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62章 戏中戏
    这也不难。

    我暗暗把步骤记下,心想往后再招阴就不用他教我了。

    买上供品纸钱,画好符纸,晚上八点多,我来到图书馆外头。

    “咋这么多人?”我皱眉问。

    不光是孙文斌和杜涛来了,还有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孙文斌介绍说:“这是我兄弟赵路,他也是怡然的好朋友,也想见见怡然。”

    我一阵无语,这几个人是把招魂当成生病探视了吗?

    我不同意,孙文斌却坚持要让赵路上去,气得我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最后我们四人进了老图书馆。

    走到三楼,我把供品摆在桌子上,孙文斌站在洗手间外,表情变幻不定。

    赵路靠在墙边,双手抱胸,笑容轻佻,跟我说:“不是要招魂么?赶紧的,我还要回去打游戏。”

    那感觉像是在看猴戏。

    真想把他们踹出去。

    我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意,把供品摆好。更新最快 /../

    杜涛很上道,特地替我扫出来一片空地,方便烧纸钱。

    我让孙文斌站在供品旁,“等我把符纸点着的死后,你就喊方怡然的名字。”

    他点头。

    我蹲在地上,先烧了一把纸钱,然后才从兜里掏出招阴符点着。

    “怡然,怡然……”

    孙文斌很配合,开始喊方怡然,侧身看着赵路身后的窗户。

    喊了七八声,从窗外刮进来一阵风,孙文斌双眼猛地瞪大,死死地咬着牙,肩膀耸起,迈着僵硬的步子朝着窗户走。

    我狐疑的盯着他,屋里没有鬼气,方怡然根本没有回来,他这是要干啥?

    “你……”我想上前叫住他,杜涛却拽住我躲到桌子后,示意我往前看。

    “哈哈哈,斌子,你这是给我表演鬼上身吗?”赵路大笑着说。

    孙文斌不为所动,仍旧迈着僵硬的步子往那边,喉咙里发出一阵呼哧呼哧的声音,再开口的时候竟然变成一道女声:“赵路,你还我命来。”

    我吃了一惊,这不是方怡然的声音吗?

    他是咋做到的?

    装的跟真鬼上身似的。

    赵路的笑容有些僵硬,站直身体,“孙文斌,你他娘的少给老子装神弄鬼,方怡然的尸体都烂了,能回来才怪。”

    可随着孙文斌靠近,赵路也开始紧张起来,小步的往后退。

    正当这时,身后突然刮过来一阵阴风,杜涛闷哼一声,栽到地上。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即攥紧拳头,扭头朝后打。

    中途,胳膊被抬头发缠住,方怡然满是苍白的脸出现在我跟前。

    她眼中没有丝毫恨意,满是祈求,“求你,帮帮我。”

    说着,她的眉心出现一滴血珠,她一晃头,血珠四散,溅到我眼睛里。

    我耳边嗡的一声,脑袋里出现一幅幅陌生的画面,那些画面绕着我转,画上的人也动了起来。

    我这才看清原来画上的人是方怡然。

    她穿着碎花连衣裙,正在洗手间洗手,这时冲进来一个带着口罩和帽子的男人,发疯似的撕她的衣服。

    她拼命的叫喊,甚至是砸碎了洗手台上的镜子,却没人进来。

    挣扎中,她扯掉了男人的口罩,露出了男人的脸。

    竟是赵路!

    赵路表情狰狞,双眼布满血丝,冲她摊开右手。

    在赵路的右手心竟然有一只眼睛,此时那只眼睛目光阴邪,盯着方怡然的身体。

    方怡然被吓傻了。

    赵路狞笑着扑过去,肆意妄为。

    完事后,贾老师推门进来,冲赵路使了个眼色,赵路冷笑着躲进隔间里。

    贾老师砸吧着嘴,将方怡然仔细瞧了个遍,开始大声叱骂她,说她不知廉耻,在图书馆干那事,还不如跳楼死了算了。

    方怡然愣愣的看了眼贾老师,就那么光着身体站起来,直愣愣的跑向窗边。

    在她跳下的那一刻,画面戛然而止,我下意识的甩甩头。

    方怡然指着孙文斌,哭求说:“救救他。”

    我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孙文斌已经把赵路逼到窗前。

    赵路靠着窗户,害怕的大喊:“别过来,滚开!”

    可他放在身侧的右手已经展开,手心的眼睛轻蔑的看着孙文斌。

    “孙文斌,回来。”我喊了声,急忙往过跑。

    赵路动作一顿,看向我,神情逐渐变得狰狞,一脚踢在孙文斌的肚子上。

    孙文斌退后几步,袖子里手机掉了出来,还在用方怡然的声音播放那段“还我命来”的音频。

    赵路讥讽道:“孙文斌,你这鬼上身演的是真不错,要不是她喊停,我还真想再跟你玩玩。“

    孙文斌捂着肚子,不可置信道:“你什么时候看穿的?”

    “你当我是贾超那胆小鬼么?让你装神弄鬼的吓唬一顿就跳楼了,我可是有第三只眼的男人。”赵路抬头挺胸,把右手冲向我们。

    孙文斌跟那只眼睛一对上,就翻着白眼倒地不起,身体还时不时地抽搐一下。

    赵路扭头,三只眼睛轻蔑的看着我,跟我放狠话:“不过是个看脏的,竟然敢管我的事,识相的就滚出江阴市,这里的事不是你能插手的。”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中二的人。

    “你手上有眼睛,那你肯定知道那个成型的鬼眼在啥地方。”我攥紧拳头,朝他走过去。

    居然这么容易就能找到鬼眼的线索。

    赵路脸色阴沉,晃着右手,“你疯了吗?没看见我手上的眼睛吗?”

    我要的就是那只眼睛。

    我没跟他废话,抡着拳头,专挑他右手揍。

    当我打到那只眼睛的时候,赵路的嘴里发出婴儿的啼哭。

    赵路似乎很怕我的胳膊,被我砸了几下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他掌心的眼睛也流出了血泪,看着窗外,哇哇大哭。

    “想通风报信?”

    饶夜炀从石像里出来,血线瞬间结成蛛网把他捆上,然后伸手冲着赵路掌心的眼睛一抓,一团黑气被他抓了出来。

    赵路连声惨叫都没发出来,直接疼晕了。

    饶夜炀把玩着那团黑气,问我:“知道这是什么吗?”

    “还没成型的鬼眼?”我试探着说。

    他摇头,“这是食欲鬼,鬼眼看人心,看得就是人的七情六欲,食欲鬼以恶欲为食,最终会被鬼眼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