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仙婿 > 正文 第16章 厚颜无耻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林建强没有说话,呆呆的望着桌上的U盘。

    顾白也没打扰他,只是在一旁喝着茶。

    过了好一会,林建强才回过神来,他什么都没说,脸色木然的拿起U盘插到笔记本里,打开一个视频。

    视频被剪辑过,开头就是翻车的过程。

    一辆大卡车从侧面狠狠撞向林枫的宝马座驾,将车撞出了几十米远才停下。

    林枫没有第一时间死亡,他掏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但就在这时,从大卡车上下来一个戴黑口罩的男人。

    黑口罩男子正是周福。

    “救,救我……”林枫气若游丝的冲着那人求救。

    但等待他的不是救星,而是死神。

    周福走到车边,伸出双手掐住了林枫的脖子,用冷漠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道:“白少让我跟你问声好。”

    说罢,双手用力一扭,只听咔嚓一声,脖子断裂的声音从视频中清楚的传出来。

    然后黑口罩男子将黑匣子视频取走,视频就结束了。

    林建强脸色难看,深深看着顾白道:“这视频你从哪里弄到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报仇?”

    “哼!”

    林建强忽地冷笑:“你先是给我看药方,然后又给我看这视频,到底有什么居心?

    想让我做什么?”

    顾白面色依旧平静:“我有一个搞垮白浩然的计划,我希望你配合我。”

    “好。”

    林建强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随后他顿了顿,又道:“计划的事我们等会再说,这药方你打算怎么办?

    还卖不卖?”

    “当然卖,价格就五百万好了,做成这笔生意,白浩然会更信任你。”

    “行,我现在就让秘书拟定合同。”

    林建强把秘书叫进来,认真嘱咐一番,然后他望着顾白道:“还有一点,我要先确定你的药方有用。”

    “呵呵,林叔还真是谨慎。”

    顾白莫名一笑:“这样吧,你现在弄一些药材给我,我十分钟内,就能制作出来。”

    “十分钟?”

    “不错!”

    “好,你要什么药材,我立马让人去取。”

    顾白大方的列了一个药方,交给林建强。

    林建强认真看了看,眉头深深皱起。

    “小顾,你确定没写错?”

    这药方上有十几种药材,基本都是非常冷门的药材,价格不贵,但药性却各不相同,有的是热药,有的是寒药,放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产生药理。

    “没错,我就需要这些药材。”

    “那行吧。”

    很快,秘书提着一个塑料袋进屋,袋子里装着十几包药材,还有一些制药工具。

    制药的过程很简单,将这些药材全部碾成粉末,冲成药剂,随后稀释个几次,将药物残渣全部过滤掉,就成了。

    “这就行了?”

    林建强目瞪口呆。

    药剂的颜色和他刚才喝的差不多,但制作工序太简单了。

    按照他的想法,此等神药,制作程序必然极其复杂,成本极高,他甚至打算让工厂暂时停工,全力配合顾白制药。

    “很多药方都很简单,关键是知道如何搭配,林叔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尝尝。”

    顾白慢条斯理道。

    “好。”

    林建强将药液一饮而尽,熟悉的爽快感觉再次弥漫全身,他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身体都好像变轻了,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

    “古医博大精深,我今天算是开眼界了。”

    灵肾水的成本也就十来块,但药效却价值千金,卖个几万块肯定没问题。

    真正的一本万利。

    “这孩子真是我的福星,可惜智商不够,合同还没签,就把药方给我了。”

    林建强眼神中闪过一抹阴险。

    “林叔,现在你应该放心了吧,什么时候签合同?”

    顾白悠然道。

    “马上,马上,我出去催催。”

    林建强满脸笑容,连儿子的事情都抛到脑后,走出了办公室。

    十分钟,他重新返回来,冲着顾白道:“小顾啊,合同马上就拟好了,你不要着急,再坐一会。”

    “嗯。”

    顾白点头。

    很快,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接着,门被推开,三个人影走了进来。

    一个是白浩然,另外两个是他的黑衣保镖。

    顾白抬头扫了一眼,面上也没什么变化。

    “顾白,我把你当兄弟,给你看我最新研制出来的药方,你却盗走药方,还想卖给我,真的太过分了。”

    白浩然满脸失望。

    “白总,这药方是他偷得?”

    林建强惊讶道。

    “不错,这药方是我的团队花了整整半年时间,研制出来的,我相信他,第一时间和他分享,却被他盗走。”

    说罢,白浩然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林建强。

    林建强装模作样翻了两页,一脸歉意道:“原来如此,我当时还纳闷呢,这药方里面的药材组合很多都是根据西药搭配的,怎么会是古方呢。”

    顾白皱眉眯眼。

    “顾白,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浩然背负双手,眼神中充满了嘲讽:“看在妃妃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

    这就比较恶心了。

    不仅要抢药方,还要用女人羞辱顾白。

    顾白歪了歪头,声音幽幽道:“白浩然,你口口声声说这药是你开发的,那你知道这药的药理和口感吗?

    喝下去后身体会有什么反应,这些你都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了。”

    白浩然脸上泛着嘲讽的笑意,走到桌边,拿起顾白刚才研制出来的灵肾水,一饮而尽,然后侃侃道:“味道甘甜,入腹后,药力迅速发热,全身都暖哄哄的,腰部感觉最是强烈。”

    “说的没错,看来这药方果然是白总研发的。”

    林建强连连点头。

    这就更恶心了,几乎让人作呕。

    你知道我在演戏,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在演戏,但我就是要演戏羞辱你。

    “你们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顾白笑了,然后摇了摇头。

    “厚颜无耻吗?

    或许吧,但那又怎样?

    你能奈我何?”

    白浩然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仿佛换了一张脸:“顾白,我本来应该以偷盗罪报警抓你的,可是我对你还有别的安排,所以暂时放过你,现在滚出我的公司。”

    顾白没搭话,而是望向林建强:“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死去的儿子吗?”

    “对不起又怎样?

    你觉得我们联手就能扳倒白总吗?

    你根本不了解白总是什么样的人,你斗不过他的。”

    “至于我儿子,他都死半年了,我和原配都离婚了,而新婚妻子马上就会为我诞下一对双胞胎,我早就放下过往的一切,往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