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黑王子 > 第一章 新世界是四皇的新世界
    伟大航路,新世界。

    比卡希岛。

    这里是埃克蒙多王国下辖的二十七座岛屿中最大的一座,同时也是王国首都阿拉比卡所在的岛屿。

    埃克蒙多王国,号称是“咖啡的王国”,仅仅是比卡希岛产出的咖啡豆,就能满足伟大航路十分之一的市场需求,全国二十七座岛屿生产的咖啡豆更是占据了伟大航路近四分之一的市场。

    王国的首都,阿拉比卡,更是有着“咖啡之城”的美誉。

    就在这座“咖啡之城”的正北方山丘上,白色大理石修筑而成的王宫在夜色中依旧是一派灯火通明,照耀的整座山丘都亮如白昼一般,与天上的那一轮明月交映生辉。

    与市民们猜测的王族们正享受着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宴会生活不同,如今整个王宫都沉浸在令人心惊胆战的低气压之下。

    女仆们如鹌鹑一样缩在走廊的两边,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唯恐惊动了书房中陷入暴怒状态的国王陛下。

    直到,

    “哒哒哒——”轻快又不失稳重的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

    那压抑、低沉的气氛突然就有了丝丝松动的迹象。

    “艾尔乌斯殿下。”

    望见大步行来的男子,女仆长快步迎了上去。

    黑色的短碎发打理的很整洁,宛如极品翡翠般澄澈的碧绿双眼,俊美的五官找不出一丝瑕疵,两百零五公分的身高在这个世界算不上‘巨人’,只能说不算是个矮个子。

    索卡奇欧·艾尔乌斯。

    是埃克蒙多王国的第一王储,禁卫军的副统领,王国的外交副大臣。

    看见王储殿下现身,走廊中战战兢兢的女仆们顿时齐齐松了口气,作为索卡奇欧家族中最心慈手软的成员,艾尔乌斯向来被王宫中的仆役们视作是救命的灵药。

    在这个王宫中能抚平国王怒气的人物自然不止一个,但是无论是王后,亦或者是大臣们,甚至就连年仅七岁的二王子,以及不足六岁的小公主都不怎么在乎仆役们的生死,或者说,如果用仆役们的脑袋能平息国王的愤怒,那大概会是件好事儿。

    凡事就怕对比,有了足够多的反衬,艾尔乌斯自然而然成了仆役们眼中的救世主。

    “歌莉娅,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父亲发脾气的时候躲远点,去找母亲或者大臣过来。”

    艾尔乌斯放慢了脚步,扫了眼弯腰行礼的女仆长,额角的乌青伤痕明显是被硬物砸出来的,而且很新鲜,被砸伤估计不超过一小时。

    “擅离职守是不允许的。”

    女仆长歌莉娅顽固如旧,死死的恪守着据传是索卡奇欧王族内部代代相传的女仆守则,那东西是不是代代相传艾尔乌斯不知道,但那份纸张泛黄的女仆守则绝对有两百年以上的历史,都算是古董了。

    “去找医生上点药吧!这是命令。”

    说话间,艾尔乌斯又加快了脚步,推开了书房紧闭的房门。

    门一开,

    如云雾般的浑白烟气涌了出来。

    “过度抽烟对身体不好,你又不是烟雾果实的能力者,就别这么糟蹋自己的心肺了。”书房的窗户全部打开,冷冷的海风灌入房中,很快就将弥漫的烟气吹散。

    “艾尔,回来了啊。”

    坐在书桌后的男子咳嗽了两声,将燃了一半的雪茄剪灭,看着站在窗边的艾尔乌斯,那张和艾尔乌斯差不多有七八成相似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之前那几乎汹涌而出的冷酷杀意被他重新压回了眼眸深处,碧绿眼眸中只留下发自内心的愉快。

    作为埃克蒙多王国的第六代国王,索卡奇欧·伯维尔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有一个远比自己要优秀百倍的儿子。

    “白[ .b.]胡子海贼团有什么变化吗?”

    “二番队队长‘苍角’吉欧估计快死了,绝症,病入膏肓,还有,白胡子的身体也不大好,一番队队长‘不死鸟’马尔科不在莫比迪克号上,听说是去找药材去了,现在主持事情的是三番队队长‘钻石’乔兹和五番队队长‘花剑’比斯塔······”

    这一次艾尔乌斯外出是去了白胡子海贼团,上缴了借用旗帜的保护费。

    作为能在新世界站稳跟脚两百年的国家,埃克蒙多王国自然是有相应实力的,

    但是,

    在如今的新世界有一句话广为流传,那就是“新世界是四皇的新世界”,也不知道最初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但在很短时间内这么一句话就得到了新世界各路豪强发自肺腑的认同。

    没有错啊!

    所谓的新世界,是四皇的新世界。

    想要在新世界继续混迹下去,没有四皇的虎皮是做不到的,埃克蒙多王国不怕那些赏金上亿的大海贼的侵扰,王国的军队足以扫平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海贼,然而,这里面并不包括四皇。

    面对君临新世界的四皇,埃克蒙多王国也不得不低下自己骄傲的头颅,选择其中的一位皇者附庸上去。

    只有成为了某一位皇者的附庸,才能极大程度的削减其他皇者们袭击过来的可能性,毕竟,在这新世界,能制约四皇的只有四皇,海军这个庞然大物如今都无法在新世界与四皇争锋。

    四位海贼皇帝。

    白胡子,百兽,红发,B·。

    其中最先被排除的就是B·——夏洛特·玲玲,作为唯一一位女性海贼皇帝,一个人生出来了一整个海贼团,她只信任自己最初的伙伴以及子女,其它外来的附庸根本没有什么地位可言,而且万一被B·看中谁谁要去拿去当丈夫,岂不是要命?

    其次就是百兽——凯多,这位爱惜人才,喜欢招募强者,念念不忘着要建立一支纯动物系恶魔果实能力者军团的自杀狂魔倒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对象,只要你足够强,就能在‘百兽海贼团’获得相应地位。

    可惜的是埃克蒙多王国开始寻找保护伞的时候,凯多还在和之国不知道搞什么东西,没有登临海贼皇帝的宝座,当时新世界只有两位海贼皇帝,一个是白胡子,一个是B·,至于红发,崛起的时间就更迟了,想选也没法选。

    最终的选择不言而喻,

    白胡子海贼团的旗帜高高的悬挂在港口上,向外界宣示着埃克蒙多王国名义上已经是归属于白胡子的地盘。

    “白胡子也老了啊!”

    伯维尔轻轻叹了一声,他今年四十三岁,正当壮年,他是亲眼、亲耳目睹着、听闻着“比鬼还可怕”的白胡子一步步从新世界这个血肉磨盘杀出一条坦途,第一个登临了海贼皇帝的宝座,宛如一座摩天大岳高高压在所有人的头上。

    然而,就是这般强横人物,也终究是扛不住时间的消磨······

    “阿门托王国的宣战是怎么一回事?内布里家的人都疯了吗?”艾尔乌斯拖着一把圈椅来到书桌边上,坐了下来,一点儿不客气的翻看起来桌子上零散的文件书信。

    阿门托王国是埃克蒙多王国的邻国,也是白胡子海贼团的旗帜庇护下的势力之一,内布里家则是阿门托王国的王族,虽然两国之间一直都有摩擦,但还没有到直接开战的地步。

    但是阿门托王国就是这么做了,直接单方面宣战,悍然向埃克蒙多王国开炮,掀起了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

    本来正不紧不慢往回走的艾尔乌斯不得不加快速度,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是乌密特,他盯上了我们家的咖啡种植园。”

    伯维尔直言。

    “乌密特······深海洪流,海运之王吗?”艾尔乌斯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这是阿门托王国的宣战书,上面的措辞相当之决绝,不留丝毫议和罢战的余地,完全表明了不死不休的态度,“看这样子,内布里家的人应该都被乌密特控制住了?”

    “一个多月前,我们安插在内布里家的眼线就没有消息传来了,在那之前,内布里家新招募了一批愿意投诚的海贼,估计问题就出在那群海贼身上了。”伯维尔舔了舔嘴唇,碧绿色的双眸中杀意又翻卷了起来。

    招收海贼,这种事情在新世界并不稀奇。

    新世界是伟大航路的终点,是所有海贼奔赴的尽头,同样是无数海贼的巨大坟墓,这片强者如林的海域可以说是那些抱有天真幻想的海贼的噩梦,无数锐气十足的海贼新人在新世界碰的头破血流,被这冷酷的现实磨灭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甚至有许多海贼就此厌倦了这般海上漂流的生活,但是背负着高额的悬赏金让他们无法回去故乡,只能在新世界这片混乱之地想办法苟活下去,于是,投靠本地的势力就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说为什么不选择四皇,而是投靠次一等或者更弱小的势力。

    原因很复杂,有些人是因为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坚持,还有些人则是根本靠不上四皇,还有的人是为了报恩······等等。

    这一次,内布里家族则是很不幸的被海运之王乌密特给算计了。

    “给白胡子海贼团的保护费倒也是物有所值。”

    艾尔乌斯将宣战书丢回书桌上,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

    “新世界是四皇的新世界······这话可不是空话,就算是地下世界的巨头,也需要在四皇面前低下他们的大脑袋。”伯维尔向长子传授着自己的人生感悟。

    “当初老头子让我去白胡子海贼团花钱买旗帜,那时候还没有四皇,只有两位皇帝,白胡子和B·,百兽还在和之国······我当时也是刚刚继位没多久,年轻气盛,不怎么乐意,结果老头子从红土大陆杀了回来,把我吊起来狠狠抽了一顿。”

    老头子指的是艾尔乌斯的爷爷,埃克蒙多王国的老国王,如今这位退位的国王陛下身体健康的活蹦乱跳,在红土大陆的世界政府总部出任高官,日子过的相当潇洒,前不久才又给伯维尔找了一个年纪据说不足二十岁的后妈。

    这事儿······

    想想就难受,还好人在红土大陆,这要是回来阿拉比卡,天知道该怎么办,反正艾尔乌斯绝对是没办法冲着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女人叫祖母的。

    伯维尔也像是想起了这件糟心事,脸色变差了几分,飞快的结束了这个话题,“嘛,反正你记住了,花钱买白胡子海贼团的旗帜是绝对不亏的,只要白胡子一天不倒下,无论花多少钱都要继续挂着那面旗子。”

    乌密特身为地下世界的巨头,被人称作海运之王,这般强人盯上了埃克蒙多王国的基业,没有直接和埃克蒙多王国开战,反而是弯弯绕绕的利用阿门托王国出头,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就是因为那一面白胡子的海贼旗。

    乌密特不敢直接攻击埃克蒙多王国。

    因为那是对白胡子海贼团的挑衅。

    因此产生的后果绝对是乌密特无法承担的,哪怕他交游广阔,在新世界有着强大的人脉和势力,甚至他还是同为四皇之一的B·的座上客,然而,这一切加起来也都抵抗不了来自“世界最强的男人”的压力。

    好在困难是死的,办法是活的,只要思想不滑坡,解决的办法总会比困难多。

    经过海运之王的一番精心算计,同样有着白胡子旗帜保护的阿门托王国这不就对埃克蒙多王国宣战了嘛!

    这是白胡子旗下势力的内部斗争,只要没有明确的有第三方势力操纵的证据,白胡子海贼团是不会管理这种斗争的,反正甭管谁输谁赢,该交的保护费是不能少的。

    就算是乌密特成功篡夺埃克蒙多王国,也绝不会减少给白胡子海贼团的保护费,说不得还会主动增加一些。

    “咳咳,继续说正事。”

    伯维尔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乌密特这次是盯上了我们家的咖啡园,而且敢冒着得罪白胡子海贼团的风险控制阿门托王国,必定是有硬仗要打了,艾尔!”

    伯维尔看着被他引以为傲的长子。

    “外交副大臣的差事卸下来吧!去做海军副大臣,这一次的战事由你来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