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离落三千 > 119章向谁言
    等小离高兴过了,吴吴子接着道:“你所说的基础功法,据老夫看来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入门功法了。‘五气御道真诀’可是现如今人族最大门派‘清墟门’的基础功法,一直来被历代掌门完善,几乎没有缺陷,对小兄弟现在的修炼来说是最好的。”

    吴吴子刚说完,身后的阿放突然大声喊问道:“‘清墟门’的功法,难道黑兄弟是‘清墟门’的弟子?”

    小离本能的点头:“是啊,师兄有什么疑…”

    说着说着小离才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清墟门”弟子,怪不得师兄这般惊讶。

    “哎呀!”阿放拍着自己脑袋叫道,“原来黑兄弟是名门子弟,真是好福气,想当年我可是想破了头都想进‘清墟门’的,可惜路途太远,一直没有如愿…”

    说到这儿,阿不师兄狠狠用肘子顶了一下和自己连体的兄弟。

    “老二,你干什么顶我。”阿放不满的叫道。

    “哈哈,真是聪明有余,慧根欠佳。”吴吴子忍不住骂了一句。

    直到这时阿放才知道自己出丑了,他已经的是吴吴子前辈的高徒,怎么能在师尊面前羡慕别人的家底,不是叫师尊丢面子吗。

    阿放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赶紧认错道:“师尊,徒儿愚蠢。”首发 .. ..

    吴吴子倒是不在意阿放羡慕“清墟门”的实力,而是感叹他看似聪明,实则考虑事情总是欠缺火候,少了些耐心和从容。

    像上次和桃木怪争执,就可以看出阿放师兄性子容易冲动,细小处不会轻易考虑,这也可能是聪明人经常会犯的错误。

    而阿不师兄刚好相反,他看似老实憨厚,实则心思细腻,很有慧根,有种大智若愚的感觉,两人相互依靠,性子也相互补充,是一种非常完美的结合。

    小离想要问的基本全都问了,才行礼作别,在弃儿师兄的带领下离开了炼丹房。

    看着他们离去,吴吴子幽幽而道:“不知道那些人的实力应该恢复的怎么样了…到时候不知如何追究…唉……”

    吴吴子言语间断断续续,不知在追忆那段时光,慢慢的声音渐不可闻。

    自此后,小离每日除了修习神通,就是向师兄学习语言,当然吴吴子答应过教他古语的事也没有落下。..

    毋庸置疑,他最先的学习的还是修士们共用的“古骚语”,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小离也能掌握自如。这还要归功于自己神识强大的缘故,因为神识的强大无比,使得小离的记忆大大加强,虽然不能“走马观碑,目识群羊”,但也是能一目十行了。

    小离本身也是聪慧之人,而且每日间有师兄对答,学习起来自然事半功倍。前前后后包括魔妖两族,学会了十多门语言。

    吴吴子前辈教的的古语发音和现在言语差别太大,很是晦涩,倒是费了小离很大气力,又因为前辈常常躲于“聚象阁”,很少见到面,不像师兄每日间可以对答练习,所以学起来花了点时间。

    除了这些,小离最喜欢的还是到聚象阁学习神通,像看书他是没有太大的兴趣,用阿放师兄的话说这才是“共同爱好”。

    虽然在师门“归藏院”值司的时候,看了很多书籍,但是比起修炼神通,他更喜欢后者。

    像别的阵法或者丹道,小离看了一些基础的书籍,自觉没有天赋,也就不在深入学习了。

    只不过利用空闲的时间,小离还是将聚象阁的书籍有选择性翻看了一遍,有些不必要咬文嚼字,粗通大意、不求甚解也是一种读书方法。

    不过因为吴吴子前辈的收藏都是多种文字记载的,小离也是边像师兄学习边看,而且他的《阴阳大宇经》也是多种文字记载,后来小离读着读着觉得这本书册几乎已经将聚象阁所藏书籍的精华浓缩在内,就不在到处乱看了,每日只看《阴阳大宇经》足矣!

    《阴阳大宇经》有百卷之多,而且还没有写完,就这样也是无所不包,阵法医药、丹汞农时、观星占卜、器诀天文、地理四时应有尽有。

    小离断断续续读了有十来卷,记载的全是些中三界人妖魔地界的事情,后边有很多内容要么文字更是古怪,要么被其设了迷阵,想看却是看不懂了。

    看来有些东西吴吴子还不想让自己知道。

    每天小离夜晚修炼灵力神识,白天或学习语言,或翻看书籍,但白天的更多的时间还是在捉摸聚象阁中的那些神通功法。

    时光易逝,岁月难追,苍苍青山流水走,人徒花间夕阳残。

    三千容颜盛世,静静的伫立山尖,衣袂飘飘如仙子,不留一丝凡尘俗气。

    这女子静如山岳,足见其境界越加的高深了,更加衬托的她出尘脱俗。

    她秀目含英,但又目如电光,带着一丝清冷,淡淡的看着“紫松峰”间云卷云舒,任凭山风吹佛,眼中无半丝涟漪。

    身子一轻,她随风飞起,穿过清脆山峦,如凌空漫步,潇洒轻灵。

    山腰处,一只白色灵鹿灵动机灵,闪电般穿梭在山林中,不过看起样子似有慌乱。

    三千无声飞过白鹿头顶,轻轻落下,挡在白鹿奔跑而去的路口。

    不一会,一人骂骂咧咧的出现在路口处:“小白这速度是越来越快了,我说小黑也挣点气啊,还不快快的追上去。”

    这人骑着一只黑色毛驴,身下的黑驴好像很不给面子,“哒哒…”慢慢悠悠的小跑而来,不是道家和小黑是谁。

    “唉吆,这不是我们的三千的师妹吗,你好啊。”道家老远打招呼。

    他依旧英俊不凡,不过脸上一副玩世不恭,不紧不慢的样子。

    三千听言,冷哼一声:“师兄,有何贵干?”

    “吁。”道家喝住小黑,嘿嘿笑道,“这不小离兄弟一直不在,当兄弟的自然要帮他照顾好小白不是,今天我就是来找小白的,师妹,今日还请你割舍一二啊,哈哈。”

    他口中的小白自然是白色灵鹿,小离给它取了尊号“无咎君”。

    不知道怎么,三千一听,俊眉紧皱,冷冷的说道:“他的灵兽,自有我来照顾,不劳师兄。这已经是师兄第十次来捕捉小白了,下次我必不客气,师兄请回吧。”

    “是吗,这话听着好像也有十次了吧,师妹不要这么生分吧,小白好歹也是我家好兄弟的灵兽,我来照顾有什么不可的,是不是,毕竟我对饲养灵兽还是有些心得的吗,照顾起来轻车驾熟,怎么敢一直麻烦师妹哩?”道家依旧不紧不慢,嘻嘻笑道。

    如果小离在的话,一定会说:“你小子还不是看上白鹿的速快,想骑着她耍威风”,显然三千也是这么想的。

    她微微一怒,冷冷的道:“我说,不可。”

    道家一怔,这女子的冷傲早就见识过了,自己同门情谊一点面子也不给。

    苦笑着摇了摇头,真要打斗,自己还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自从中神国北归后,听闻她一直将自己关了起来,苦修道法,隐隐传闻她境界又有突破,这样说的话,她已经是“明动境”中期的境界,真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啊。

    道家又是羡慕,又是腹诽:“冰疙瘩,没情趣。”

    两人对峙半天,道家率先一笑,摊手道;“小白既然有师妹照顾,我也放心,那我先回了。”

    说着赶着小黑向山下走去。

    三千向身后一看,见白鹿已经不见的身影,她默默想了想,又跟在道家身后,也向山下走来。

    她可不放心道家这么快就死心。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他说要离开,结果转了一大圈,又偷偷跑上山找白鹿。

    刚走到“紫松峰”山门口,道家一声“隐”突然不见,三千美目一睁,马上用神识查探四周,还是没有发现道家的身影。

    这已经是第十次了,道家阵法造诣很高,每次都用隐身之法逃生,每次也被三千发现赶下山去。

    但这次不同,道家的阵法造诣好像也有了突破,三千一时也发现不了他的去向。

    她俏脸含霜,正要向山上而去,山门外一人喊道:“师姐好。”

    三千听了,脸色愈加冷淡,也更显得她冷艳无双。

    来人既熟悉又陌生,算是“发小”的生天今。

    三千不发一言,冷冷的看着她。

    生天今如今也是“清墟门”很是优秀的弟子,自从听说三千在中神国受了伤,不知怎的每个月都要跑到“紫松峰”来看她。

    “师姐。”生天今行礼道。

    “什么事?”三千锥子一般的眼神盯着他问道。

    “我也是闲来无事,不知怎的就跑到这儿来,哈哈…”他被三千一盯,浑身不自在,脸色发红,不好意思的笑道。

    “那恕不奉陪。”三千说完转身,向山上急速行去。

    生天今眼神忧伤,远远的看着那道身影,轻轻说道:“对不起!”不知说给自己,还是给谁听的。

    他犹豫了一下,也急速向山上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