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黑王子 > 第四章 北上,南下
    比卡希岛。

    港口税务局的官邸前,埃克蒙多王国的黄金咖啡树国旗与白胡子海贼团的海贼旗一起高高的飘扬在风中。

    艾尔乌斯站在旗台下。

    仰头望着上方那面有着标志性弯月胡子的骷髅旗。

    “明明是世界政府加盟国,却要挂海贼的旗子,芙兰,你不觉得很别扭吗?”

    突然间,

    艾尔乌斯开口打破了身边的宁静。

    “殿下,您要是还没有睡够的话,等下上了船您可以尽情的补觉。”留着如火焰般绚烂的赤红长发的少女立在艾尔乌斯的身边,鲜红的双眸流露出淡漠的冷光,黑白色的传统款长裙女仆装掩盖住了少女婀娜的身姿,只能看到裙底下方露出来的黑色圆头皮鞋。

    “这里······挂上一面旗帜其实就足够了。”艾尔乌斯喃喃言道。

    “这还是白天呢!请您不要说梦话,很丢人的。”

    “······芙兰,你这是在找茬吗?”

    艾尔乌斯斜眼看向了自己的贴身女仆。

    红发少女名字就叫芙兰,没有姓氏,孤儿出生,十七岁,是艾尔乌斯的母亲为艾尔乌斯调教好的贴身女仆,她可不仅仅是给艾尔乌斯暖床用的,关键时刻还是挡在艾尔乌斯身边的最后一面盾牌。

    经历一轮轮严苛且残酷的淘汰,近百名候选者中最后只有芙兰一人脱颖而出。

    所以,

    只要大节无错,即便是少女有点嘲讽人的小爱好,也是可以用宽广的胸膛去容纳的。

    而且说实话艾尔乌斯并不讨厌芙兰的这点小爱好,比起王宫中其他那些唯唯诺诺,堵到墙角都不知道反抗的小女仆,还是芙兰的性格更有趣,逗弄起来更带劲儿。

    “怎么可能?我只是个女仆,哪有女仆找茬主人的道理。”芙兰一本正经的说道。

    “没有?”

    艾尔乌斯瞪了一眼,旋即又平静了下来,“那就当没有吧!反正早晚能找回来。”他在一个‘晚’字上格外加了重音,原本还一本正经的少女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红着脸狠狠的剜了艾尔乌斯一眼,却没有再挑刺。

    有人过来了。

    来人有两位,都是男性,一高一矮,穿着同样制式的黑色西服,正朝着旗台这里快步行来。

    “狄克,埃施巴赫,都准备好了吗?”

    等到两人走到近前,艾尔乌斯开口问道。

    “八艘战舰集结完毕,物资弹药都清点过了,没有缺额,各船的水兵也全部到位,随时都可以开船出发。”说话的是左手位的矮个子,说是矮个,但是两百二十二公分的个头比艾尔乌斯还要高出不少。

    只是比起站在右手位那身高足足有三百五十公分的大块头,还真就是矮个子了。

    “干得不错,狄克,埃施巴赫。”

    艾尔乌斯称赞了一声。

    矮个子的是狄克,大块头是埃施巴赫,两人都是艾尔乌斯的侍从官,和身为贴身女仆的芙兰差不多,他们都是从小就跟在艾尔乌斯身边,接受着顶尖的精英教育,只要能顺利活下去,未来等到艾尔乌斯登基,他们就是王国新一任大臣人选。

    埃克蒙多王国如今的海军大臣,巴蒙德·福伊,以前就是伯维尔的侍从官。

    “殿下,现在就出发吗?”

    埃施巴赫低下头,沉声问道。

    这个身高三百五十公分的大块头看上去压迫力惊人,但开口说话却是透着一股子沉着从容不迫的味道,再看那双灰褐色的眸子,看不到半点焦躁冲动,和跃跃欲试的狄克恰好相反。

    “狄伦和卡斯帕呢?”

    艾尔乌斯询问起自己另外两位侍从官。

    “他们正在船上坐镇。”

    埃施巴赫答道。

    “既然人齐了,那就走吧!”

    艾尔乌斯抬头看了眼上空的两面旗帜。

    这才转过身朝着税务局的官邸外行去。

    芙兰寸步不离的跟在身后,狄克和埃施巴赫两人也起脚跟上。

    很快,

    停靠在港口的八艘战舰出港,在航海士的指示下朝着北方全速前进。

    ————

    北方。

    齿鲸海域。

    这片海域是埃克蒙多王国北方的门户,除非是会飞的敌人,否则入侵者想要从北方入侵埃克蒙多王国,就只能走这一片海域,鲸头、鲸腹、鲸尾三座岛屿就是三道大门。

    如今,鲸头岛和鲸腹岛已经被阿门托王国的入侵者攻陷。

    只剩下最后的鲸尾岛还在埃克蒙多王国的手中。

    浩渺海波上,一支由五十艘大型战舰组成的舰队正破浪分波,朝着南方的鲸尾岛疾驰前行。

    “呼啦啦!”

    阿门托王国的旗帜迎风招展。

    然而,

    阿门托王国的国王,内布里四世,他站在甲板上,抬头望着那熟悉的旗帜,眼眸中却满是灰败绝望。

    完了。

    一切都完了。

    有着一百二十年历史的阿门托王国这一次注定是逃脱不了这场劫难,无论海运之王乌密特和埃克蒙多王国谁嬴谁输,阿门托王国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如果不是抱着为内布里家族留下一线血脉的念头,他早就不想活了。

    为了他那被乌密特抓走的小儿子,他只能咬牙坚持,不惜一切代价的配合乌密特的行动。

    当然,

    他也不免存了拉人一起倒霉的阴暗心思。

    既然他们内布里家族的王国完蛋了,凭什么你索卡奇欧一族还继续在埃克蒙多王国作威作福?尤其是本来两国之间就多有摩擦,内布里家族和索卡奇欧一族这些年没少互相干仗,而且基本上每次都是内布里家族被按在地上摩擦。

    能在死之前,报复一把老对头也算是值了。

    而且如果索卡奇欧家的混蛋能让乌密特那个王八蛋吃点苦头就更好了,两败俱伤才是他最期待的场面。

    “布鲁布鲁。”

    电话虫叫响。

    内布里四世转了转眼珠,看向不远处躺椅上左拥右抱的黑发男子,‘诡剑’文库拉,悬赏金一亿五百万的海贼,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抹恨意。

    就是这家伙佯装厌倦了海贼的漂泊生涯,想要归附阿门托王国,骗开了阿门托王国的防卫力量,不动神色的就将整个国家的权力掌握在手中。

    实际上,

    这位近几年颇有些名气的大海贼是海运之王乌密特暗藏的手下。

    “乌密特大人。”

    文库拉推开身边的女人,毕恭毕敬的捧着电话虫汇报着情况,“我们已经快到鲸尾岛了,不出意外的话,傍晚之前就能抵达鲸尾岛,您放心,在您入睡之前,我会给您送上好消息的。”

    “文库拉~,我等你的好消息,可别让我失望啊~~~!!”

    意味深长的话语。

    电话虫更是惟妙惟肖的模仿出来海运之王那入骨三分的锐利眼神。

    文库拉深深低下了头,

    “乌密特大人,我不会让您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