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黑王子 > 第五章 “深层海流”乌密特
    新世界。

    某座岛屿。

    不大的岛屿上只有不足一百户人家,岛上的土地过于贫瘠,不大的森林也没有多少猎物,地下也不存在任何矿藏,至于说捕鱼······呵呵,这附近盘旋着几头海王类,从这些大家伙的嘴巴里漏不出来多少残渣,说不得还会被连人带船一口吞。

    总而言之,

    这就是个荒凉冷僻的就连海鸟都懒得来这拉屎的鬼地方。

    然而,

    海鸟不愿意在这种鬼地方拉屎,但是海运之王乌密特却不嫌弃这种贫乏荒芜的小岛,掌控着新世界大部分航道运力的乌密特需要足够多的中转站帮他减轻长途运输的压力,只要不是偏离航道太远,不具备致命性的危险。

    像这样岛屿乌密特从来只恨少,不嫌多。

    “会长!”

    西装革履的部下匆匆赶来。

    “补给已经完成了,船只损坏的位置也都尽量做了修补,只要路上不遇到特大暴风雨,赶到下一个大港换船没问题。”

    部下毕恭毕敬的弯着腰,向坐在礁石上看海[书趣阁 ..]的乌密特汇报着工作。

    会长,

    乌密特喜欢这个称呼。

    虽然摩根斯的报纸上叫他‘海运之王’、‘深层海流’等等绰号,一个比一个夸张,一个赛一个唬人,但是他还是坚持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稳固地盘,四处飘零的可怜商人。

    黑水会,这是他的公司。

    黑色,象征着公司的特殊性质,这个水字,则代表公司是靠水吃饭的。

    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花了半辈子的时间,带着自己的黑水会差不多垄断了新世界的海运生意,然而,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限了,能吞的航路、运力他都吞干净了。

    剩下的,

    都是他惹不起,不敢惹,不愿惹的麻烦。

    接下来想要继续扩张,只有进军新的行业这一个选择。

    但是,

    新世界的地盘说大很大,说小却真的不大。

    四皇各自割据一方不提,只说黑暗世界的巨头以及明面上的一些仅次于四皇的强大势力,它们差不多就把所有赚钱的营生全部给瓜分干净了,高利贷、风月场、新闻报纸、仓储、奴隶贩卖······

    每一行里面都有不逊色于乌密特的大人物把持。

    没有好插手的行当。

    但是乌密特并不想就此原地踏步,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他还想着爬到更高的位置······经过一番审视之后,他的目光钉在了埃克蒙多王国,这个依靠着咖啡种植园而赚回金山银海的国家。

    别小瞧咖啡种植园。

    世界三大无酒精饮品,咖啡、可可、茶,都是一等一的畅销货。

    新世界的可可市场基本上被B·海贼团霸占了,毕竟是甜食的暴君,但凡沾点甜味的食物、饮料都逃不脱大妈的魔掌;茶叶的话,新世界没有特别集中的产地,零零碎碎的被不同的大佬们各自分割了,而且都不是什么好招惹的大佬。

    最后,

    只有咖啡豆,新世界的咖啡豆的主要产地很集中,大概是特定的气候和地理环境的问题,总之拿铁岛、摩卡岛、卡布奇诺岛、玛奇朵岛、欧蕾岛等等咖啡豆的主产地都在同一块区域。

    也就是比卡希群岛。

    同时也是埃克蒙多王国的核心区域。

    乌密特根据埃克蒙多王国每年运出的咖啡豆数量以及当年市场价格等因素做了计算,虽然是很粗糙的算法,但还是被他发现了埃克蒙多王国这个藏在深海中的巨大吞金兽。

    埃克蒙多王国在新世界也算是一方豪强,不过根据他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埃克蒙多王国并不是惹不起的对象,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那面白胡子海贼团的旗帜。

    但这阻挡不了乌密特扩张的决心,只要做的巧妙点,不直接和白胡子海贼团对上,未必就不能成。

    做了这么多年的海运生意。

    乌密特很明白胆子大吃个够,胆子小吃不着的道理。

    于是,

    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他精心算计了阿门托王国,利用阿门托王国的身份和埃克蒙多王国开战,乘着白胡子海贼团的二番队队长快要断气,整个海贼团无心他顾的档口,将白胡子海贼团插手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别让我失望啊!文库拉。”

    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乌密特眺望着波涛翻卷的大海,期待着收到更多的好消息。

    ★

    齿鲸海域,鲸尾岛。

    一座不是很适合种植咖啡的岛屿,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岛屿打烂了也不心疼,三代国王花了大力气将齿鲸海域的这三座岛屿一一占领,并且将其打造成埃克蒙多王国的北方门户。

    极大的扩张了王国对外的缓冲区,避免因为敌人措不及防的突袭而遭受过于巨大的损失。

    这一天,

    八艘从南方行来的战舰缓缓出现在了鲸尾岛驻军瞭望员的视野之中。

    鲸尾岛驻军最高长官,苏萨上校很快就接到援军出现的消息,顿时长长松了口气,总算是等到援军了,说不定就不用为国捐躯了。

    鲸头岛和鲸腹岛的陷落已经证明了来犯之敌的强大,他可不认为自己比驻扎在另外两座岛屿的同僚厉害多少,作为齿鲸海域仅有的三座岛屿,三位上校之间往来很频繁,彼此有多少斤两都很清楚。

    现在他的两位同僚已经完蛋了。

    等轮到他的时候,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好在援军总算是在敌人之前赶了过来,不过他也没有完全放下心来,援军来是来了,但能否打退这一次的入侵者却还是一个未知数,从鲸头岛和鲸尾岛上两位已经战死的同僚在牺牲前通过电话虫传来的情报来看,情况可不乐观。

    已知的情报中就有五位悬赏金上亿的大海贼。

    不过担心归担心,上校阁下还是动作利索的点齐了人马,前往港口迎接援军。

    “大人,您说来的会是谁?”

    苏萨上校的副官站在旁边,看着那正缓缓进港的战舰,忍不住猜测道:“应该是福伊将军吧?”

    鲸尾岛驻军只接到了有援军将来支援的通知,王国中枢并没有告知他们援军的具体身份。

    “谁知道,说不定是陛下亲征呢!你也知道的,这次的敌人可不好对付。”苏萨上校哼了一声,眼珠子紧盯着入港的战舰,心中默默祈祷着最好是国王陛下亲征。

    毕竟,只有国王陛下亲征,禁卫军的强者才会离开首都阿拉比卡。

    除了禁卫军中的王国两大强者,苏萨上校不觉得王国中还有谁有十足把握击退来犯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