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

    邵卓成让人来拖的时候,围观的百姓简直叹为观止。

    “这中书令贪了这么多钱啊!”盛京城的百姓不知其由,还以为吴诚是贪污得来的这么多钱。

    “还叫什么中书令?皇上已经摘了他的官帽,以后看见了都得叫一声蛀虫吴诚!”

    “听说人跑了是吗?”

    “你没看见到处贴的告示啊,要是发现了吴诚的线索,举报有奖。”

    “怎么就让人跑了呢?这么个大坏蛋!就应该封城抓人!”

    “天真!盛京城是国都,在天子脚下,若是这里都封城了,你叫外邦怎么想?丢人啊!”

    “那不封城就让中书令跑了啊!真不知道这些当官的怎么回事?这么大的活人还能跑了!”

    “你以为人家是跑的?人家说是陪夫人回娘家的,你媳妇要回娘家你陪不陪?他又没带什么家当,轻车从简,谁能想到他是跑路呢!”

    “对啊,今日官府不来抄家,谁能知道吴诚是这种人呢!”

    “你们看看那一箱箱的东西,都是我们百姓的血汗钱!老子咒他生儿子没**的!”

    “人家都生好几个儿子了,儿子多得扔下了几个,用得着你来咒?”

    “都说虎毒还不食子,这吴诚的心真黑,听说庶子庶女都留下了,替他蹲大牢!”

    “这种人真是祸害!”

    ......

    天气越来越冷,见星发了一次高烧。

    云静姝请林太医来看过,林太医说,小孩子身体弱,时常有个头疼脑热的需得注意,不一小心便会弄成伤寒。

    林太医开的药,见星吃了好几天才好,这几天可把紫珠给心疼坏了。

    见星是紫珠亲手从猪圈里带回来的,到现在宋博然还以为女儿是人贩子拐跑了,他在人贩子手上买了媳妇,现在女儿也让人贩子拐跑了,反正他对女儿也不在意,所以云静姝才把见星带来了盛京,希望她能够有个不一样的人生。

    见星的病好了之后,云静姝本想着带慈宁宫里的人一起去骊山别馆过冬的,等到了年节的时候,再回到宫里来过年。

    骊山别馆建在盛京城外的一座山脚下,山上郁郁葱葱,风景优美,还有一处温泉眼,骊山别馆修建之后,便引了温泉水下山,流到骊山别馆里,是个解乏的好去处。

    云静姝上次在洛州泡过一次黄金温泉,有点念念不忘的,所以便想着干脆带上所有人,去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但这个计划刚提出来,便暂时被搁置了。

    原因是皇上已经十六岁了,皇后可以等到还政大典之后再选,但现在,女人要抓紧给他安排上了,这后宫之中,给皇帝选女人,还得是太后。

    云静姝没办法,只好接下了这桩苦差事。

    选妃的前一天,云静姝把皇上叫到了慈宁宫。

    “皇上啊。”云静姝一开口,就是一语三叹的,“你看啊,你都十六岁了,身边没个女人,也的确不成样子,哀家作为你的母后,意思意思也就过去了,皇上,你喜欢什么样的?”

    云静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赵辰楼,哀家也是没办法,那些朝臣天天来烦哀家,闹得哀家泡温泉都不行,你也这么大了,选上几个放在身边,先堵住别人的嘴不是,免得别人怀疑你不行,你就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哀家照着你喜欢的来选几个。

    皇上看着云静姝,默不作声,上次南巡的路上,太后也曾说过这个话题,当时他已经回绝了,现在看来,有些事,终是回避不了。

    要是他终身不娶,也许会为人诟病。

    “皇上,要不就让秦芊芊进来陪你?你们俩年龄相当,又是熟识的,她兴许能在你烦闷的时候,陪你解解闷?”云静姝也看着皇上,等待着他的答案。

    放在以前,她肯定很不愿意秦芊芊进宫,但现在秦太妃已经不在宫里了,秦芊芊进不进宫的,也就无所谓了。

    云静姝静静回视,美丽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对于他的情意,也是,她虽然只年长他三岁,但身份上是他的母后,她怎么可能会对他生情?

    也许她看他,一直都是孩子吧?就像那个捡回来的见星一样。

    “但凭太后做主,但皇后之位,朕想留给自己的心爱之人。”皇上垂下眼睛,摩挲着自己手上的一个手串。

    云静姝以为他是害羞了,大咧咧一笑,“皇上,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你也不必害羞,你就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是要温顺贤良的?还是风情万种的?亦或是天真可爱些的?”

    皇上的手指掐在手串的一颗珠子上不动了,其实他的心里很想回答云静姝的这句话——朕就喜欢你这样的。

    但这话他说不出口,说出口了,他不仅是违背了纲常,也许还会迎来云静姝的一耳刮子和疏远。

    一耳刮子还行,但疏远,光是想想,他就受不了。

    皇上拉过云静姝的手,在云静姝诧异的目光下,把自己手腕上的那个手串撸了下来,戴到了云静姝的手腕上。

    他对着云静姝扬眉一笑,少年人的笑容清晰又柔软,“都听太后的,只要是太后挑的,朕都喜欢。”

    “这个手串朕戴着小了,送给太后吧!”

    云静姝抬起手,对着阳光看了看,这是个红珊瑚的,每一颗珠子都刚好一指头大小,想必是皇上盘了很久,光泽透亮,圆润饱满,戴在手腕上,特别显皮肤白。

    还别说,还挺好看的。

    皇上现在猛然拔高了,身架子也长宽了,也许这个手串他是戴着小了,就随手送给了她。

    云静姝用手指摸了摸手串上面的珠子,“行,那哀家就收下了,等给你选了后宫里的人,哀家便去骊山别馆过冬了。”

    “嗯。”皇上见云静姝喜欢这个手串,心里也很开心。

    因着要给皇上选妃,云静姝不能睡懒觉,所以一早就起来了,闭着眼睛,由着青娥给她捣鼓。

    穿了厚重的华服之后,又捣鼓脸上,为了显示出太后的威仪,青娥特地把她往老成了化,就怕她看起来和那些要进宫的女子差不多模样,头上的钗都比寻常多戴了几只。