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仙婿 > 正文 第9章 真正的报复
    酒过三巡,包厢内的气氛很嗨。

    只有顾白一个人坐在那自斟自饮,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仿佛和他格格不入。

    坐在不远处的赵雪妃见状,数次想过来陪他,可是周围的小姐妹不放过她,只能用眼神关心着顾白。

    白浩然不经意间望向顾白,嘴角泛起几分冷嘲。

    “圈子不同强融也没用,老老实实做我的跟班,等大学毕业了我还能帮你一把,何必自讨苦吃呢?”

    白浩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心中对往事耿耿于怀。

    他从小就喜欢赵雪妃,初中,高中,大学,两个人都在一个学校。

    在他眼中,赵雪妃温婉恬静,气质空灵,一举一动都深深吸引着他,他本想等到大学毕业就跟赵雪妃求婚,却不想半路杀出个顾白。

    更让他郁闷的是两个人还是他介绍认识的。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给我戴绿帽,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白浩然眼中闪过一道阴霾,不过很快就消失,换上一副温和的笑容。

    他走到顾白身边,脸上带着几分关切:“小白,我听说你住到妃妃家了,妃妃的父母没有为难你吧?”

    顾白抬头看了他一眼,心中一声叹息。

    白浩然不愧是豪门继承人,哪怕心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面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若不是重生归来,他肯定会像上一世一样,被蒙在鼓里。

    见顾白不说话,白浩然仍自说自话道:“门户之见是很难解决的问题,你如果有困难,可以跟我说,我帮你跟妃妃父母求求情。”

    听到他的话,顾白笑了。

    “你打算怎么求情?

    联合全市所有制药公司,打压赵家,让赵家手上的药材烂在仓库,卖不出去?”

    顾白揭穿白浩然的真面目。

    “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浩然脸色一变,盯着顾白,沉声道:“我好心帮你,你却这么想我,太过分了。”

    “哼,你心里清楚。”

    顾白懒得理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撇过头去。

    就在刚才,他忍住杀死白浩然的冲动,和自己所承受的三百年苦痛相比,死亡对白浩然反而是一种解脱,根本算不上报复。

    真正的报复,是剥夺他拥有的一切,让他在无尽的痛苦和悔恨中彻底崩溃!……两个人撕破脸后,白浩然就端着酒杯离开。

    这时,包厢门忽然被推开。

    一个西装革履,梳着英伦斜背头的高大青年走了进来。

    “秦大哥,你来啦。”

    程雨柔看见来人,赶忙迎上去:“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夫秦天。”

    “姐夫?

    晚晴姐的男朋友?

    长得好帅啊。”

    赵小蝶眼珠滴溜溜转了转,望向顾白,嘴角露出莫名笑意。

    “不请自来,还请各位见谅,你就是小蝶吧,生日快乐。”

    秦天翩翩一笑,跟周围人打完招呼后,望向程雨柔。

    程雨柔会意,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

    秦天的目光立刻扫在独坐在角落的顾白身上,当他看清面容,顿时一怔。

    怎么是他?

    他记得顾白,一个不识抬举,拒绝过自己的人。

    “又见面了,想不到你竟然是小柔的朋友。”

    秦天走到顾白面前,打量着他。

    刚才程雨柔把顾白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他心中非常诧异,不理解程晚晴为什么要将那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一个陌生人。

    在秦天打量顾白的时候,顾白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端着酒杯自斟自饮。

    这种不怀好意的笔趣阁套,没必要应付。

    “呵呵,无视我吗?”

    秦天愣了下,以他的身份,入世以来一直被江南各方大佬当成座上宾好生伺候,此刻却被一个小白脸无视,让他觉得有点好笑。

    “小子,不要跟我装高冷,我就想问你点事,态度好一点,不然等会我怕你面子上不好看。”

    秦天沉下脸,既然对方不给面子,他也没必要惯着。

    “哦,是吗?”

    顾白漫不经心。

    秦天不屑的笑了笑,一脸认真道:“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话音刚落,秦天猛地一巴掌拍在酒桌台上。

    砰!只听一声巨响,十厘米厚的大理石桌面竟然从中间断成两截,整个包房的地面都仿佛颤抖了一下,端着酒杯的众人也发现杯中酒被震出一道道波纹。

    “这……发生了什么!”

    包厢内的众人被震的目瞪口呆。

    “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可是大理石啊?”

    “不知道,太吓人了!”

    场中最震撼的还是白浩然,他很清楚秦天那一巴掌的力量有多大,他身边那些保镖,包括他见过的那些搏击高手,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难道这世上真有武林高人?”

    白浩然不敢相信,他一直都认为金钱和权利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可是此时看到这样的一幕,他才发现自己的世界观还太浅薄。

    “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秦天眼神冰冷的盯着顾白,不笔趣阁气道。

    “这小子完了,得罪了秦大哥,谁都救不了他。”

    程雨柔怜悯的看了看顾白,又将目光转向秦天,目光中充满了崇拜和爱慕。

    “高傲的家伙,不是能装吗?

    现在看你怎么办。”

    赵小蝶心中冷笑道。

    白浩然没说话,站在人群中悠然喝着红酒。

    得罪这样的高手,哪怕是自己处在顾白的位置上,也没有好果子吃。

    周围那些大少富家女都摇了摇头,觉得顾白挺可怜的,不过这样也好,能把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赶出圈子,也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只有赵雪妃满脸焦急,跑到程雨柔身边苦苦哀求让她帮顾白说说话,但程雨柔说她也没办法,只能让顾白自求多福。

    “看来你听不懂人话,我要教教你什么叫尊重人。”

    秦天冷笑连连,扭了扭脖子,脊椎咔咔作响。

    顾白仍面无平静的坐在那里,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在外人看来,顾白只是死要面子死撑,只要秦天动手,他马上就会变成一只死狗跪伏在地,白浩然脸上甚至浮现出快意的笑容。

    但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