,说干我们这行的就算做不到心善无私,也不能存了这样的歪心思。

    “我不该动了这样的歪心思。”我哽咽说:“我觉得自己就是帮凶。”

    “什么帮凶啊?”胡同垃圾堆旁的纸壳子堆里钻出来个人,还拿着个手电,往我这边照了下,惊讶道:“哟,是你这丫头啊,你不是在鑫源小区吗?跑这干啥来了?”

    我循声看去,说话的竟然是在鑫源小区车库里睡觉的流浪汉,我第一次去车库是他把我拽出来,还讹了我五百块钱。

    我往旁边挪了挪,不想理他。

    他凑到我跟前,“看你骑个破自行车是不是最近挺缺钱?我这有个活,咱俩一块去干?只要成了酬金对半分,至少能挣五千。”

    我吸了吸鼻子,对那五千块有点动心。

    流浪汉嘿嘿的笑了两声,“你听说过脸盆溺死案么?”

    我心里一沉,警惕起来,摇摇头。

    “滨河县曾经出过一桩悬案,一个月内死了三个人,都是坐在浴室里,头埋在脸盆里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