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33章 我要扔掉石像!
    “你胡说!我爷才不是这样。”我嚷道。

    卢东来摆摆手,“得了,你不信我也不跟你争,我之所以过来是想当面问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你现在这情况一步踏错就回不了头。”

    “不愿意。”我毫不犹豫的说,就冲他说我爷的坏话,我就不想搭理他。

    他瞪我一眼,“跟石三根一样蠢。”

    说完,他甩袖离开。

    糟了,他把鬼婴拿走了。

    我反应过来,忙着往外追,可跑到大门外一瞅,已经看不着卢东来的影子。

    饶夜炀从石像里出来,遗憾道:“可惜,我本想把那鬼婴给吃了。”

    我叹口气,“我还打算从鬼婴嘴里问出点啥来。”

    他被红纸墙后,而我妈的尸体被封在红纸墙里,他没准知道谁干的。

    “从他嘴里问不出来有用的消息。”饶夜炀说:“鬼婴年纪小,只是寻常三四岁小孩的智商,而且他现在还处在失智阶段,分不出好坏。”

    我诧异的看向饶夜炀,“失智?”

    他关上院门,搂着我往屋里走:“能从孤魂野鬼到厉鬼的都怨气极强,在这过程中会有一段时间丧失神志,鬼婴和李家宝媳妇都处在这阶段,他们不会分辨善恶黑白,凡是让他们受到威胁的都会被缠上,不论对方是人还是鬼,这阶段的鬼好操控也最危险。”

    “所以鬼婴缠上我、李家宝媳妇在卫生间也要杀我,是因为我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我问。

    饶夜炀食指卷着我的头发玩,“对。”

    我攥住他的手腕,问:“可是,为啥他们会感受到威胁?”

    不是我瞧不起自己,我就这么个啥都不会的人,我能让那么厉害的鬼感受到威胁?

    饶夜炀摩挲着我的下巴,目光幽深,看不出喜怒:“你不用借住任何外物就能看见他们,打到他们,你天生就是鬼魂的克星。”

    看见他露出这种神情,我心中警铃大作,却还按奈不住好奇继续问。

    “那……那我也克你吗?”..()

    他勾起嘴角,低头在我唇角亲了下,“当然,你是我一辈子的克星,我舍不得杀你,只好把你留在身边。”

    这话听着正常,可他的语气实在是暧昧,让人不得不往歪处想。

    我尬笑两声,低头无语的翻白眼,心想他还真是会做戏,动不动就占我便宜,其实我要是真惹了他,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弄死我。

    从小没妈,我爸也不在家,我爷对我再好,我也知道自己跟其他孩子不一样,早就会看人脸色了。

    回屋后,饶夜炀就钻回石像修养,我躺在床上,思考着后头该咋办。

    现在鬼婴被收服,悬在我头上的那把刀算是没了,后面我就得想法子让饶夜炀教我点保命的本事,然后去调查我爷和我妈的事。

    至于卢东来,在不确定他是好是坏之前,还是以静制动,他要真是有目的接近我,肯定还得来找我。

    我寻思着日子终于安稳了,第二天发生的事就让我开始心慌,我觉得有人要杀我。

    早上,孙大勇给我打电话,说是有一家在找人看脏,问我愿不愿意过去。

    “那家的事不严重,就是家里小孩总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还跟他爸妈说家里有个姐姐陪他玩。”孙大勇说:“那家人曾经有个女儿,七岁的时候得病没了,他们就想着找人看看,要真是他们死去的女儿,就好好给送走。”

    饶夜炀一向都是生吞厉鬼,可从来没送走过。

    我正犹豫的时候,石像里钻出一根血丝来,缠上我的脖子,紧接着后脑勺一凉,我开始说话:“今晚过去,把地点发给我。”

    这是饶夜炀在控制我。

    “哎,这就发。”孙大勇应道。

    挂了电话,那根血丝缩回石像里,后脑勺的凉意消失,我急忙把石像扔到床上,“你想去就跟我说,咋还这么搞呢?”

    他这一出让我心中十分不安,同时也意识到在他面前,我不占任何优势,完全被他操控在手里。

    等了好半天,饶夜炀也没回答我。

    我双手缓缓收紧,呼吸急促,心里有个疯狂的想法,现在黄皮子不杀我了,鬼婴也被卢东来给收走,即使失去饶夜炀的庇护,我也能活。

    今天看脏就是个机会,他离不开石像,我要是把石像意外丢了,就应该能摆脱他。

    我越想越觉得可行。

    晚上七点多,孙大勇把我送到需要看脏的那家。

    我们过去的时候,家里只有母亲和孩子,母亲叫吴凤霞。

    我觉得她是个讲究的女人,即使穿着睡衣拖鞋,依然画着精致的妆。

    “吴大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晓晓,别看她年纪小,本事是真的好。”孙大勇热络的说:“你知道李家宝的事吧?就是晓晓给解决的。”

    吴凤霞把我们迎进门,边倒水边说:“听说了,能把李家宝的事给解决还真是厉害。”

    说到这,她顿了下,苦笑道:“我真是没办法了,小虎从小就这样,爱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我带他去医院检查,医生都说没问题,就是个正常孩子,眼看着就要上小学,我实在是没办法,就逼着问他,最后他才说是跟姐姐玩。”

    跟孙大勇说的差不多,我心里有了数,“我能去看看小虎吗?”

    吴凤霞推开次卧的门,“就在里面。”

    我往里看,小虎正低头坐在床脚。

    “小虎,这个姐姐想进来跟你玩,可以吗?”吴凤霞很尊重小虎,笑着征询他的意见。

    小虎抬头看过来,好半天才点头。

    我捏着背包,瞥见窗户开着,心里有了计划,等趁着饶夜炀送小鬼的功夫,我就把石像扔到楼下去,然后趁机逃跑。

    我拿出石像,笑着走到小虎跟前,“小虎,能告诉我,你一直在跟谁说话吗?”

    小虎脸色泛白,嘴角颤抖,瘪着嘴像是要哭了。

    是我吓到他了?

    我努力让自己笑的更加和蔼,“别怕,姐姐不会伤害你。”

    好嘛,这话说完,他直接掉起了眼泪,浑身抖个不停,明明怕极了却不敢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