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的风景全文免费阅读 > 第887章 冤家路窄
    他出去闯荡的日子,是他的母亲一个人独自守着家,守着他。

    到最后得到了什么?!

    面对儿子的声声质问,江骏无话可说,他对于前妻的死,也有伤心过的,毕竟同床共枕过,给他生下儿子。

    “莫寒,以前的事情,全当是我对不起你的母亲,对不起你,看在我是你父亲的面子上,给你弟弟一个工作,让他别在外面漂着了。”江骏低声下气的道。

    江莫寒笑了一声,“这就是你称病叫我来的目的?”

    “莫寒,公司起码有一半是你弟弟的,你打算独占吗?”江骏一改低声下气,明显自己的姿态放的再低,他都无动于衷!

    江莫寒站了起来,“父亲还是好好养着,才能长命百岁。”

    说完没去看江骏的脸色迈步朝着门口走去。

    “江莫寒,你不要过分!”

    江骏气的脸色涨红,“我是你父亲!”

    “所以呢?”江莫寒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所以我就要管你儿子?”

    江骏攥着手,不停的发抖,“你已经得到了公司,就让你弟弟有个正经工作而已,为什么要对他如此残忍?”

    江莫寒重新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当时你的公司已经面临破产了,是我母亲的赔偿金填了空缺,才没倒下,我对他残忍?还记得,邱明艳丢了一千块钱,你们都说是我拿的,你是怎么对我的吗?我想问你,钱是我拿的吗?”

    那时他刚来到这个家不久,邱明艳说丢了钱,“这家里也没来过外人,从来也没丢过东西,我放在抽屉里的生活费,无故就少了一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她虽然没明着说,但是那话的意思是说他是外人,以前没丢过,可是他来了这个家之后就丢了,明里暗里意思是他拿的。

    江骏也认定是他拿的,让他认错,把钱拿出来。更新最快 /../

    他说没拿。

    可是江骏不信,非要他承认错误,并且让他把偷拿的钱交出来。

    他性子犟,况且本就不是他拿的,怎么肯承认。

    江骏抽了皮带,就是对他一顿揍。

    邱明艳就站在边上看着,到现在他依旧记得她幸灾乐祸的眼神。

    打过之后关了他三天,不给吃不给喝。

    后来是江右谦自己承认说钱是他拿的,他才被放出来,当时他是怎么和他宝贝儿子说的?

    “右谦,你需要钱就说,怎么不说一声就拿?”

    邱明艳在一旁说,“右谦还小,不懂事儿,长大就好了。”

    作为父亲,对小儿子的错一笑了之。

    而对他,连个笑都吝啬,更没有在毒打了他一顿,得知他是被冤枉的之后,连个安慰也没有,而是冷冷的说,“也不知道随谁,性子这么犟!”

    那不是犟,是他的尊严,是他的骨气,宁愿你打我,我也不会承认我没做过的事情。

    在他成长的过程里,类似这样的事情太多,多到他无法数清楚。

    “我说过,残害我们母子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府低身子,笑着,“我没对你们赶尽杀绝,让你们好好的活着,就该感谢我了,别再对我有要求。”

    说完他直起身子,看了一眼这屋子,“能有这样的房子,好的医生治疗,你该知足了。”

    说完转身朝门口走去,房门拉开邱明艳就站在门口,估摸着是偷听呢,没想到江莫寒会忽然开房门,她强装镇定笑笑,“我想来问问你们要不要喝水。”

    江莫寒没理会越过她走了出去,这个女人是什么德行,他心里清楚的很!

    离开江家之后,他开着车子在公路上飞驰,这个时间路上的车子已经很少,多彩的霓虹渲染这做城市的繁华。

    任凭这样的灯火如何绚烂,他不曾驻目一秒。

    此刻他是孤独的,也是无助的。

    他拥有了那么多,可是他并不却觉得幸福。

    内心是空荡的。

    车子极速的穿梭这种城市,此时此刻,他连一个可以说心事的人都没有,拥有了全部,也是孤家寡人。

    最终车子停留在一家酒吧。

    他下了车子直径走进去,这个时候,酒吧里是正热闹的时候,灯红酒绿,劲歌热舞,男的女的相拥在舞池里忘乎所以,随心所欲扭动身躯。

    他坐到吧台要了一瓶酒。

    独自饮。

    一瓶洋酒,很快下去了一半。

    他再次倒满,仰头饮尽。

    杯子扣在吧台上,他继续倒,这时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指甲染着红色的指甲油,覆上他的手背,慢慢握住,“先生,一个人喝闷酒,不如让我陪你?”

    说着女人坐在他身旁。

    半瓶洋酒下肚,江莫寒并没有醉意,只是头脑不如平时清晰。

    他半瞌着的眼眸缓缓抬起来,目光落在女人身上,黑色的紧身裙,将还算不错的身材展露出来,裸着两条白细的腿,脚上踩着红色高跟鞋,此刻那腿正在往他身上贴。

    女人压着内心的澎湃,这么极品的男人,太少见了,想着一定要把握住机会,笑着说,“刚好我也一个人。”

    江莫寒眯了眯眸,冰冷的丢下一个字,“滚!”

    女人对自己的魅力还挺自信的,她是这里的常客,几乎没有人拒绝过她的搭讪,一时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听。

    依旧笑意盈盈,拿起就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缠上来,“要不,我们喝一个交杯酒吧?”

    江莫寒的眼里充斥着冷冽的光,神色也温怒,“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女人表情顿了一下,笑着,“我,我听到了,不过我看你一个人此刻应该需要有人陪,我觉得我很合适。”

    说着女人的挑逗的动作越来越放肆,拿着他的手,往自己胸上放。

    不等她享受被抚摸的快感,只觉得腹部一痛,整个人飞了出去。

    哗啦一声,撞翻了桌椅,女人倒在了地上。

    女人捂着腹部,不敢置信,化着精致妆容的眸子满是惊恐,原本热闹的舞池,也因为这一幕而停止扭动看了过来。

    女人从地上爬起来,因为被人看热闹,脸色极其的难看,“你还是男人吗?竟然打女人。”

    江莫寒连个眼神都没给她,掏出皮夹从里面拿了几张红色的票子丢在吧台上,便走人。

    女人冲过来想要拦住他,“你打了人就想走吗?”

    他的眸子一凌,“让开!”

    女人本想他打了自己勒索一下,不过看这男人气势,她又不敢,心有不甘还是侧开了身子。

    江莫寒迈步走出去。

    他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准备开车回去的时候,却看到林蕊曦从电影院走出来。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已经是下半夜。

    “林小姐。”他关上车门,朝她走过去。

    宗言曦转头看过来,看到他时,微不可寻的皱了皱眉,今天她失眠了,所以来看了一场下半夜电影,却遇见了他,这是冤家路窄吗?

    不过面上微笑着打招呼,“江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