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离落三千 > 156章布阵
    “在下道家,不知道友如何称呼?”道家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笑道。

    贯凶一怔,他体型壮硕,强大的雕身往眼前一站,很有些凶悍的样子。

    不过一看到他雕头之上的尖角,让道家忍俊不禁,一下子就变成了憨实模样。

    “我叫贯凶。”他瓮声瓮气道。

    “哦!原来是贯凶道友,久仰久仰。”道家抱拳道。

    “不敢。”

    “不知道兄境界几何,道侣几何啊?”

    贯凶人性化的一呆,他不知道道家所问何意?

    “我境界几何,道友不用知道,等会自有见教。”贯凶实实在在的答道,“不过这道侣之事,哪有几何之说,哼。”

    临了冷哼一声,灵族一般忠贞不二,从来没有几个道侣的说法,显然对道家莫名的问话比较反感。

    “你们费什么话,还不开始。”

    观看的众灵嚷道。

    “嘿嘿,在下倒是有几个,让道友一观。”

    道家言罢,祭出一个长颈玉瓶,不是三千给他的“美人瓶”是什么。

    随着他的念动,瓶中飞出几个**的美人,朱唇轻起,嗲嗲声中飞向贯凶,似乎要迷惑于他。

    “嘘…”

    众灵嘘声一片,没想到道家的神通这般龌蹉。刚才被琲月和三千打出来的对人族的好感,一下子被败了干净。

    小离眼神古怪,这小子祭练玉中子的法器,就不能将龌蹉的东西也祭练了,真是色心不死。一旁的三千不动不语,倒是小舞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而琲月直接“呸”了一声,显然对道家有些失望。

    **美人密语低吟,吐气温润,想要勾起贯凶之欲望。

    显然道家找错了对象,贯凶微怒,丈余大的翅羽一挥,烈风将这些美人一击溃散。

    “傻雕,真是不懂怜香惜玉。”道家低声道,他好像是有心一试玉中子这法器的用途,不过贯凶不吃这一套。

    道家收起玉瓶,才正色的看向自己的这位对手。

    “道兄,我们换个比法,你意下如何?”道家问道。

    “哼,不管换什么比斗,我都不会输给你。”贯凶自负道。

    “好,稍等。”

    道家说完,跑下场中,来到一众灵族之前开始借东西。

    “道兄,你这灵羽不错,能不能借几片。”

    “不借。”

    “你这鳞片不错,能不能…”

    “不借。”

    他行为诡异,众灵看不出他到底要干什么?不过他借物之事,没有一个灵族愿意,自身的材质,说借就能借的吗?道家失望至极。

    只有小离心中一动,这小子莫不是要摆什么阵法不成,是想着借着这次机会,试一试灵族材质摆出的阵法威力几何吗?

    “道兄,你这是何意啊?”刀典忍不住好奇问道。

    道家一动,默然向刀典传音。

    刀典头上的巨目太过巨大,面目较小,看不出具体表情,到底听到了什么,不得而知。

    “哦!道友这比斗倒也稀奇。”刀典笑道。

    说完,他回头和妍芽商议了一阵,各自取出一物递给了道家。

    妍芽给的是一片彩色的孔雀翎羽,刀典给的却是自身巨目上蜕化下来一件透明的半圆形东西。

    道家欣喜接过,连番的感谢。

    他再次到了场中,一股脑掏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材料。同时拿一支指奇异的毛笔,开始在刀典给的两件物件上写写画画。

    小离此刻很想给他一巴掌,这什么时候,还有心钻研阵法。这也就是切磋较量,要是真正斗法,哪有时间给他布阵的机会。

    不过他挚爱阵法,见到这么多灵族,可能要想一探灵族天生自带材质的妙用,也算情有可原。

    “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在干什么?”

    “这傻雕不会中了人族小子的计了吧。”

    “你说什么,谁是傻雕?”

    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一下惹怒了场外的蛊雕一族。

    “哎呀!失言,失言,道兄见谅,见谅。”

    “哼!”

    场外一时间热闹,都在议论道家要干嘛?

    道家写画完毕,又挑了一些材料,开始在场中到处走动。

    走一尺停一下,然后将一件材料布置在哪里,再走一丈,又布置下一物。这样走走停停的,有好一会的功夫。

    布置完毕,他又拿起毛笔开始在地面之上写画。说来奇妙,这支笔不见蘸墨,道家写一笔,一丝奇妙的灵力就会随着笔尖流淌而出,在地面留下一道光彩艳艳的线条。

    他这样大摇大摆的布阵法阵,也不怕贯凶知晓细节,等会破阵瞬间找出法阵的破绽。也许其中也有迷惑之意,道家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没人知道。更新最快 /../

    “道兄,让让。”画到贯凶面前,道家抱歉说道。

    看来是贯凶挡住了他的路径。

    “这小子太欠揍了。”

    “就是,贯凶道友涵养太好了,要是我怎能忍耐。”

    “什么涵养,我看就是傻雕…”

    这位灵族自知失言,马上一惊的住口不言。所幸蛊雕一族没有注意,否则又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动静。

    贯凶涵养确实好,一直就等着道家把阵法画完,有时挡住了道家的路线,还要让他一让,到后来,直接远远的躲了开去,在五丈之外等待。

    道家的阵法大概五丈大小,费了好大一会功夫,才算布置完毕。

    “起!”

    道家手掌往地上一按,阵法顿时灵光闪烁,同时天地中的灵力也被阵法吸引,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阵法之中。

    直到此刻,众灵才明白了道家意图,原来是在布阵。灵族虽然对阵法精研不多,然而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道家在斗法时以阵法来见真章,倒是少见至极。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人族的傻小子,不知道阵法布置耗费时间精力,如果是生死之战,岂不是早已身陨。”

    “就是,如果不是为了见证人族修士有什么奇特神通,谁会傻傻的等待。”

    看来灵族修士是有心和人族交流切磋,否则怎会如此容忍道家慢慢吞吞的行为。

    道家布置的阵法灵光闪过后,突然在五丈之内冒出云烟,不过云烟只在阵法之内飘动,似灵动的精灵,有章有法。

    道家站在阵中,不一会的功夫他的身影就消失不见,被云烟遮掩。

    “贯凶道友,可进阵一观?”道家的声音从弥漫的云烟中传来。

    “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大阵有何奇特。”贯凶道。

    说着他一摇一摆的走入阵中,身影瞬间被云烟遮盖。

    “哎呀!人族这小子老大不痛快,摆出这么个法阵,我们也看不到里边的情况啊”

    众灵抱怨之声顿起。

    小离这里同样看不清阵内情况,只有三千和小舞目光锐利,盯着阵中一动不动。她两的境界目前是最高,许是道家布下的大阵无法遮掩她们的探查吧。

    而小离神识还算强大,隐隐能感知到阵内激烈的交战,但具体的细节一概不知。

    而众灵这里有几位奇特的生灵,不知用了什么特殊神通,也能观察到阵中斗法,尤其刀典一双巨目发出奇异光彩,炯炯入神的看着阵内一切。

    看来玉臂螳螂的巨目可以查天探地,许是不假。如果让他来破阵,可能道家要吃些苦头,毕竟这双巨目真正的妙用就是用来探查一些细节和未知的东西的。

    阵中突然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隐隐还有雷电之声。贯凶和道家的斗法已经激烈非常了。

    其实这种斗法对于贯凶是非常吃亏的,一切的主动权全在道家手中。

    道家有攻有守,而贯凶只能被动防御,还要在稍纵即逝的瞬间来攻击,对破阵者要求是很高的。

    换作别的修士,是绝对不会答应道家如此无理的要求的,但贯凶自诩强悍,显然对道家不屑至极。也有可能这蛊雕族的高手真是一位傻雕,没有想到其中利害。

    场面很是静谧,只有道家布置的法阵中不时发出剧烈的轰鸣之声。

    “刀典道友,里边情况如何?”妍芽忍不住问道。

    刀典目不斜视,但还是答道:“里边的斗法异常精彩,人族小子很是不错呢。”

    他只是简短的说了这么一句,法阵之中情况到底如何,其他众灵依旧懵懂不知。

    “道哥哥阵法造诣好厉害啊。”小舞捏着一对粉拳,兴奋的大叫。

    不过没人接她的话茬,法阵中发生了什么,又不知道,要如何接话呢?

    除了少数的几位修士,大家就这样干巴巴的等着。

    有那么半炷香的时间,突然法阵剧烈轰鸣。

    “轰…”

    伴随着巨响,豪光爆发,狂风咆哮而起,场中的云烟被狂风吹散而开。

    终于,法阵被破,道家和贯凶皆狼狈的出现众灵眼前。

    “谁胜谁负?”

    他们不明所以,这个情况胜负难以推断?

    “哈哈,贯凶道友道法通天,是我败了。”道家虽然狼狈,但声音爽朗笑道。

    “不敢,道家道友也没有败,是你相让了。”

    贯凶也没承认胜过道家,这到底什么情况,众灵摸不着头脑。

    只有刀典几位看的清楚的,神秘的一笑,也不愿多说的样子。

    在众灵没有察觉的一处。

    凤族长老、师象、上清翁还有十几位来访的灵族高手,不知何时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一切,他们有凤凰、有人族、有孔雀等等,看着那么突兀却又那么和谐。

    “人族这小子不错,知道保全大家的面子。”

    “是啊,如果真的分出胜负,败的一方难免恼怒羞愤,对道心不好。”

    “嗯,我看这位人族小子才是看的最通透的修士,有大智慧。”

    他们说着些莫名其妙的话,师象和上清翁听了可是心花怒放。

    这场较量总算告一段落,这些高人长辈看到这里,才慢慢悠悠的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