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吠舞罗我付出太多 > 正文 第95章 第 95 章
    ·

    “先生贵姓?”

    “草薙。”

    好的,是完全没有听过的姓氏。

    灵幻新隆稍稍松了口气,目光飞快地从对方那张带着些许笑意的脸上扫过,却还是没有彻底放下防备。

    毕竟他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被便衣警察上门的。

    那些便衣警察和面前这个男人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会从踏进门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对这间“相谈所”内部进行全面的审视。

    他们的目光就宛如x光一般让灵幻新隆在紧张的同时,又不得不在脑子里给自己狂刷“我良民也”的暗示。

    只有在骗过自己的时候才能骗过别人——这是欺诈师的最高境界。

    迄今为止,灵幻新隆已经靠着这副“坦荡无畏”的态度混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清查整顿。

    直至[灵幻相谈所]被划进警方的白名单,这种类似的经历才总算从灵幻新隆的职业生涯中暂时消失。

    是的,暂时。

    作为一个职业欺诈师,灵幻新隆其实一直都很有自己正在做的工作不是什么好事的自觉,而这也是他眼下会产生心理负担的原因。

    警察,或者闲着没事干出来找乐子的有钱人——面前的这位人大概率是这二者的其中之一。但无论他是其中哪一个,都不是灵幻新隆想要在相谈所里见到的人。

    不想见到警察的原因自不必多说。

    而闲着没事做出来找乐子的有钱人则是单纯让灵幻新隆感到不喜。因为这种人的钱很难赚,也不太容易被忽悠。

    何况灵幻新隆也不是没见过那种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就给服务员摆脸色的家伙。

    不过灵幻新隆作为一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负担归负担,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向对方询问:“请问您想委托什么?”

    “我听说您这里可以接受除灵的委托。”青年收回落在灵幻新隆背后百叶窗帘上的视线——他的视线在那上面停留得太久,差点让灵幻新隆忍不住扭过头去看看那扇平平无奇的百叶窗上有什么。

    虽然从对方说的话听来像是为了委托除灵的工作而来的,但根据灵幻新隆多年的从业(欺诈)经验,他认为自己还是不能这么快放下戒心。

    他虽然看不到咒灵,但他知道世界上确实有这种无法被科学解释的“东西”的存在,也知道真的被咒灵缠上的人时间一长都会出现疑神疑鬼、肩膀酸痛、四肢沉重、情绪极其低落等“症状”。

    因为咒灵已经对这些人的日常生活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并会因为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与身边的灵异事件而惶惶不可终日,

    而当他们像无头苍蝇一般病急乱投医、投进灵幻事务所的大门时,那一颗颗不安、无助、防线已经被摧毁了大半的受伤心灵,都是灵幻新隆能够忽悠成功的超级重要的前提啊!

    ——没错,这家伙绝对不是为了委托才来的。

    想清楚这一点,灵幻新隆稳稳神,倒了杯茶给对方递过去:“我们这里确实有几项除灵套餐可供选——”

    不等他将话说完,这位名为草薙出云的人便伸手从灵幻新隆的办公桌一侧抽了张除灵套餐的价目表过去。

    “试用套餐a,活动价2000円,可驱除咒灵20;认真套餐b,活动价5000円,可驱除咒灵50;全力套餐c,活动价12000円,可驱除咒灵99……祓除咒灵居然还能分阶段么?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草薙出云语调平缓地念出纸上的套餐信息。

    然而大概是对方过于云淡风轻的态度的缘故,灵幻新隆总有种羞耻度即将突破阈值的感觉——就好像是多年以后翻到自己中二时期写的小说,还被人大声朗读了出来。听得灵幻新隆这个当事人久违地体验了一把头皮发麻。

    “啊……嗯,当然有分等级!”灵幻新隆掩嘴咳嗽一声,将自己在公开处刑中逐渐down下去的气势强行拔了一点回来。

    输人不能输阵!灵幻新隆你要振作一点!

    更何况这家伙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十足的人生赢家!那就更不能输了啊!!!

    灵幻新隆深吸一口气,恰好此时前特级咒灵小酒窝从外面晃悠回来,他当即一拍桌,气势汹汹地抬手一指:“虽然您不一定能看见,但那边那只绿色的咒灵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只咒灵从前曾是附身在[微笑教]教主身上的特级咒灵,因被我的弟子打败,才从原本的类人型变成了现在这副长得像个恶心气球的样子。”

    “灵幻你小子说谁长得像恶心气球?!”小酒窝气得呼哧呼哧地冒气。

    灵幻新隆对此充耳不闻,继续解释道:“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可以百分之一百做成的事情,更何况是咒灵这种没办法被科学解释的物种。而且这是我愿意跟您说实话,彻底祓除上级和特级咒灵这种事,除了我们业界内的个别几位特级咒术师外基本没有人敢夸下这个海口——啊当然,他们的收费价格肯定就不止这点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愈发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演技真是诚恳到连鬼都能骗过的地步。

    “如果我愿意,当然也可以很不负责任地对您说‘我能保证100祓除咒灵’,反正您也看不到咒灵。但那种说法实在是让我的良心过意不去。

    “虽然我是个除灵师,可我同时还是一名做生意的商人。商人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最好的办法果然还是要以诚信为本,与户建立良好的关系——您说是吧?”

    灵幻新隆讲得头头是道,几乎把自己的眼泪给说下来。

    无视正在疯狂冲自己翻白眼的小酒窝,他装模作样地抹了把自己的眼角,顺带接着手掌的掩护掀起眼皮看了眼草薙出云的神情。

    哪想对方不仅没有被他这番“发自肺腑的心里话”打动,脸上的笑意反而比刚进门落座的时候更加浓深。

    ——完了,这人怎么连感情牌也打不动?

    别真是掌握了证据的警察吧?

    灵幻新隆心中开始打鼓,但很快他又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

    不,不对。

    他想。

    如果对方真是掌握了证据的警察,那自己现在早该被带回警署了。

    更何况负责查处欺诈案件的警察,大概也没有闲到能坐在这里听他死鸭子嘴硬的地步。

    冷静!

    敌不动,我不动!

    “如果不知道该选哪种套餐的话,您可以先把情况告诉我。”灵幻新隆再次挂出营业微笑,“先分析情况,再根据咒灵的强度选择套餐也是可以的。”

    “抱歉,其实我没有能委托给您的除灵事务。”沉默了许久的草薙出云忽然说。

    果然!

    他就知道状态这么平和的人肯定没有遇到咒灵!

    灵幻新隆的眼神立刻变得犀利起来。

    警察,闲着没事干出来找乐子的有钱人——到底是哪个?!

    “突然冒昧造访是因为昨天我女儿自己一个人来过这里。”

    女儿?

    爱丽丝?

    所以……他是爱丽丝的爸爸?

    忽略掉爱丽丝没有姓草薙这件事后,灵幻新隆忽然理解了一切。

    难怪爱丽丝的家教那么好。

    有个这样进门只是打量并坐下仔细询问,而不是拖着孩子冲进来歇斯底里质问的家长,能教出胡搅蛮缠的熊孩子才有鬼来了。

    他感激又赞许地看了眼草薙出云。

    虽然嘱咐过爱丽丝,让她不要把在相谈所打工的事情告诉家长,但好在小孩子口风不紧也同样在灵幻新隆的预料之中。

    在昨天决定让爱丽丝留下来打工的时候,灵幻新隆便已经想好了等家长找上门来的应对说辞。

    “是这样的草薙先生,令媛——”

    令媛是自己要求要留在这里的。她是您的女儿,您应该比谁都清楚她是个性格有点固执的小家伙。昨天答应把她留在这里打工完全是我希望她能快点回家的权宜之计,当不得真,您也不必真的放在心上。何况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还有哪个人渣会真的去雇佣童工啊哈哈哈哈哈……

    ——以上。

    “她可以留在您这里。”

    “……诶?”灵幻新隆愣了下,“您说什么?”

    “她放学之后可以留在您这里。”草薙出云耐心地重复一遍。

    灵幻新隆:“???”

    然而再听一遍也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

    “我甚至可以反过来付钱给您。”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微笑地望着他,“只要您愿意在她放学后为她辅导作业。时薪的话,一小时2000円如何?”

    灵幻新隆:“???”

    一小时赚一份使用套餐a的价钱,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事???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您说您说!”灵幻新隆激动地搓了搓手。

    “她在这里的时候,还请麻烦您将那扇百叶窗拉开。”

    灵幻新隆很干脆地答应了,但还是耐不住好奇,多问了一句:“请问开窗是为了给令媛多晒会太阳么?如果是为了这个的话我可以带她去公园——”

    “啊,不是的。”草薙出云打断了他,“是因为对面楼上有几个监控摄像头,能看见您事务所内部的情况。”

    灵幻新隆:“……”

    他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什么家庭啊???

    对面楼上的那几个监控摄像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对面楼是个连锁的大型商城吧?!

    “啊,那个商城不是我开的。”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似的,草薙出云说,“只是有点小手段暂时借用那几个摄像头一段时间而已。”

    灵幻新隆:“……”

    手段?

    什么手段???

    别告诉他是像《碟○谍》里那样超级黑的手段?!

    然而这次,草薙出云没有再多透露更多。

    他只是施施然站起身,伸出手来,对灵幻新隆说:“谢谢您昨天给她喝的感冒冲剂。不然这孩子今天大概又要感冒了。”

    灵幻新隆连忙也跟着伸出手,与对方相握。

    “应该的……”

    说这话时,这位欺诈师脸上褪去了先前的油滑。难得露出几分正经来。

    嗯,果然是个还不错的人。

    草薙出云心情愉快地想到。

    比起让爱丽丝天天在外面自己遛遛乱跑,果然还是给她找个她喜欢的地方,让她安定地呆着比较好。

    /

    爱丽丝寒假的第二天,上岗的第一天。

    下午三点到五点的两个小时在平稳中度过。

    被爸爸打扮成小报童的小姑娘乖巧地坐在灵幻相谈所的小沙发上,手里绘本刚看到一半,便听到亲爱的灵幻师匠说:“爱丽丝,你可以下班了哦。”

    咦?

    时间过得有那么快吗?

    她掏出自己的儿童手机,看了眼时间。

    1700。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爱丽丝只好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绘本收进小熊背包里,走到灵幻新隆的办工桌边问:“我明天能看到‘龙套师兄’吗?师匠。”

    “这个要看明天有没有生意上门了。”灵幻新隆说。

    毕竟他的大弟子影山茂夫时薪可是300円一小时,拜托他祓除咒灵还要另外付钱,和有家长倒贴生活费的爱丽丝完全不一样。

    更何况孩子年纪大了,也有了自己的生活,没办法总是随意地打电话把人喊过来。

    忽然感到惆怅的灵幻新隆摸出两枚100円的硬币,放进爱丽丝的手心,然后顺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不要在路上逗留太久,直接到楼下公交车站坐车回家听到了吗?”

    “听到了!”爱丽丝认真地点点头。

    “好孩子,那明天见哦。”

    “师匠再见!”

    “注意安全哈!”

    灵幻新隆笑着说完,拿起手机拍了张爱丽丝离开的背影,用line发给草薙出云。

    而就在这张照片发出去的十分钟后,才被灵幻新隆目送离去的爱丽丝居然去而复返。

    正当他想要问爱丽丝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在相谈所没带走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小姑娘抬起的手好像还牵着一个人。

    那个牵着她手的人缓缓从走廊走到门外,灵幻新隆才看到那是一个身着蓝色制服、腰间佩剑、身形颀长的男人。

    与随和的草薙出云不同,这个正牵着爱丽丝手的男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雪亮的刀。

    他冰冷的审视目光透过金丝眼镜的镜片,扫过灵幻相谈所内的每一寸。

    而后他轻推眼镜,垂眼望着爱丽丝,笑着开口道:“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吗?周防小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灵幻新隆的错觉。

    他好像听到这个男人,特地把“工作”一词,念得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