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婆婆的人生(快穿) > 正文 第3第90章命苦的婆婆三十二<!>
    范林觉得,女儿有点蠢了。

    他提醒道:“下次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好吃的,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就跟喂猪的潲水似的,又酸又涩,根本不能入口。”

    如果照这么吃下去,他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出去。

    范瑶瑶随意点了点头,暗地里则打定主意,以后没事少来,毕竟,有一个坐牢的父亲,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她直接回了范家老两口的院子,在那里过了夜。顺便也说了范林对孩子的处置。

    一夜过去,范婆子已经改了主意。

    那孩子实在太会哭了,一整个晚上就没有歇着的时候,哪怕是睡着,不到一刻钟就会醒来。她也试着出去借过奶,可根本就借不着。无奈,她熬了一些米粥,可孩子吃下去后又吐了出来。

    吐得特别厉害,范婆子都觉得孩子在自己手里会死。因此,当范瑶瑶第二天离开的时候说要把孩子抱去送人时,她一咬牙,将孩子递了过去。

    “知道是谁家,等孩子稍微大点,我们就把人接回来。”

    范瑶瑶:“……”

    接个屁!

    好不容易送走的,她疯了才接。嘴上却答应得爽快:“我办事,您放心。”

    孩子走了,家里安静下来,范家老两口却觉得心也空了。

    儿子回来这一趟,除了把自己的名声弄得死臭,好像什么好处都没带来。

    两人颓废了一天,傍晚时老两口终于想起来应该去大牢里的探望一下儿子。翌日一大早,二人就去了。

    范林过得很不好。

    或者说,这大牢就没人能过得好。有人买通了看守,天天往里面送饭,范家自然是送不起的。可范林还是希望双亲能多来瞧瞧自己。

    范婆子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忍不住泪流满面:“儿啊,你还有办法出来吗?”

    范林险些被噎着,听到这话,忙不迭道:“有,让周巧心原谅我。”

    老两口对视一眼,都觉得儿子说到了关键处。

    分别时,一家人跟生离死别似的,范婆子泪水涟涟,范老头心头也不好受。虽然埋怨儿子毁了家里名声,可这到底是亲生儿子,他们哪里舍得?

    出了大牢,老两口眼圈都还是红的,二人粗略地商量了一番,就往前儿媳现在住的院子赶去。

    到了才知道,人现在搬家了。

    “忒会做生意了,手也巧,这才一年多点,开了两间铺子不说,还买了宅子。”答话的邻居提及周巧心,那是满口夸赞:“人也善良,走的时候把用不上的东西全都送给了街坊邻居。”

    拿人手短,老两口只要出去问,周围的邻居提及周巧心时就全都是好话。

    夫妻俩心头都不好受。

    早知如此,当初说什么也不让她走。

    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二人只能循着邻居给的地址找过去,这边是两进的宅子,就是那么巧,还是曾经范林的那条街。

    听说这条街上所有的宅子都是一样的布局,夫妻俩站在大门外面面相觑,再一次觉得,报应这种事好像真的存在。

    这么大的宅子,外头有人门房,让人颇费了一番功夫,才说服了门房前去报信。

    一刻钟后,门房来带二人进门。

    院子里花草错落有致,各处假山流水,这景致似乎比当初范林的那个宅子还要好些,老两口看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们忽然有种感觉,如果儿子好生回来,没有带那些乱七糟的女人和孩子,安心和周巧心好好过日子,以后也能如娶了柳家女一般富贵。

    关键是,和周巧心过日子不用抛妻弃女,不会被告上公堂,能够安然富贵一生。

    柳纭娘是在院子里见的他们。

    “刚搬进来,到处都挺乱的,也不太有空见人,你们有话就说吧。”

    老两口动了动唇。

    如果儿子没有回来,周巧心会拿他们当亲生爹娘奉养。也就是说,他们会被接进这样的宅里养老。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错过了许多。

    “巧心,是我们对不起你。”

    柳纭娘颔首:“这话我认。你们范家确实欠我良多,我早就知道一种新颖的针法和绣法,可你们总让我做事,害我没有时间将其绣出来。也是离开了你们,我才找着了机会。果不其然……我这间宅子,就是给京城的一位贵人绣了一副大绣品换来的。”

    这话一出,范婆子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儿媳有这么能干,她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儿媳碰家里的杂事。

    如果儿媳早早绣出东西赚到银子,还有柳家女什么事?

    范老头则暗暗瞪了老妻一眼。

    范婆子没感觉到,转而说起了前来的目的:“当年你刚进门的时候,我还不太高兴,觉得你带着个孩子配不上我儿。但做父母的从来都拗不过孩子,阿林喜欢你……那时候你们夫妻感情极好,渐渐的我也接受了你,爱屋及乌,还将朱鹏远也当做亲孙子……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一家人会弄成如今这副模样,你如今过得好,可有想过阿林?”

    她自顾自继续道:“其实在我心里,你才是我唯一的儿媳。瑶瑶她娘进门两年就不在了,柳家女实在跋扈,我最喜欢的是你,最愧对的也是你。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弥补于你。”

    柳纭娘颔首:“我感受到了你的愧疚。我一看到你们,就想起曾经受到的那些苦难。你们如果真的感激我,觉得对不起我,以后就少上门纠缠!来人,送!”

    连口茶都没喝上,就要被撵走。二人哪里愿意?

    这人年纪大了,就想要儿孙陪着,范老头忍不住道:“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柳纭娘上前就是一巴掌。

    这一下把范老头打懵了,反应过来,他顿时大怒:“你打我?”

    曾经周巧心对他们很是恭顺,这还是第一回动手,二人当然接受不了。

    柳纭娘不甚诚心地道:“对不住!我道歉了,你该原谅我。”

    范老头:“……”

    他觉得不能原谅!

    但若是原谅了能换得儿媳重新接受他们,倒也不是不可以。

    “我原谅你。”

    柳纭娘点头:“挺好的。来人,送!”

    范老头皱眉:“你说把我们当双亲奉养,难道不该把我们接到这里来吗?”

    “你想得美。”柳纭娘不气喷他:“当初你儿子是死了,我身为儿媳该奉养,如今你儿子还好好活着,你们却跑来靠前儿媳,传出去要笑死人!”

    范婆子:“……”儿媳是靠不住了。

    如今最要紧的,还是把儿子捞出来,以后靠儿子吧!

    “你要怎样才肯原谅阿林?”

    柳纭娘头也不回:“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除非他死!”

    夫妻俩面面相觑。

    被送出大门外,二人都有些恍惚。

    走了许久,又有门房追了上来:“东家说,范瑶瑶是个心狠的,你们还是注意一下她抱走的孩子。”

    夫妻俩本以为前儿媳改了主意,正欢喜呢,就听到这话,顿觉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要知道,先前无论是范老头在外有女人,还是范林身边那些女人孩子的事,都是周巧心先知道的。她既然这么说了,应该确有其事。

    也就是说,那个孩子正在被虐待。

    那可是范家唯一的孙子,夫妻俩早就想过,等过上几个月孩子能吃米糊糊了,就去把人接回来,大不了给点银子嘛。

    可如果人死了,他们接什么?

    二人一刻也不停歇,找了马车就赶往郊外范瑶瑶的夫家。

    彼时,范瑶瑶在院子里打扫,顺便和妯娌拌嘴,看到夫妻俩赶来,她顿觉找到了主心骨,扑上去道:“奶,他们太欺负人了!”

    范婆子心里乱糟糟的,也没听她说了什么,直接问:“孩子呢?”

    范瑶瑶一愣。

    范老头见她不答,怒吼道:“我问你孩子!”

    孩子被送给了村里的一个妇人,她前几天刚生了孩子,不过孩子夭折了,范瑶瑶把孩子送给她养,还给了一点铜板。

    那家人目的是要铜板,根本就不愿养孩子……说难听点,真喜欢孩子,完全可以自己生啊,凭什么要帮别人养?

    等到夫妻俩赶到,孩子正在发高热。范婆子只觉得心如刀割,抱着孩子就往外跑。

    范老头见状,也不好冲人家发火,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范瑶瑶脸上:“毒妇!”

    娘家人都这么说,夫家会怎么想?

    范瑶瑶当即面色煞白,心里把那个报信的人恨得牙痒痒。脚下却急忙追了上去:“奶,我不知道他们会这么对待孩子,否则,我早接走了……”

    范老头回头怒斥:“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