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黑王子 > 第六章 名声的作用
    苏萨上校最终还是失望了。

    国王陛下没有亲征,从船上下来的是艾尔乌斯王储殿下。

    “艾尔乌斯殿下,北方军团,鲸尾岛支部恭迎尊驾!”忍耐着心底的失望,苏萨上校以最恭谨的态度欢迎着艾尔乌斯的到来,不管怎么说,有援军总比没有好,而且仔细想想,来的可是王储殿下,身边又怎么可能没有强者保护?

    想到这一点,失望渐渐退去,希望的萌芽又一次破土而出。

    “苏萨上校?”

    艾尔乌斯打量着站在人群最前端的军装男子。

    埃克蒙多王国的军制是仿照世界政府旗下的海军打造的,但为了不和世界政府混淆又做了一些改制,军队基层还是分为一二三等兵卒,士官上中下三等,尉官则分为少尉、中尉、上尉。

    而到了校官这一层次,少校、中校、上校这都是一般无二,但此外还多了一个大校,凌驾于上校之上,将大校设为校级军官的最高级别。

    再往上,没有准将、少将、中将、上将或者大将的区分,只有一阶将军衔。

    是的,最高就是将军衔。

    如今的埃克蒙多王国,只有海军大臣和禁卫军指挥官两位将军,而大校级别的军队高官计算起来也就是十来个人,禁卫军副指挥,四大军团的军团长,各大舰队的舰队长等等。

    算下来,上校就已经是是埃克蒙多王国的绝对中坚势力。

    还有一点,军衔的高低并不完全是根据个人武力进行区分,诚然如果个人武力足够高的话,自然是会受到提拔,但即便是个人武力不怎么出彩,但只要有实打实的功勋同样可以往上升。

    苏萨上校算是实力派,而且是埃克蒙多王国培养的嫡系。

    其个人武力相当不错,就算是放在海军中只要运气好点,混个准将当当都没问题,要不然也不会被放到鲸尾岛这地方看守北方三道门户中的最后一道大门。

    看着苏萨上校身后站姿如松,队列齐整,安静的听不到一点杂音的部队,艾尔乌斯眼中闪过一抹欣赏之色。

    是个会练兵的人才!

    这可比能打的军官少见的多。

    “苏萨上校,我听福伊将军提起过你,很会练兵,五年前的四大军团联合军事演习,你代表北方军团出战拿下了第一,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你的部下的很不错。”

    “您过奖了,职责所在,都是我应当做的。”

    苏萨没有被这么轻飘飘的夸奖迷住眼睛。

    作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他的心思还在如何应对来犯之敌的事情上,眼角的余光不停的在艾尔乌斯的随员中游弋,试图寻找出来保护艾尔乌斯的强者。

    “苏萨上校,我的这些部下中有你的熟人吗?”

    苏萨那过于拙劣的小动作没有躲过艾尔乌斯的眼睛,他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的侍从官以及其它杂七杂八的部下。

    “啊?不······,抱歉,艾尔乌斯殿下,请原谅我的失礼,我到现在还在想着接下来的战事该怎么打。”苏萨干脆不遮掩了,比起含蓄婉转,直来直去更合他的性格,就这么瞪大了眼睛扫视着艾尔乌斯身后的随员,对着艾尔乌斯直言道:

    “我不怎么会说话,不过我还是要说,这一次的敌人来势很凶,如果没有真正的强者,只靠枪炮和堡垒是绝对挡不住的。”

    这话说的其实是很伤军人的自尊心的。

    但奈何这个世界的世道就是如此,不说四皇、三大将这个层次,随便一位悬赏金上亿的大海贼,那都是能在千军万马中开无双割草的猛人,普通的持枪士兵人数再多也没有意义。

    个体武力的突出,塑造了不同的战争法则。

    兵对兵,将对将,这才是这个世界的常规玩法,当然如果某一方强者不够,那就只能用兵卒的性命去填补缺漏。

    而苏萨没有在艾尔乌斯的随员中看到任何一个王国中有名气的强者。

    全都是些没怎么见过的年轻人。

    “原来如此。”

    艾尔乌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还以为自己带来的部下里面有苏萨上校的熟人,没想到人家是在找里面藏没藏大佬。

    所以说,

    这就是名声的作用了。

    国王陛下和众位大臣亲眼目睹过王储殿下的能耐,所以才会放心的将战事托付给艾尔乌斯,但是像苏萨上校,他可不知道一直默默无闻的王储殿下有多猛,他只知道王国那几位赫赫有名的强者。

    “我理解你的担忧,但是······苏萨上校,别担心,这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艾尔乌斯露出了笑容,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位苏萨上校块头不是很高,一百九十七公分,拍肩膀还是很轻松的。

    艾尔乌斯身后的侍从官们也都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笑呵呵的看着苏萨上校。

    苏萨上校有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难道眼前这些人里面有他不知道的神秘高手?

    ————

    鲸尾岛正如其名。

    岛屿完全就是鲸鱼尾巴的样子,有点像是个发育不良的三叶草,尾柄突出的一头朝着北方的鲸腹岛,分叉的尾鳍中间形成了一座朝向南方的天然良港,而且整个鲸尾岛就只有这么一个港口,不管是从南方来的还是北方来的,想要大规模登岛,就只能绕到这座鲸尾港来。

    因此,

    一旦发生战事,鲸尾港往往会变成主战场。

    艾尔乌斯只是下船和苏萨上校见了个面,出面慰劳了一下岛上士卒的军心士气。

    最后,仍然是回到了座舰上。

    他没有将自己的住所转移到岛上,身为王储,他的座舰内部装修之豪华绝对不是鲸尾岛提供的庄园或者酒店能比的,这一点艾尔乌斯还是有自信的,船上住的舒舒服服,没必要搬来搬去来回折腾。

    就这样等阿门托王国的舰队送上门来,打完了还要北上收复鲸腹岛和鲸头岛,看情况说不定还可以走的更远点。

    甲板上。

    大大的遮阳伞立了起来。

    艾尔乌斯倚在躺椅上,翻看着临走前父亲给他的资料。

    “诡剑,文库拉,悬赏金一亿五百万贝里······这家伙我记得最近几年挺活跃的,没想到居然是乌密特的人,再加上猎颅魔、魔球术士、绞杀鬼、黑兽······海运之王,果然是实力雄厚啊!”

    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悬赏金上亿的大海贼。

    而且这些人明面上都和乌密特没有任何牵扯,也就是说,这些海贼全都是乌密特不为人知的暗子,如果不是埃克蒙多王国花了大价钱从欢乐街女王手中买到了情报,还真就未必知道背后的主使人是乌密特。

    光是看看这些藏起来的暗子,就不得不感叹黑暗世界的巨头当真不是唬人的,可不是纸糊的老虎。

    乌密特敢于对埃克蒙多王国伸手,还就真是有底气的。

    “不过,乱伸爪子是有风险的。”

    艾尔乌斯丢开文件,眺望着渐渐落向海平面的夕阳,万里海波都被染上了一层昏黄的光晕。

    就在这时,

    电话虫叫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