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离落三千 > 23章 绝色
    拜入“清虚门”的人都要到六爻镜前查看心窍,以便因材施教。

    这日千玥带着小离来找不该首座,平日这面镜子都是保管在梦觉峰的。

    “不该师伯,麻烦您了。”千玥微笑的向不该施礼,小离也是不敢怠慢连忙行礼。

    “千玥师侄,不必多礼,这也是我份内之事。”不该摊手回道,随即领着两人到了一处内堂。

    内堂也算宽敞,堂的一侧靠墙放着一面镜子,非铜非金,看着倒像古木雕成。

    “小离,请站到此面镜子前。”不该看着小离说道。

    小离依言而作。

    只见不该手指连连掐诀,口中大喊一声,“开”,手中一道金光射到镜子中,古木一般的镜面,如同湖中投了一块石子,泛起涟漪。

    镜子将金光全部吸入镜身,半响的功夫,从镜子中显出一道影子来。

    此影形似小离,只不过比较虚化,而心脏的位置处却是影像清晰可见,一个鲜活的心脏不停的跳动着。

    不该和千玥目不转睛的盯着镜面,看着看着脸色大变。

    “不可能,绝不可能。”不该怪叫连连。

    千玥也是神色怪异,怔怔的说不说出话来。

    镜面上此时的心脏处,七个金色圆点不停闪烁,时而凝为一体,时而散为圆点。

    半刻钟后,不该收了法诀,古镜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师傅,好了吗?”小离看着发呆的千玥问道。

    “啊,好了好了。”千玥反应过来,咳了一声微笑道。

    不该走到镜子前,不停打量,嘴里啧啧道:“这破镜子,是不是坏了,做出这么反常的判断。”

    “师伯,您看这是怎么个说法?”千玥心里也有疑问。

    “嗯,我想想。”不该拍着脑袋做沉思状。

    半响,不该长出一口气,道:“定是这镜子出了问题,上次那个叫三千的好像也判断有误,镜子映出的也是‘七金夺窍’,当时以为是门内出了经纬奇才,也没多想,可是这次又出现情况,说明什么?”

    不该反问了一句,不等千玥接话,又道:“师伯说句不该说的,你想想,你这弟子,七年才筑基成功,出现这种‘七金夺窍’情况,可能吗?”

    千玥听到不该说小离,本想反驳,可想想说的也不无道理,看向不该问道:“那您的意思,该怎么办?”

    不该笑了笑,作出自己的判断,道:“师侄,既然这孩子能够筑基也是与仙门有缘,你好生教导便是,至于通窍之说,不提也罢,如有人问起,你只说普通资质便可,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师伯,这样真的可以,就算没人关注小离的情况。”千玥很是疑惑的继续问道,“但是如若六爻镜真的出了什么,总要向门内有个交代啊?”..

    “师侄所言极是,来日我让掌教真人亲自查探一番,再作定论。”不该也不敢擅自判断此事,只能待掌教这边到时候怎么决断了。

    “那就有劳师伯了。”

    千玥忙完此事,向不该告别,和小离一同回了齐天峰。

    小离回到齐天峰住处后,一直想着六爻镜前发生的事,不该师公和千玥师傅说的什么七金夺窍的事,自己虽然听不太懂,但好像是很厉害的东西。但是联想到自己七年来筑基的不易,自己身上也不能发生什么奇特的事吧。

    “哼,是吗。”小离正在想不能有什么奇特事发生时候,房间里响起一声清脆的冷哼声。

    “谁,是谁?”小离大惊道。

    “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本神君的存在吗?”清脆之声再次传来,这次可以判断是女子之声。

    “什么神君啊,我看就是个装神弄鬼的。”小离微很不爽,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把戏他可不相信真的是什么鬼神所为。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哼。”暗中声音再次冷哼一声。

    声音落处,白光炽烈闪动,显出一道苗条身影。

    身披白色轻纱,肤如琼脂,青丝无风自飘,眉如青黛,眼含春水,琼鼻皓齿,不施粉黛,袅娜纤腰,房间似乎瞬间亮了几分,只见一绝色少女立在房间,盯着小离。

    小离恍惚一阵,连忙避开其锋芒,疑惑问道,“你是谁,怎么跑到我房间来得?”

    绝色少女冷眼看着小离,道:“不是你叫我出来的吗?”

    “什么,你就是刚才装神弄鬼的家伙。”小离看着少女绝美,自然没有联想到是个藏头露尾的家伙。

    “无知小儿。”少女有些怒色。

    “姑娘,你刚才藏哪儿,我怎么没发现你啊?”少女实在太过美丽,小离不敢直面其人,试探问道。

    少女没理小离,看了看房间四周,自由活动一下,“终于自由了。”

    小离见少女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有些恼怒,道:“喂,请你回答我的问话。”

    少女猛然看向他,小离只觉身体大震,一股强大之极的气息将自己撞飞出去。

    还好自己皮粗肉厚,没受多大伤害。但小离一下子倔脾气就来了,忿忿的站起身,直直盯着少女,道:“别看你是女人,我就不还手。”

    少女突然笑了,如一道朝霞划破黑暗,如同百合在深夜绽放,天地含春。

    “脾气倒还挺倔。”少女声音悦耳柔媚,巧笑嫣然,眼眸妩媚。

    “啊。”小离傻傻的啊了一声。

    “傻小子,本神君可一直都是和你在一起的。”少女缓缓走到小离眼前,一阵香风如影随形。

    小离两忙后退两步,有些慌手慌脚,“你想干吗?别以为你随便一句话我就相信你。”

    “是吗?”少女眨了眨眼,然后身上白光大盛,持续半刻,少女继续道,“看清楚了吗?”

    “啊。”小离大叫一声,指着少女激动的叫道,“是你,就是你。”

    少女媚眼如水,奇道:“本君怎么了。”

    小离吞了口口水,又向后移两步,刚才自己可是深有体会,这女子看似纤纤体质,但力大无穷,一颦一笑含着煞气与魅惑,别看美丽无双,决然是个妖媚女魔头无疑。

    “我,我一直不能筑基是不是你捣鬼的。”小离看到白光闪动,先联想到自己筑基时发生的怪异,当时就是白光一闪,然后筑基不受控制的土崩瓦解了。

    “是本君,怎么了?”少女目光直射,清淡的问道。

    小离一滞,即使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但能怎样,这个女魔头可绝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了的。

    小离干干的一笑,道:“没怎样,您高兴就好。”

    少女听言在房间缓缓走动,瞬间房间里香风萦绕。少女像参观自己领地一般,傲然自若。

    “你小子,要不是本神君,你能活下来?还不知足,哼。”少女突然如此说道。

    “这话怎么说?”小离听着话里有话,生疑道。

    “不说也罢,反正遇到本君就是你的造化,还有别以为本君夺走了你一点点灵力,就害了你,要知道这些年本君可是把你这副破身体练就的如同铜包铁打一般,一般的虾兵小将奈何你不得。”少女对自己极有自信。

    “那我还要多谢你了。”小离暗自腹诽,显然不相信少女所说,即便确实这些年身体很结实,但想到筑基时的遭遇,小离就很不爽。

    “多谢就不用了,这些年本君托护于你身体得以庇护,本君也不是无情之徒。”少女不置可否的说道。

    小离对少女既好奇又疑惑,她一直自称本神君,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又说些不明所以的话,说得我庇护,真是越来越迷糊了。

    “姑娘,你到底来自哪里,怎么就突然出现在此了?”小离还是忍不住好奇继续问。

    少女抬头看着屋顶,怔怔半响,道:“本君当年被人所害,躲到神器当中辗转来到人族地界,一直在设法修复修为,还好遇到你这纯阳之体,让本君躲得很是安全。”

    少女面露沧桑悠远,“已经有太长的岁月了,虽然修为只恢复了两三成,但好歹可以收发自如,不至于被人发现了,谢谢你啊小子,要不是这几年躲在你身体里,真不知道能否躲得安稳呢。”

    “什么。”小离又是一惊,“躲在我身体里,我怎么不知道。”

    少女微微一笑,如春水涟漪,春花独放,声音柔媚,道:“小子不要一惊一乍的,本君虽然躲在你身体里,从无害你之心,大可放心。”

    小离想想也是,虽有夺舍或者寄宿一说,但一个美貌少女,披着一副男人皮囊,肯定没人接受得了。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的意思是你一个大活人怎么能躲在别人身体里的?”

    少女有些讶异的看着他,很是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修真之人,但又想想这几年这小子确是没接触到多少修真知识,也就释然,少女解释道:“修真之人到了一定境界,收放自身,变换隐形,腾云遁雾,不过小菜耳,只要身体熔炼如海天深渊,藏天地灵气于丹田百骸,自然就能转扶摇兮运百般神通,移山填海…”

    少女侃侃而谈,小离听了大是受益,对少女的神秘越发好奇。少女刚刚自称过了好长时间,看来她并不像表面看到的这般年轻,说不定就是个老怪物。

    “姑娘,哦,前辈。”小离越想越不知怎么称呼她了,“不知该怎么称呼您啊?”

    少女得了自由,看来很是高兴,美眸含水,道:“我叫什么名字呢,都忘了,嘻嘻,要不你帮本君取一个?”

    小离大囧,给一个老怪物取名字,连连摇头。

    少女秀眉一皱,身形微动,白葱般的手臂抚额而叹,道:‘本君想想,“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你看叫飖兮可好。”

    小离嘴角一抽,暗道您老人随便怎样都可以,脸上却是带笑回到,“可以可以,嘿嘿。”

    少女轻笑,极是动人。

    “对了,对于你身上出现的七金夺窍的事,那是千万人向往的好事,对你没有坏处。”少女突然这样说道。

    小离明白她说的含义,但是任有疑惑,问道:“那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处?”

    少女听了,美眸一眯笑道:“就是说你很聪明,不用别人指点,就能参悟出很繁奥的东西。”

    小离歪头一想,不对啊,自己如果这么厉害,为什么筑基就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呢?不对,筑基是现在就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搞得鬼,这样说来,自己也不是那么差劲吗?

    小离还要询问,忽然见少女脸色一正的说道:“有人来了。”

    “什么?”小离还没反应过来,飖兮白光一闪,隐没于小离胸口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