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莫寒走过来看向电影院门口贴的几部电影宣传海报。

    “一个人来看电影?”他问。

    宗言曦笑着,“这里也没有能陪我看电影人吧?”

    “看的哪一部?”忽然他很想知道,她一个人会看那一部。首发 .. ..

    这个月上映了三部电影,有科幻也有关于爱情的。

    宗言曦转头看了一眼说,“怦然心动。”

    “林小姐有男朋友?”他又问。

    “怎么,江总对我的私事很感兴趣?”她笑的好看。

    江莫寒也不知道,怎么会问这么多。

    这些话好似都没通过大脑一样。

    “冒昧了。”他敛起神色,“很晚了,林小姐早点回去休息。”

    说完朝着车子走去。

    宗言曦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说道,“江总,爱过人吗?”

    江莫寒的脚步忽然一顿,慢慢转身。

    “这和工作没关系,江总可以不回答,只是今天的电影不错,若是江总有时间,也可以娱乐一下。”说完她转身朝着和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那一瞬间,她只是想要知道他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可曾对她动过心。

    动没动过心又如何?能改变什么呢?

    她自嘲的一笑,仰了仰头,挺直脊背。

    江莫寒站在原地,目光移到那张怦然心动的电影海报上。

    可能讲述的是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所以海报上是男孩和女孩作为主题画面。

    他盯着林蕊曦的背影,却莫名将她的身影和另外一个女人重合。

    她明明不是她,为什么总是会把她和她联系在一起?

    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就是她,不喜欢她被别人代替!

    他上了车并没第一时间启动车子,而是转头看向那张海报。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也是小小的年纪。

    笑起来给人的感觉温暖又阳光。

    他的眼神深邃了几分,带着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情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笑,已经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凭他怎么去刻意忽略,总是无法忘记。

    每一次想起,都心脏闷闷地发疼。

    过了很久,他才平静情绪启动车子离开。

    第二天。

    宗言曦还在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他抓过手机接起来,那边传来顾嫌的声音,“快点看新闻。”

    “什么新闻?”她清醒了几分。

    “你前夫的绯闻啊。”那边传来的声音有几分戏谑。

    她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到底什么绯闻?”

    那边顾邵挂了电话,把今天的新闻发到她手机上,她点开链接,硕大的标题写着恒康总裁夜店与美女上演限量级下面还配了一张江莫寒踹女人的照片。

    顾嫌发一条信息过来,调侃,你前夫怎么连女人都打?脾气这么暴躁,打过你没有?

    宗言曦没理会,继续看这则新闻,一般像这种新闻都会添油加醋,来博得大众眼球。

    内容大概的意思是和女美越睡之后,价格不谈拢大打出手。

    宗言曦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觉得可笑。

    现在的江莫寒差钱吗?会为了钱当众出手。

    你不会在难过吧?”顾嫌不见她回信息,又发了一条过来。

    宗言曦回复了他一条,我为什么要难过?

    你前夫沦落到夜店找女人了,你不难过?

    你不也说,是前夫吗?

    既然是前夫就和她没关系。

    好吧,祝你今天过了愉快。

    宗言曦放下手机,起床,今天她还有事情要做。

    她洗漱穿衣服,出门,当初是凌薇害她,想要让她受到该有的惩罚,就要找到她当时害人的证据。

    可是,她没有线索,又不敢联系那些人,怕,她怕会被父母知道。

    她要自己为自己报仇,现在也只能用最笨的方法。

    以前她和江莫寒的住处,那里的防盗系统做的特别好,所有人出入都会有记录,虽然过去了那么久,她也想要看一看,万一有呢?

    于是吃过早饭她去了以前和江莫寒的住处。

    一年的时间而已,这里萧瑟的不成样子,院子里树叶落了一地,草坪因为没有人修剪长得很长,叶子如刺猬的刺一样细细的尖尖的。

    她试着用原来的密码开锁,然而,貌似她和江莫寒离婚之后,江莫寒也搬离了这里,而且没有特意更改密码,一下就打开了,她推开门走进来。

    站在院子内,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曾经她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和他幸福到老。

    然而现实,是那样的残酷。

    她收敛起情绪,走到别墅的门前打开门,同样是密码没有修改过,还是原来的。

    宽厚的大门推开,屋子里冷冰冰的,所有的家居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和他结婚时,她憧憬的家,如今却这般模样。

    眼睛忽然有些酸涩,不由自主的想要哭。

    哭自己的傻,哭自己的蠢!

    她吸了吸鼻子朝书房走去,别墅所有监控和防盗系统总控制都在书房。

    她在这里住了三年,所有的布置她都清楚。

    推开书房的门她走进来,走到书桌上的电脑前,打开电脑。

    江莫寒不在这里住,这里的水电都是通的,除了落了灰尘,一切如旧。

    很快电脑显示屏亮了。

    她点开监控系统,在搜索时间段里,填上她想要看的时间。

    然而,那一天的监控,只有她被带走的那个时间被删掉了。

    现在想来也是了,凌薇做了坏事,怎么能不擦干净屁股呢?

    只要她做了坏事,就一定能找到线索,这条线索没有,还有当时凌薇买通绑架她的人。

    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她关上电脑,正准备走的时候,不小心碰掉桌子上放着的一本书。

    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激荡起丝丝灰尘。

    她弯身捡起来,里面却掉出一张照片,她看到照片时,眸子掀起惊讶之色,她拿起来,上面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男孩子拍的照片。

    让她惊讶的是,那个女人竟然是王阿姨,而她怀里的是江莫寒小时候。

    她跌坐到椅子上。

    她好似明白了江莫寒对她的恨从和而来。

    他以为,是她们家害了他的母亲吗?!

    他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娶她,一开始就是他预谋好的?

    一切,都是他报仇的计划?

    而她是这个计划内的一颗棋子?

    她所谓的爱情,也不过是他故意制造出来,让她上当的诱饵?

    呵呵

    “江莫寒啊江莫寒,你骗我得好苦,我到底有多蠢,才会那么相信你?才会想生一个你的孩子?”

    她仰着头,想要把眼泪逼回去,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你和我一起生活三年,你对我没有一点了解吗?你知不知道我也差点死在那次的车祸里?沈叔叔也是死里逃生?你怎么能认为,是我们害了你的母亲呢?!”

    她捂着心口,怎么也无法平复知道真相的心情,她痛,痛他对自己没有一点了解,痛他是那样想象自己的。

    “我却对一个从未对我有过信任,有过爱的男人,痴心妄想的想要和他共渡一生?”

    她坐在满是灰尘的屋子许久,久到她脸上的眼泪干枯,她将照片夹回书里,放回原位,起身,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屋子,轻轻的扬起唇角,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从此以后,你我是仇人!

    她挺直身躯迈步走出去。

    关门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顾嫌打过来的。

    她接起电话,“有事吗?”

    “找你一起吃饭。”

    “你这么闲吗?”宗言曦边走边说。

    “哎,我是怕你刚回到国内不适应,想要陪陪你,结果你不识好人心,得了,就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

    “是我的错。”宗言曦立刻先道歉,“我在你来接我一下。”

    她说了地址。

    这地方有些偏,别墅建在靠山面朝大海的地方,清净,环境好,景色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离市区远一些。

    顾离说了一句等着,我很快就到,然后挂断了电话。

    她沿着路边走。

    这条路上很少有人,很冷清。

    经过岔路口的时候,她看到凌薇的车,还是一年前的那辆红色的保时捷,她出现在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