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仙婿 > 正文 第31章 赔罪
    顾白实力强横,又杀伐果断,秦天仅仅几句口角,就被当场击杀。

    如果二叔一家真的去报复,他相信以顾白的性格脾气,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二叔,千万不能和那个人结仇。”

    程晚晴声音中带着三分惊惧:“你还记得三年前,我离开家族,去武极门找我爸的事吗?”

    “嗯,你跟你爸练武去了,回来后,我亲眼看见他一巴掌拍断一块钢板,我当时还让他教我呢,但他说要修炼几十年,那个顾白不会也是武道中人吧?”

    程凤兴对武道的事了解一些,心中多少有个概念。

    “他不止是武道中人,还是一等一的高手,即便我爸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程晚晴语气凝重。

    在武极门的三年里,她很清楚的感受到俗世的金钱权利,在习武之人眼中,就是一堆粪土,只有掌控生死的力量,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就说武极门的门主,武九阳。

    身为极境高人,武九阳的身体刀枪不入,百米外能取人项上人头,这等力量已然超凡脱俗,杀人灭门不过吹口气的事情。

    而程凤兴等人虽然在俗世位高权重,但碰到武道中人,说杀就杀了,俗世的力量对武道中人来说没有任何威胁,所以程晚晴才会非常忌惮顾白。

    “二叔,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我先和顾白谈谈,明天最好能一起吃个饭,把矛盾解决掉,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程晚晴谨慎道。

    “我知道了,你看着安排吧。”

    程凤兴很不甘心,但侄女都这么警告自己了,他要是还一意孤行,就有点作死了。

    挂了电话,三人都陷入沉默中。

    过了好一会,王芸才道:“凤兴,难道真的就这么放过他?”

    “我也想报仇,但你也听到了,那小子是武道中人,我们惹不起。”

    程凤兴心烦意乱:“这事先按晚晴的方法处理,你们不要乱来。”

    ……第二天中午,顾白接到了程晚晴的电话。

    程晚晴在电话中说在十乐会所摆了一桌酒席,想替他堂弟赔罪。

    顾白也不意外,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到会所后,门口早就有一群人等候了。

    除了程晚晴之外,程不二也在,他膝盖上缠了好几圈绷带,坐在轮椅上,颇为滑稽,旁边还站着一对中年夫妇,看面容就知道是程不二的父母。

    “顾先生,你来了。”

    顾白从出租车上一下来,程晚晴就迎了上来。

    另外三人则是一脸尴尬,恭敬也不是,愤怒也不是,复杂的情绪僵在脸上。

    “嗯,来了。”

    顾白点头,随即望向程不二,打趣道:“刚做完手术就来了,你也是蛮拼的。”

    这话充满了嘲讽意味,程不二和他的父母闻言脸色都很难看,不过他们敢怒不敢言,显然程晚晴已经提前提醒过他们了。

    程晚晴一路将顾白引到会所最豪华的包厢,菜品早已上桌。

    众人分主宾坐下。

    顾白冲着程晚晴道:“有事赶紧说,等会我还要陪妃妃买礼物呢。”

    程晚晴点头道:“顾先生是个爽快人,我就不绕圈子了。”

    “你和我堂弟的矛盾,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是他先冒犯了你,你打断他的腿也无可厚非,但是我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

    程晚晴说完,站起身九十度鞠躬,脸上摆出最谦卑的笑容。

    看到她的姿态放得这么低,程凤兴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原本他们以为程晚晴和顾白同为武道中人,关系应该是对等的,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程晚晴在顾白面前,就像晚辈一样,甚至用尊称来称呼顾白。

    “习武之人身份这么高吗?”

    程不二坐在轮椅上,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震惊。

    程晚晴是程家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平常见谁都是爱答不理的,现在对顾白竟然行如此大礼,程不二简直不敢相信。

    “你放心,我这个人对事不对人,一般都是有事当场解决,过后不会再牵连任何人。”

    顾白淡淡一笑,这种小鱼小虾他还不至于计较。

    “顾先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来,我们喝一杯。”

    程晚晴举起酒杯。

    喝完酒,这个事算是彻底过去了。

    “顾先生,还有一件事。”

    程晚晴神情严肃:“浮屠门那边传来消息了,三天后会派宗内长老林景天来调查秦天的事情,林景天的实力是武道第四境,和顾先生处在同一个境界。”

    “哦。”

    顾白应了一声。

    看到顾白不以为然的样子,程晚晴心中叹息一声。

    “顾先生,我希望你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前几天白浩然来找过我,问你是不是武道门派的人,显然他已经调查过你,如果让他知道你和浮屠门有仇,暗中使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无所谓。”

    顾白耸了耸肩。

    “你太自信了,这不是好事,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虽然你实力强横,但这世上比你强的还有很多人。”

    程晚晴好言相劝,但顾白始终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无论她说什么,顾白都是哦,嗯,知道了敷衍式的回答。

    到后面,程晚晴已经不想说话了。

    她和父亲辛苦布局,将秦天的死嫁祸给别人,顾白却没有一点感激的意思,反而是傲然淡漠的态度,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失望。

    反倒是一旁的程不二听得很认真,眼珠滴溜溜不停的转。

    他从程晚晴的话语中得知了两个很关键的信息。

    第一,顾白很强,哪怕是一般武道中人也不是顾白的对手。

    第二,顾白得罪了浮屠门,如果浮屠门出手,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原来你也不是无敌的啊,可惜你和程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然我一定揭发你,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程不二恨顾白,却也保持着理智,不会为了报仇让家族承受危机,但如果有两全其美的方式,他一定会亲手送顾白上路。

    接下来就是开席时间,顾白一顿胡吃海喝,之后程晚晴还想摆个酒局。

    顾白哪有功夫陪她整这些,吃完饭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这顿饭虽然无趣,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顾白知道白浩然在调查自己后,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怎么才能让白浩然在不断的希望中,感受最深刻的恐惧和绝望,直接用武力当然简单,但那样不够恶毒。

    就像吕雉报复戚夫人,没有选择杀死她,而是将她断手断脚,封在罐子里做成人彘,每日放在茅房里看守粪坑,这种才是真正恶毒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