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黑王子 > 第七章 染血的黑色野兽
    傍晚。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

    鲸尾岛最北端的哨兵传来了紧急情报。

    敌人,来了。

    五十艘以上的战舰组成的大舰队出现在海面上,雪白的船帆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宛如是茫茫云海,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鲸尾岛扑来,明明还相当远的距离,但坚守在哨塔上的哨兵们却还是感受到了那迎面扑来的凌冽杀气。

    战舰缓缓逼近了海岸边陡峭的崖壁。

    这种地方是没办法大规模登陆的,战舰甚至没办法靠得太近,只能在相当远的距离外冲着立在崖壁上的哨塔示威性的开了一轮炮火,炮弹大多数都落在了海里,只有极少数落在崖壁上,炸碎了好大一片石头,下雨似的落进了海中。

    就在哨塔上的哨兵们被开火的战舰所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时候,两道人影月如水中,如游鱼一般快速游动,闪避开海中的礁石和捕食的凶猛鱼类,朝着海岸边游去。

    舰队沿着海岸线继续南下。

    绵延漫长的庞大舰队依旧牢牢的吸引着哨兵们的注意力。

    浑然没有注意到了两条‘大鱼’已经摸到了悬崖的下方,脱出海面的两人没有做任何交流,就这么拖着湿漉漉的身体,一声不吭的沿着差不多一百二十度的陡峭崖壁手脚并用往上爬去,灵敏迅捷的动作看上去一点都不比壁虎等爬行类的动物差多少。

    五十多米的海蚀崖攀爬起来并没有花费他们太多时间。

    抓住一块凸起的岩石,黑黢黢的人影脚尖轻轻一点岩壁,像是黑色的水鸟一样翩然飞起,第一个登上了悬崖,他的同伴也紧随其后爬了上来,不过,这个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超短泳裤,露出一身精壮的白皙皮肉的男子落地站稳。

    “下手真快!”

    只穿着一条泳裤的男子走到这座石砌哨塔的门口,探头看了一眼,果然,猩红万点,碎骨零落,就像是有一百头大象在哨塔里面跳完了一场踢踏舞似的,到处都是糜烂的血肉,令人无法辨认出人形的轮廓不说,甚至都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死去了多少人。

    在这里,找不到哪怕一具稍显完整的尸体

    轻轻耸动鼻尖。

    浓烈且新鲜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脸上本能的浮现出一抹厌恶。

    “野兽终究只是野兽!”他看着同样只穿了一条黑色泳裤的同伴从楼梯石阶上走下来,一步一个血脚印,黑黢黢的身体上沾满了血污,肩头还搭着一小节肠子,狰狞的模样好似从血池里才爬出来的修罗恶鬼。

    他没忍住嘲讽了一声。

    “你也想变成我的食物吗?”

    黑黢黢的男子咧开了嘴巴,露出来两排鲨鱼般的血淋淋的尖牙,黑漆漆的眼眸种满是暴虐的贪婪恶意。

    “滚远点,敢靠近我,就绞断你的脖子。”

    泳裤男厌恶的挥了挥手,从哨塔门口退出去了五六米远,看着那恶心的家伙走出哨塔,身后留下一条血色的小径。

    他是打从心底讨厌这种家伙,这种野兽般不美观的战斗方法实在是令人恶心,但可惜的是大家都是乌密特大人的手下,再不喜欢也还得和这种恶心的野兽一起行动。

    “我迟早会吃了你的。”

    黑黢黢的男子笑着说了这么一声,然后不等泳裤男发火,转头看向南方,

    “又有食物送上门了。”

    泳裤男在心底记了一笔账,然后才看向了南方,脚下的石子路从哨塔一直延伸向南方岛屿深处,而就在这条石子路的尽头,此刻出现了一高一低两道身影。

    ————

    鲸尾港。

    “五十多艘战舰······真吓人呢!”

    收到消息的时候艾尔乌斯正在吃冷饮,嗤笑了一声,放下杯勺,看向了侍立在旁边的侍从官问道:“狄克和埃施巴赫到哪里了?

    “三分钟前联络过,他们距离最北端的哨塔还有四公里,现在的话,应该已经看到阿门托王国的舰队了。”说话的男子是狄伦,他有着一个足够魁梧的身板儿,两百五十二公分的个头,臂膀上的肌肉犹如钢铁般坚硬,硬扎扎的黑发像是刷子一样,梳理的整整齐齐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错乱。

    他是属于头脑顽固,办事牢靠,忠于职守的那类人。

    他深信着规矩和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的重要性,因此最爱用规矩和秩序的铁拳来招呼不法者们的脑袋,他相信不这样做就无法让不法者们体会到规矩和秩序对这个世界的重要性。

    对了,虽然他的名字和狄克听上去很像是双胞胎,但实际上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告诉他们,我不希望看到岛上的居民受到任何骚扰!”

    鲸头岛和鲸腹岛失陷之前传回来不少有用的情报,其中提到过有强者避开了哨兵们的监察,从不适合登陆的地方登上了岛屿,打了岛上驻军一个措手不及,里应外合之下,轻松的击溃了岛上的构筑好的防线。

    这是很简单的小把戏。

    一座岛屿适合大规模登陆的海滩自然是有限的,但只是少部分能力超出普通人的强者的话,只要能靠近海岸,不管你是悬崖峭壁、暗礁密布,暗流漩涡,都阻挡不了强者们上岸的步伐。

    这种看似简单的小把戏,实际上用好了却是极其实用的招数。

    所以,

    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在鲸尾岛上演,艾尔乌斯已经将自己的两位侍从官派遣上岛,盯着南下的阿门托王国的舰队,只要发现有偷偷伸上岛的爪子,发现一个宰一个,不需要活口。

    “是,殿下。”

    狄伦走到一旁,取出电话虫联系岛上的同伴。

    不过电话虫打通了,对面却没有人接。

    他没有拨第二遍,而是回到艾尔乌斯的身边,将这一情况汇报了上来。

    “没接?看样子是抓住偷渡的小老鼠了。”

    艾尔乌斯轻声笑了起来。

    碧绿的眼睛清澈的像是最纯净的宝石,倒映着夕阳昏黄的余晖,“狄伦,去做准备吧!既然狄克和埃施巴赫已经动手了,我们这里估摸着用不了多久也会变得热闹起来,可别事到临头再手忙脚乱的······”

    “对了,别忘了卡帕斯那个懒货,他也该运动一下了。”

    “卡帕斯他会努力的战斗的。”狄伦认真的说道,那握紧后比砂锅还大的拳头显然已经做好了教育工作的准备,不管卡帕斯愿不愿意,接下来恐怕他都要努力的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